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玄元宗的宗主之位,本来也并非姓张,在千年前,张家也是通过这种法子问鼎了宗主之位,其中种种龌龊手段,自是不在少数。所以说,林家如此做法,倒也合乎常理,就算是让外人得知了去,也说不出什么不是。不过现在因为上面还有着张家老祖坐镇,林家是已不敢放肆,张芸京虽然对张狂慈祥宠爱,可是那些真正了解张芸京的人,无一不在心中对张芸京这位太上长老发憷,就算是另一位太上长老,林万英也例外。

  可是人有旦夕祸福,便是修炼者,也不能逃脱这个定理。现在张芸京倒是健朗,一副不知道还能活够多少连的模样,可若是有个万一呢?

  “这件事情岂能这么轻易算了。”张狂冷哼道,他自然不会打算这么轻易就饶过林峰,林峰又和他没有什么亲密关系,况且说起来,还和他很不对付。

  听到这句话,林峰心底又是颤了一颤,忐忑不安地看着张狂。

  “不过想必你也不希望张谦知道此事吧?”张狂说道:“想要他不知道,也并非是不可以。”

  莫非张狂真要念旧情?林峰心底不由起了一丝希望。

  只听张狂又继续说道:“我也不过多为难你,只要你将背后指使你之人说出来,便可以了。”

  酷匠\G网_√首发

  “哪里有什么指使之人,这些都是林师兄一时糊涂,自己做出的蠢事。”林峰如何肯交待出背后之人,除非他想被逐出林家,可是林家乃是他背后最大的依仗,如果背后没了林家的支撑,那他林峰只怕连个狗屁都算不上了。

  张狂自也是知道,就算是逼得林峰反目,只怕也不敢将他背后的林家之人交待出来。不过他本来对于林峰背后的那些人有了确切的猜测,林峰就算不说倒也没什么。此时他这么说,无非就是给林峰更大的心理压力。

  “没有么?”张狂看着林峰只是一阵不明意义的轻笑,直笑得林峰头皮发炸,脚底冰冷。

  “那么这件事情是你有错在先,这你应该不会否定吧?”看着林峰弱弱的点头,张狂轻笑一声,又接着道:“既然是你有错,那么你就应当补偿你的过错。那我现在给你第三条选择,十亩灵田!”

  “十亩灵田?”林峰一声惊呼,嘴巴差点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就算是上次打赌中的一亩灵田,其中的半亩还是林峰东拼西凑,几乎花了他所有的积蓄才凑够的。

  张狂冷眼瞧向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莫非当我张狂可以玩笑视之不成?”

  林峰一瞬间冷汗都冒出来了,张狂的目光就好似一把利剑一般,直刺入他的心头。他呐呐道:“可是……可是这十亩灵田,也实在是太多了,张兄弟你就算榨干我,我也拿不出来啊。”

  “这倒也是。”张狂沉吟一阵,半晌后,方才又开口道:“那就五亩好了。”

  “五亩……”林峰神色一苦,又要叫苦,可是被张狂翻眼一瞪,后面的话顿时就噎在了喉咙中,说不出来了。

  “不过免除了你五亩灵田,却也要换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林峰一听,立时就警觉起来,到了此时,他可不敢在继续小瞧眼前这个二世祖了。

  张狂轻笑道:“放心,绝非不会是超出你能力之外的事情。”

  林峰苦笑道:“可若是张兄弟让我去自寻死路,却也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到底是要答应张兄弟什么事情,张兄弟你还是说出来吧,这也好让我心里踏实踏实。”

  张狂不说出要他答应什么事情,林峰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真不敢妄自答应下来。

  张狂笑道:“这个你且放心好了,绝非是让你去做什么自寻死路的事情,而且也不会让林家对你所做的事情,而产生什么看法。”

  “果真如此?”林峰有些不信。

  张狂不屑道:“难道你值得我做出这种欺骗你的事情么?这样好了,我们做一个誓约。”

  说着,他已是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两块四五方寸的玉片,将一块抛给林峰。

  虽然张狂刚才的这句话有些难听,不过这倒是让林峰稍微放下了心来,也没有说成什么反对的言论,伸手一招,便一把将玉片接了过去。

  两人各自往玉片中融入一地心血,各自发下誓言。

  “我张狂今日与林峰缔结誓约,林峰答应为我做一件事情,我不得让他做出自寻死路之事情,也不得让他为我做事之后,会因此被林家摒弃。”

  “我林峰今日于张狂缔结誓约,我愿意为张狂做一件事情……”

  两人各自缔结誓约之后,然后互相交换玉片,将玉片收起来。至此,誓约成立,两人也不得反悔了,否则就算誓约的力量不发作,但只要将玉片上面发下的誓约公之于众,违背之人面上也须是很不好看的。

  “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让我为你做什么事情。”林峰心情很是忐忑地问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番情景,早就已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不过现在誓约已经缔结,誓约的力量可非是他此时的实力能够抵挡的,如果不想誓约的力量反噬,只要张狂提出的条件不是太过分,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缔结誓约后,张狂脸上不由浮现一抹笑意,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到并非是贪图林峰的那五亩灵田,反倒是这个誓约来得更加重要一些。以他现在身份,虽然身为少宗主,看似贵不可言,可却终究不过是依托着张家这棵大树罢了,如果没有自己真正的实力,又如何让别人真正的敬畏自己?

  张狂轻笑说道:“放心,不会让你去做什么打生打死的事情,也不会叫你去杀人放火。”

  但是张狂越是这么说,林峰非但没有轻松下来,反倒是越来越紧张起来。

  只听张狂轻声道:“我也不要你做别的,以后要是林家有什么针对我的事情,你必须第一时间告知于我。而且到时候说不定我有些话,你也可以替我传给林家之人。总而言之,就是让你充当一个暗中的传话筒的角色,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