张狂又捞起第二条不同品种的鱼,味道也是如此。

  想来这条河里的生物味道都是如此。

  张狂也懒得去捞第三条鱼来验证自己的猜测,凭白地浪费时间。

  大口大口的生吃完一条大鱼,虽然恶心欲吐的感觉十分强烈,但他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吃完大鱼,张狂继续上路。

  只要能够存活下来,哪怕尸体虫子,他也能照吃不误。虽然听着恶心,但他便是如此。

  如此,又是数十天过去了。

  这日,河面上忽然刮起大风,狂涛肆掠。

  张狂的小船在惊涛骇浪中晃来荡去,丝毫没有反抗之力,随时都处在翻船的威胁下。

  船首的光人开口说道:“张狂,这条河叫做无生河。河中有大量水生妖兽,虽然从来不会伤害水面上的人,但只要落水,从来都不会有活路。放弃吧!为了一个没有希望的目标,白白丢掉自己的小命,这岂不是天底下最大的蠢事?”

  张狂咬牙苦苦维持着小船的平衡,没工夫去理会光人。

  如此半日,河面上才渐渐平复下来。

  张狂突然看见前面有一落水的人,正在水中扑腾着,他的船就在身边数米外翻着,不过已经碎成了几块。他的船首光人悬浮在水面上,冷眼看着他挣扎。

  “救我,救救我……”那人扑腾着向张狂求救。不过他一只手臂已经垂了下去,想必是骨折了,只能靠着一只手勉强保证自己不沉下去。

  张狂视若不见,只顾埋头向前划船。

  船首光人质问:“如此大好性命,你为何不救?张狂,莫非你的心是铁做的么?”

  张狂只是淡淡回道:“我不认识他。”

  修行之路,往往一人独行已是万般唯艰。划船也是如此,小船容下一人还算宽裕,可是两人就会很勉强,他还要去追逐道果,哪里容得下一个素不相识的累赘。

  况且他的船首光人就悬浮在水面,只要开口,就能得救。

  光人冷笑道:“你果真不记得他了么?你在回头看看,他不就是你的生死兄弟莫风么?”

  这时张狂又听身后传来求救声:“张狂……张狂救我啊,我是莫风……”

  张狂回头一看,只见那人面色略有黝黑,虽然生得普通,但唇角有一颗硕大的标志性黑痣。

  头脑一股信息传来,张狂忽而记起,这人果然就是他的生死兄弟,莫风。

  张狂连忙就要将小船掉头,向后划去救莫风。

  又在这时,突然见数百米外的水面下,正有数道巨影正向落水的莫风游去,刀刃似的背鳍高高露出水面。想也不用想,这几道身影定然就是妖兽。

  若是体内元气还在,一切自然好说。可现在张狂体内空空荡荡,只凭肉体的力量,对上这几条妖兽无疑是自断生路。

  船首光人叹息道:“张狂,看来你是救不得了。”

  张狂扫了一眼,妖兽还在近两百米开外,莫风离自己则是两米多远。小船掉头需要时间,怕已是来不及。

  不过……也就不是全然没有机会就下莫风。

  心中定下主意,张狂没有一丝犹豫,扑腾一下就跳进河中,向莫风奋力游去。

  船首光人叫道:“张狂,你疯了不成,你不是那几只妖兽的对手,赶紧回来。”

  张狂没有理会光人,几下游到莫风身边,拉住他便向自己的小船游来。

  张狂的速度不可谓不迅速,只不过短短两息间,就拉着莫风往回游,离自己的小船不足一米了。

  但是妖兽的速度更加迅速,便在这两息间,就已经离张狂两人十来米距离。

  形势岌岌可危。

  船首光人叫道:“张狂,放弃他,你还可活命。”

  张狂用力捏住莫风左手臂,用力往前一抛,硬生生将莫风抛离水面,“哐当”一声落在了自己的小船上。

  但张狂自己却是受到一股反作用力,不进反退,又往后滑出半米距离。

  虽然只有短短半米距离,但是这半米距离,在这一刻足以致命。

  嗖嗖嗖……

  妖兽迅速游来,最近的一头,已经离张狂不足三米。只怕下一个瞬间,就能够张口咬死他。

  张狂面色丝毫未变,便在妖兽张口咬来之即,反倒是一脚蹬在妖兽鼻子上。身子借着反力急速前冲,瞬息就已是到了小船边,然后抓住船舷用力一翻越,落到了船上。

  知道这时,张狂才来得及喘息了几大口气,只觉双臂因为用力过度,烈烈作痛。

  刚才的千钧一发,其实即便连他自己,也只有五成把握。

  不过幸好,他赌准了。

  妖兽围着小船转了几圈,渐渐游开了。

  “张狂,多谢你救我一命。”莫风脸上满是感激。

  张狂说道:“你我关系,我救你自是应当。只是你为何不让光人送你回去?”

  说到后一句,张狂话语徒然变得冷厉。

  “七彩道果,得之便可以成就无上大道,我有怎可能舍得放弃。”莫风苦笑,不过转而就兴奋起来:“我的小船虽然碎了,不过现在还有你的小船。我们可以同乘一船,继续往前。”

  “不行!”张狂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同时指了指船舷。

  yK更新4最快上酷…匠}网√K

  莫风低头一看,只见因为小船乘下两人,太过吃水,现在水面离船舷仅仅只有四五寸的距离。

  可能随便一个浪头打过来,都能把船掀翻。

  莫风不肯放弃,求道:“只要我们小心点,也不定就会翻船。”

  “让光人将你送回去吧,如若不然,我就把你推下水。”张狂冷冷道。

  莫风见张狂神色坚决,绝对能说到做到。

  “张狂,我可是把你当生死兄弟,莫非你真要如此绝情么?”莫风绝望。

  张狂神情丝毫未见怜悯,只说道:“大道路上,只容一人可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