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话说完,张狂已是驾着云头,落向了阴阳台。

  见张狂已经落上了阴阳台,林飞再也止不住心头的躁动,跃跃欲试地看着林静然,急切道:“三爷爷,你就放我去吧。放心,我到时候顶多教训一番张狂那小子便是,绝不会杀了他。”

  林静然沉默,直到良久后,方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吧,既然少宗主识不得好歹,那也怨不得我林家人了。”

  林飞一听,眼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光彩,深怕林静然还要反悔,急忙也驰着云头,落向了阴阳台。

  “张狂,我来了!”林飞虎视眈眈地看着张狂,也不顾得再叫他张师弟了。

  “来了便好,这就开始吧。”张狂丝毫没有在意林飞的目光,从中指间挤出一地心血滴向地面,口中说着:“阴阳台生死现,张狂立证,契!”

  嗡!张狂的心血甫一落地,阴阳台立起一阵颤动,四面绝壁上的符文黄芒更甚。阴阳台上,掀起阵阵黄光,起伏不定,总难成形,似是还差了一些什么。

  “阴阳台生死现,林飞立证,契!”说着,林飞也紧随着滴下了一滴心血。

  嗡嗡嗡……

  阴阳台颤鸣不断,一道黄色光幕腾地自台上升起,如鸡蛋壳一般将台上笼罩了起来。

  黄色光幕高达百丈,将外界的声音和景象都隔绝了起来,从里向外,只能看到一片黄色。此时在这个黄色的独立小世界里,只有张狂和林飞对峙而立。

  虽然从里面看不见外面,但是从外界却是可以清晰无碍地看见里面的景象,只是听不见声音。

  众人虽多,但都是只是沉寂着,看着里面的张狂和林飞决出一个胜负。

  “张狂,这可是你自找的,待会儿可就不要怨恨我心狠手辣了。”林飞舔了舔嘴角,望向张狂的眼神满是不屑,傲气凛然。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谁赢谁输,打过了就知道。”

  张狂冷笑,也懒得与他废话,招手就是一连串冰锥向林飞射去,细密如雨,不容躲闪。

  同手右手一展,血魄刀立时出现在他手中。

  酷匠网$/正版T'首发

  “雕虫小技。”林飞不屑说着,伸手往冰锥一指,只见一面四五丈之高的金色盾牌立时闪现在他身前,挡住身前冰锥。

  哒哒哒……

  冰锥尖头甚锐,来势迅猛,延绵不绝地打在金色盾牌上。却见金色盾牌竟是固若金汤,如此多只怕不下千颗冰锥,也只不过让金色盾牌微微颤动了一丝罢了。

  林飞得意大笑:“张狂,我有黄级上品法器‘御魔金光盾’,你便是连我的防御都破不开,又凭什么来跟我斗,哈哈……”

  张狂却是不理,冰锥依旧源源不绝,同时伸手一指地面,立即就见一道光滑可鉴的冰面迅速向四面扩展而去。不过十多息,就将除了林飞脚下那数米平方的小块地面外,其余数百丈方圆都换成了冰面。

  冰面只是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毫不怀疑上面绝对是站不住脚的光滑。而且这些冰乃是张狂用法术凝聚而成,坚比金铁,非是自然形成的冰块可以媲美。

  这冰面乃是张狂凝聚而成,和他有着天然的亲和力,张狂行走在上面,却是比平时走在地上还要来得平稳。

  林飞躲在被盾牌后,本来见冰锥源源不绝,想要多让张狂消耗一阵元气,以便赢得胜机。

  可躲了一阵后,却丝毫不见冰锥有所颓势,而且张狂更是不吝啬元气,竟是使用“冰冻术”将数百丈方圆都冻结成了冰面。

  “唉,我真是糊涂,张狂那败家子储物戒中不知道还有多少的凝气丹可以用来补充体内元气呢,和他拼消耗,岂不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么?”林飞暗自生恼,当下也不再迟疑,又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把一米来长的黑色弓弩,瞄准张狂。

  “张狂,我倒要看你如何逃得过我的‘追魂弩’!”林飞满脸志在必得,“咻”地一下射出一道暗红色弩箭。

  弩箭呼烈前行,直在身后拖出一长条暗红色尾光来,势若撕裂空间。

  张狂左右闪躲,弩箭却也跟着左右转向,箭头总是直接指向张狂,无论他怎么避开都不管用。而且弩箭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张狂,不过几息将,就已经追到了离张狂不足十米处。

  林飞直是不屑地笑着,猫戏老鼠般地看着弩箭跟在张狂屁股后面追来追去。

  “追踪么?”张狂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见弩箭逼近,却也不慌,抬手向着弩箭一拂,顿时就见他身前“唰唰唰”地几乎同一时间出现了三道米许厚度的冰墙。

  咄咄!弩箭威势不凡,竟是连连穿透两米冰墙,直到第三面冰墙过半距离处,才终于止住了势头。

  “这……怎么可能!”林飞见自己的弩箭竟是被挡了下来,直是一阵不可思议。他的追魂弩可是黄级中品法器,虽然谈不上什么绝对挡不住,但也绝对不是区区三面冰墙可以抵得住的。

  可是他却又哪里知道,张狂体内有着九十九颗元水,足足是他的三倍还要多。若是单论法术威力,古往今来,能在同一境界中胜过张狂的人只怕是还从未出现过。

  “哼,虽然不知道你使了什么秘术,但我又岂只有‘追魂弩’。”林飞也知晓战斗中不容分心,随即收慑心神,又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青铜色泽,上面刻着许多狰狞鬼头的铜铃出来。

  “‘摄魂铃’一出,当可叫你心神不稳。”林飞拿准铜铃,对准张狂一摇,同时口中说着:“铃铛铃铛,摄人心魂,铃铛一出,万鬼齐出,去!”

  顿时间,只见阴风大作,一股浓郁黑气从铜铃中钻出,在半空中散开,化作密密麻麻至少上千个狰狞鬼头。

  “嘎嘎嘎,拿命来……”

  “呜呜呜,我死得好惨……”

  “血肉,哈哈,新鲜的血肉……”

  ……

  鬼头中有哭的,有笑的,有木呆呆的,也有疯狂叫嚣的,总之众生百相,说不尽的阴森可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