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血魄刀虽然没有在水怪的下巴上斩出什么大的伤害,但是血魄刀毕竟破开了怪鱼的护身水膜,使得刀锋上沾染了一息血肉气息。只见黑红色的血魄刀上,立时就腾起了一层淡红光芒,散发着让人惊颤的凛冽气息。刀势,自然是由此有强大了几分。

  之所以可以分辨是眼前的是下巴而不是其它地方,是因为眼前的巨嘴方向,正有两根如同七八米长条飘带的胡须,正划拉着水波,向张狂席卷而来。

  》最F新☆章@节'F上+0酷6。匠&q网5

  张狂自是不会坐以待毙,往前连连斩出三刀。刀气呼烈先前,挤荡着河水,直在刀气后面形成一米多长的真空,河水半天没有补进。

  噗噗噗!三道刀气分前中后,依次斩杀在水怪的巨嘴上。三道刀气几乎连成了一线,都是斩在同一个点上。血魄刀沾染了血肉气息,刀势较先前虽然已经强大了几分,毕竟此时以张狂的修为,并不能将刀气凝成实质,刀气自是很不如血魄刀的实体斩击。不过饶是如此,刀气也是威势不凡。

  第一道刀气斩上,水怪巨嘴上的红色护体水膜剧烈震荡。第二道刀气,护体水膜瞬即破碎,在下巴出留下一道寸许来深的伤口。第三道刀气斩上去,刚恢复一丝的护体水膜再次被轻易摧毁,伤口又再此加深,竟是快达到了尺许,一股浓郁的暗红色鲜血从伤口如喷泉一般喷涌出来,直接使得方圆数丈范围内的水中顿时变得更加昏暗了许多。

  血魄刀吸收血肉气息,刀上的红芒又再次浓郁了许多。

  水怪受到疼痛袭击,张口便是一道震怒嘶吼。顿时就将水波剧烈震荡,如同沸腾的水一样。数十丈以内的那些小鱼小虾,立时就遭了这无妄之灾,在声波的震荡下,一个个爆体而亡,使得这片水域的血腥气更是浓郁,也越加昏暗。

  张狂一时间只觉得耳膜似要被撕裂开来似的,烈烈作痛。耳中忽地感到一股温热液体的流动,竟是连耳朵都被震得出了血,张狂心下一惊,连忙用元气封住耳道。虽然这样自己的听力会受阻,不过到这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若是这水怪再吼叫几声,只怕自己的耳膜都会被生生震碎。

  张狂的刀势连连斩出,在水怪身上斩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同一时间,张狂的身子也像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似的,循着两条触须旋绕中的空隙,钻过来避过去。饶是触须再是柔软迅捷,但却很难沾染到张狂的一丝衣角。

  水怪的怒吼足足持续了十息之多,才猛然止住。但是随即,更大的巨响却是骤然响起。

  只见河底的石块泥沙猛地暴起,河中顿时一片的混乱,昏暗中,只看到一个巨大如小山般的身影从河底窜了起来,隐隐是一条鱼形状。两只眼睛大如水桶,灼灼生辉,尤其是在这昏暗的河水中,就好像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中,突然出现两盏灯笼那般显眼。尤其诡异地是,这两只自生光芒的双眼似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能够迷惑人的心神。张狂一眼望去,顿时就觉得好像整个天地间都只剩下了这一对眼睛,其余的所有一切皆已是不复存在。那一对眼睛就好像成了一个有着无比强烈吸引力的漩涡,将整个人的心神都牢牢吸引了进去,而不得挣脱。

  张狂连忙收慑心神,不再轻易去看那对眼睛。这一对眼睛能够迷惑人的心神,这种本能,恐怕是这条大鱼的天赋神通。从气势看来,这条鱼虽然只怕少说有十几米长度,但应该只有滴水初期,还没有晋入滴水中期。

  张狂此时只不过是原粒后期的修为而已,虽然在战力上张狂可以不逊大鱼,但是毕竟在修为境界方面有所不如,修为上的压制,却是实打实的。这条大鱼的修为压制着张狂,张狂虽然心中不愿,但也是莫可奈何,毕竟修为是实打实的,做不得假。就像一坛子美酒,就算再怎么美味,再怎么价值连城,但是在数量上还比不过一池粪水。

  若是在岸上,凭借张狂此时的战力,自然可以稳操胜券,但是这却是在百丈深处的血河深处,张狂的战力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影响。而这条大鱼则本来就是血河中土生土长的水生妖兽,在这血河中,有着天然的主场优势,对上一个不熟悉血河的外来生物而言,他的战力绝对可以超水平发挥出十二成来。

  战力此消彼长之下,张狂对上这条滴水初期修为的大鱼,到时候谁胜谁负真不能拿个稳操胜券,只能说胜率较大罢了。况且这是在血河中,妖兽横行,这里这么大的血腥气,虽然那些从大鱼伤口散逸出来的鲜血,很快就化作天地元气重新融入了天地间,但大鱼伤口却是源源不断地流出着鲜血,时刻都有这血腥气散发出去。

  就算是不计较那些血腥气,但这里这么大的动静,难保不会招来什么其他的妖兽。张狂虽然此时略占上风,但心下依旧没有放松对周围的警惕。

  大鱼身形庞大,速度和灵活方面却也不差。而且占着体形优势,每一次攻势都是势大力沉,河底一阵剧烈翻腾,着实震撼。

  若是硬碰硬,再加上一个张狂也不见得会是大鱼的对手。但是张狂灵活得便好似一片无比灵活的飘絮一般,不管大鱼力量如何猛,就算是能把这个血河能掀个底朝天去,但是打不着张狂,终究也不过是一场空罢了。

  张狂刀势连连斩出,在大鱼身上斩出一个个大小伤口。虽然大鱼流血甚多,但约莫一刻钟过去了,大鱼依旧是活力十足,越加凶狠,丝毫未见颓势。倒是张狂,虽然没有任何伤痕,但体内的元气已经差不多耗去了近乎一成。

  水中作战,简直比在陆地上作战要艰难去数十倍。闭气、河水的阻力、水中受力等等因素,都需要考虑到,而且这大鱼的攻势甚猛,只怕稍有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大鱼那无比灵活的两条触须给缠住,然后陷入两难困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