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时分。

  太阳刚露出山头还不久,空气中那丝泥土的清香甚至还没有散去。

  “少爷,少爷……”小宝一边将窗子打开,让清新的空气进来,一边对犹自躺在床上的张狂轻唤道。

  $更k新it最快q上+M酷ch匠i√网◎

  小宝唤了四五声之后,张狂终于不情不愿地张开了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少爷,今天名次应该都出来了,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少爷还需要去崇礼殿去领取奖励呢。”小宝一边将衣服递给张狂,一边提醒张狂道。

  “小宝啊!”张狂语重心长道。

  “嗯?”小宝疑惑地看着张狂。

  “以后我的房间,你早上就不要进来了。”张狂每天早上起床,就在房中看到另一个男人在房间里忙进忙出,虽然知道小宝是自己的侍从,可是张狂心中依旧免不了有些腻歪。与其看到一个男人在自己房间,还不如每天都能看到一个美女呢唤自己起床呢。

  小宝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是有哪里做得不对了,不由有些惴惴不安地道:“可是小宝有什么做得什么不好的地方?少爷说出来,小宝以后定当改正过来……”

  张狂打断小宝的话,没好气地摆手道:“让你以后早上不要进来就是不要进来,你到底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疑问?”

  小宝哦了一声,点头应是,虽然心中满满地都是疑惑,可也不好再问什么。

  只是才过了不久,张狂刚穿衣下床,小宝又忍不住担心道:“可是小宝早上不进入少爷房间,谁来早上叫少爷起床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其实张狂哪里还要小宝来叫,他毕竟也是修炼者,不可能会睡得人事不知,如果真有事情,到了点就算不用小宝提醒,他自己也会从床上爬起来。

  不过张狂还真有些受不了小宝的这些婆婆妈妈,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小宝送出去经历一下风雨,多点男人气概出来。

  小宝哪里知道自家少爷转动的心思,还以为张狂是有些嫌弃他了,不由撇了撇嘴,颇有些委屈的样子。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地撇什么嘴。”张狂心中直是无语。

  虽然他多少有些了解小宝的心思,但也懒得去理会,爱咋想就咋想去吧,况且真说起来,他还真是有些“嫌弃”小宝了。

  “对了,依依那件事情,你赶紧抓紧时间去办,若是有人阻挠又或者不肯说实话,你就报我的名字,实在不行,我就亲自去问。总之,这个人一定要找出来。”说到最后,张狂已是声色俱厉起来。

  依依他自己都舍不得去说什么重话,又哪里会由得外人去说三道四。

  况且他张狂本来就是个护短的人,他张狂的人,自然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教训。其他人,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准插手一丝一毫。

  小宝神色立即也变得认真严肃起来,点头应道:“好的,我马上就去办。”

  玄元峰,崇礼殿。

  无论是殿外还是殿内,雕栏玉砌,飞阁流丹,极近富丽堂皇,但却又不显得奢侈。一雕一饰,无一不是匠心独运,格调高雅,但整体又不失气势磅礴,让人只是站在那四五丈高的朱红镶金钉的大门前,就不由得整个人都开始变得肃穆起来。

  此是殿内的白玉高台上,站着济济一堂的玄元宗高层,最当先的是一个长着一对银白色鹰眉,面色红润的老者。张狂从前任的记忆中得知,这个老者叫作毛玉凤,乃是崇礼殿的殿主。

  毛玉凤身后,还站着几位长老,宗门执法等等高层。

  至于众人执事,也只有站在台阶下面的资格。

  主殿内的空间不小,占地约莫十亩大小。有资格在崇礼殿领取建立的外门弟子,只有前一百一十五名,也就是闯过了前两关的弟子。

  再加上那些执事,还有忙进忙出的杂役弟子们,将近三百人,在偌大的崇礼殿内不由显得稀稀拉拉。

  不过却不冷清,因为每个人都是士气高涨,满心火热。虽然明眼人都知道,这次外门大比的前三名才是大头,不过即便是其余的奖励,也比往年丰厚了至少倍许。

  只有杜月白,阴沉着一张脸,心中感不到一丝兴奋。

  昨日他继败于张狂后,又败给了武坤元,只得了此次外门大比的第四名。要知道,他本来可是夺冠的最大热门之一,这次确实屈居于第四,这让他如何肯甘心。

  不过事实已成,他即便是再不甘心,也只能是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一百一十五人,五人一行,往后依次排成二十三行,张狂作为第一名,位于第一行右侧第一个,往左依次是顾秋月、武坤元、杜月白和冷漠青年丁顾言。

  所有人到齐,上面的崇礼殿殿主毛玉凤,按照惯例,自又是一大段洋洋洒洒的场面话。

  毛玉凤所说的话,基本上都是老生常谈的,什么诸位弟子都是外门精英,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为宗门的发展壮大作出自己的一番贡献,等等之类的。

  但是白玉台阶下面的众多弟子,皆是神色恭敬,作出一副谨记于心的神态。只有张狂,懒懒散散地站在那里,眼睛似眯微眯,一看就不知道想什么别的事情去了。

  崇礼殿最是重礼,若是隆重时日,便是一言一行都会有着细刻规划。若是旁的弟子,崇礼殿少不得就要治他一个不敬尊者之罪。可是现在一来,张狂是这次大比的第一名,二来,张狂还有个少宗主的身份放在那里。饶是毛玉凤很是看不顺眼张狂这副作态,但只要张狂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他也就当做没有看见,含糊过去了。

  那些执事没得到毛玉凤的指示,自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近二十分钟后,毛玉凤才终于将话转回了正题。

  “这次大比名次,现在已经出来了,接下来,便公布此次的名次以及相对应的奖励!”

  说完,毛玉风便后退几步,并列入了那些长老、殿主之流的高层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