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掌柜有些头皮发麻,不敢隐瞒,一五一十道:“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出门口顺街往南去了,具体去哪里,我也不敢去多问。”

  “全城搜索,尤其是南半城,要重点搜查。”雷豹瞬即转头,吩咐手下道。

  “城外可也要搜查?”手下请示道。

  雷豹摇头:“暂时不用!”

  “是。”手下应声,当下便有两人领命而去。

  佟掌柜直道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心下刚略微松了一口气,却见雷豹突然又转回头来,眼神冷厉。

  佟掌柜心中立时一个咯噔,暗起不妙。

  “我家雷鸣是在你们醉客居出的事,你们醉客居绝对逃不了干系,现在自己先掌嘴十下。”

  佟掌柜丝毫不敢辩驳,雷豹话音一落,他马上就“啪啪啪”地扇起了自己耳光。佟掌柜手中力道十足,虽然没有动用元气,可毕竟也是一名开辟境界的修炼者,十巴掌后,两边脸颊已是通红透亮,高高肿起。

  即便这样,佟掌柜也丝毫不敢抱怨,还哈腰赔着笑。

  便在这时,一个雷豹手下突然疾步进门来。

  “禀报二爷,找到了他们其中一人,是个姓古的小子。至于其余人,还未得到消息。”

  雷豹嗯了一声,转头又向佟掌柜冷厉道:“刚才是对你个人的惩罚,至于你们醉客居……三日之内,凑齐三千元晶送到雷家。”

  说完,雷豹便带着一众手下风风火火出门去了,也没听佟掌柜答没答应。

  “恭送雷二爷!”佟掌柜躬身送道。直到雷豹走出了老远,他这才直起腰来,心中委实苦涩难言。

  三千元晶,差不多已经是他们醉客居半年盈余了。

  万青山脉延绵起伏足有近五万里,似一条长龙横亘在大地上。其中妖兽繁多,尤其深处,更是堪称妖兽的乐园。不过这里也同是修炼者的冒险宝地,妖兽材料、奇珍药材等等在这里绝对不乏其数。

  这晚月朗星明,映照着郁郁苍苍的万青山脉,别有一番夜的美色。

  张狂三人出了安乐城后,也不耽搁,当即架起云头,往南疾驰而去。

  遗迹入口在安乐城往南三万里处,是在一个凹槽般的山谷内。四面山势高高隆起,像城墙一样将山谷牢牢围守在中央。

  自从这里发现遗迹后,众多修炼者齐心协力,已经把这周围数十里大致清理了一遍,现在这里倒是很安全。

  张狂三人抵达这里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深夜寅时,距离天亮约莫还有一个时辰左右。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此时山谷很是幽静,在山谷中央,有一股持续而又强烈的空间波动传来,让人忍不住心生烦躁。

  张狂几人撤去云头,落在西面某座山的靠山巅处,这里就是巴海几人约定的汇合地方。

  这时正是黎明之前,最是黑暗。不过张狂可以看到四面隐隐绰绰有许多修炼者的影子,也隐约能听到交谈声。

  三人各自无话,各自找了一处地方盘膝静坐,养精蓄锐。

  时间悄无声息,及至黎明,又至日头高照。

  上午的时候,又多了许多修炼者来此。到了将近午时,放眼望去,估摸着至少已经不下上千修炼者了。

  “古老弟怎么还不来?”巴海皱着眉头。

  现在差不多已经午时,谷地的空间波动已是越来越强烈,甚至空中都隐隐可以看见涟漪。

  遗迹入口估摸着一个时辰内就会开启,可是直到现在,古少飞还是不见踪影。

  “莫不是古老弟被那雷家的人困住了?”江云鹤皱眉猜测道。

  张狂正要说话,突然听远处传来一阵呼啸之声,似有人在往这边极速接近。

  张狂转头望去,果然见正有十五、六个云头,向着自己这边疾驰而来。最为当先的,是一个下颌有一小撇山羊胡的清瘦半百老者,是滴水巅峰修为,其后跟着的人中,也无不是在滴水境界以上。

  就在张狂三人看向那边的时候,云头上的那些人也看见了张狂三人,顿时便展露出凛冽杀气,目标直指张狂三人。

  “雷家的人,最前面是雷豹,雷家家主雷虎亲二弟!”江云鹤虽然不是安乐城人,但以往也来过几次安乐城,却是识得雷豹。

  此时逃也来不及了,江云鹤和巴海只能暗自戒备。

  “雷家的人么?”张狂嘴角展现出一抹冷笑,神情却是浑不在意。

  数里路途,不过是转眼即至。雷家众人从四面落下云头,将张狂三人团团围住。

  “古老弟?!”江云鹤和巴海惊诧发现,跟在雷豹身后的,竟是还有古少飞。

  不过瞬即,他们就已是意识到怎么回事,心中暗恨不已。十有八九,便是古少飞领路,雷家人这才找到他们的所在处。

  古少飞低着头,眼神闪躲,不敢对视江云鹤和巴海质问的眼神。

  “你们三个,谁是张狂?”雷豹冷目四顾,扫了一眼张狂三人问道。

  “我就是。”张狂淡淡应道,神色丝毫无惧。

  “那便好!”雷豹冷笑一声:“交出储物袋,然后跟我去雷家受罚。”

  随即他又看向江云鹤和巴海,说道:“你们两人,各自断去一臂,然后便随你们自去。”

  雷豹的语气理所当然,当真没将张狂三人放在眼里。

  张狂侧头看向江云鹤和巴哈,轻笑一声,说道:“巴兄,江老,此事是我牵连你们了。”

  对于张狂,江云鹤和巴海刚才确实在心底生起一丝怨念,毕竟若不是因为他,他们现在也不为被雷家带人围住。

  不过只是旋即,他们就收起了这种心思,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一个团伙。况且此时,他们只有齐心合力,才会有出一线生机。当然,若是现在向雷家低头服软,出卖张狂,也未尝不可以一试。只是以他们的心性,尚还做不出这等出同伴的龌龊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