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鬼头从空中呼啸着向张狂扑去,声势浩大。

  鬼嚎声听似杂乱,但其中却有一股奇异地力量,让人禁不住心神动荡不稳。

  不过张狂心神何其强大,甚至连心神运用之法都已经领悟了出来,又哪里是这些阴魂叫声所能撼动的。

  张狂只不过觉得神识略一恍惚,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众鬼头在张狂四面绕来环去,作着各种恐怖扮相,嘴中怪叫不断,若是个凡俗普通人处在张狂此时的境地,只怕连活活吓死也是极有可能。

  但张狂却自是岿然不动,这些鬼头除了有些摄魂之力,体质有些特殊,其余的便也和普通的阴魂没什么两样了。

  f酷q$匠#网I首M发N

  只可惜他现在没有到明火境界,否则一把阳火烧过去,担保就让这些阴魂烟消云散。

  修炼者自有元气护体,何况张狂还是滴水境界,那些鬼头除了扮相和怪叫,根本就进不得张狂的身。

  张狂直当这些鬼头不存在,自顾劈出一道刀气,带着滚滚寒意彻骨的气浪便朝着林飞劈去。同时身形化电,持刀紧随刀气其后。

  轰!刀气劈在林飞的御魔金光盾上,顿见劲气四溢,声若雷鸣轰爆。

  御魔金光盾剧烈晃荡,几乎就要被劲气荡开,那滚滚的彻骨气浪,更是在盾牌上面凝出寸许厚的冰晶。

  御魔金光盾虽是黄级上品的法器,但张狂的血魄刀更是黄级极品利器,一个是上品,一个是极品,到底是谁更胜一筹,不问便已可知。

  林飞见只不过一道刀气,就险些将他作为依仗的御魔金光盾给荡开,不觉心中一阵惊悸,这才忽地记起张狂原来还有一柄叫做“血魄刀”的黄级极品利器。

  “大意了!”林飞心中懊恼,可却已是悔之晚矣。

  铛!血魄刀紧随刀气之后,一刀劈在御魔金光盾上,刀盾相交,发出刺耳激鸣。御魔金光盾一时吃不出力道,“蹭蹭”地一直往后退了两米多远,才堪堪在林飞面前不足尺许的距离停住。

  只见御魔金光盾上的金光徒然暗淡了足有近半,盾面上更是隐隐有着一道裂纹出现。

  刀盾相交,血魄刀丝毫无损,却是稳占上风。

  不过张狂也被一股浩然反震之力,直接震退十丈开外,总算是给了林飞一线喘息之机。

  林飞眼角有些抽搐地看着御魔金光盾上的那道裂纹,虽然微不可察,却是格外刺眼。

  不过此时情势急迫,林飞也来不及心疼自己的黄级上品法器,伸手一招,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套三十六柄红色小旗。

  此时阴阳台之外,云头上的众人见林飞掏出的一套三十六柄红色小旗,立时就掀起了一阵哗然。

  “天罡迷魂阵旗!”

  “这不是三长老的法器么,怎么却去了林飞手中?”

  “如果我没记错的,那一套‘天罡迷魂阵旗’是玄级下品法器吧?啧啧,之前看少宗主占据上风,还抱有希望。不过现在看来,少宗主只怕是危险了。”

  ……

  张守静眼中寒意暴涨,凝视向林静然,虽然没说什么,但其意不言自明。若是张狂有个好歹,到时候一笔账绝对少不了林静然的。

  林静然面上古井无波,只是看着阴阳台上激斗中的张狂和林飞二人。只是暗地里,他背后却是不觉惊出了一阵冷汗。

  却说阴阳台上,那“天罡迷魂阵旗”一抛离林飞手中,顿时就迎风化作滚滚黑色烟尘,将整个阴阳台上数百丈方圆尽皆笼罩了进来。

  张狂正要提刀再次杀向林飞,便突然一股黑色烟尘笼罩过来,将他避之不及的笼罩了进去。

  眼前顿时就不见了周围情景,视线最多只能透过尺许距离,黑色烟雾,隐隐可以见到许多凶兽、鬼物等的身影。

  “这是……阵旗?!”张狂见多识广,却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跟我玩阵法,林飞啊,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张狂心下冷笑不已,前世他虽然在阵道一途上没有过多研究,但他天赋异禀,便是连天级阵法都破过,哪里会担心这种小阵法。

  张狂面色淡然无波,往前踏出一步。顿时就见周围黑雾顿时散开,天空却是成了闪电交加,一道道足有水桶粗细的雷电自空中向张狂劈下来,轰隆作响,震耳欲聋。

  雷电非但来势迅猛,势不可挡,而起前后左右密集成形,只一眼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无处可以闪躲,只能等着被劈死。

  不过张狂只是一眼就看出了门道,知晓这些雷电正是呈天罡三十六方位劈来。

  “阵型有所变化,但却没有一丝灵性,若所料不错,应该是玄级阵法。而且阵型变化虽有,却不脱死板,应该只有玄级下品。”不过只是扫了一眼,张狂就已经暗自将这个阵法推理出四五分来。

  “哼哼,拿玄级阵法来对付我一个滴水中期,林家还真是好手笔,若是别人,只怕就要给你得逞了。不过想要拿区区玄级阵法就想要拿住我,却是想得太多了。”抓奶哥狂心下不屑冷笑。

  天空雷霆一道道劈下,如雨滴般密集,最近的雷霆甚至离张狂只有数寸之遥,他甚至都能察觉到空气中传来的阵阵麻痹之意。

  但张狂却是面色无改,东一步西一步,间或前行或后退,直若闲庭信步般,雷霆丝毫不能沾其身。

  二十余步后,景色再是一变。只见天空灰暗一片,地面则是各种长相狰狞丑恶的毒虫横行。

  毒虫甚多,在地面上纵横交叠的爬来爬去,耳中只能听见“嘶嘶嘶”、“吱吱吱”等各种毒虫嘶鸣,听得多了,隐隐就有一种恶心欲呕的感觉。

  张狂一步踏出,地面轰然震动,便见一道十余丈长的黑色长条巨影从地底钻出来,张着如菊花绽开般的巨口向张狂吞噬而来。

  张狂往前轰出一道掌风,却见那巨大毒虫竟是丝毫不受影响,掌风从它身体穿透了过去。

  “虚幻的么?”张狂心下有所肯定,看着吞噬过来的巨虫,竟然不作丝毫闪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