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一路走来,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韩雅,灼灼的目光一瞬不眨,不时还微微点头,啧啧感叹一下,直把韩雅看得脸红得似要凝出血来。

  “师兄,不要这样看人家啦……”韩雅娇羞无限地嗔道。

  看着渐行渐近地张狂,韩雅望着张狂的眼神变得更加娇媚起来,泪眼含春,格外让人怜惜。

  及近韩雅身边,张狂低头,甚至都能看到那一抹让人喷鼻血的柔腻沟壑。

  于是张狂停了下来,站在路边饶有兴趣的欣赏了一会儿,然后……

  继续循着小路往前。

  一米、五米、十米……

  逐渐远去。

  韩雅愣了一愣,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师兄,你怎么不管小妹啊……”韩雅冲着张狂的背影喊道:“师兄,师兄……”

  到了最后,几乎是声声泣血,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听了,只怕都会生出百转柔肠,不顾一切地跑回去。

  但张狂却是如若未闻,连头也不曾回。

  不过十数息后,张狂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远处小路的拐弯处。

  这时只见本来凄婉哀绝的韩雅,面上忽而现出一个诡秘笑脸,转眼就化作了一阵青烟,飘散不见。

  这时在玄元峰议事大厅内。

  一直紧紧观察着张守静等人也不禁心中大松了一口气。

  “之前看到少宗主一路走过来,评头论足的样子,我还以为少宗主会被欲鬼给迷住了。没想到少宗主,呵呵……”张凤章联想到张狂之前的表现,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风长老也有些苦笑道:“是啊,之前我看见少宗主在欲鬼跟前停了下来,心都差点跳到了嗓子眼。”

  玄元宗上上下下,谁人不知少宗主好色程度堪称一绝。

  张守静一时紧皱的眉头,也在此刻终于舒展开来,微微的笑意重新浮现在嘴角。

  其实别人只当张狂靠着自己的心性,过了美色这一关,但却哪里知道,张狂根本就是看出了韩雅是一只欲鬼的本质。

  ……

  经过欲鬼,张狂又继续往前走了十多分钟后,小路再次到头,尽头处是一个两米多高,一米来宽的拱形光门。

  张狂也不迟疑,上前穿过光门。

  他只觉眼前一亮,再次打量四周,他已是站在了一块磨盘大的岩石上。东西两面地势高起,由南至北,是一条延绵不见尽头的山谷,他此时正好就处于山谷中间。

  山谷里灌木葱葱,稍微高上数十米,就是茂盛的密林,之间界限甚是分明。

  这时他眼角忽然瞥到鼻尖似有些异样,好像有一层蒙蒙白光。

  “凝!”张狂手掐指诀,心念一动,眼前顿时凝出一块脸盆大小的水镜来,里面映照出张狂的模样。

  只见张狂脸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白芒,恍若一团雾气般将他的模样隐藏了起来。

  “隐藏身份么?”张狂也不着慌,知道这定然是主持试炼境的那些执事们的手段,或许与接下来的关卡有关。

  他又试了试储物戒,神念一动,就见手中出现了一个白玉瓶。

  张狂心中略微一松,有了血魄刀,他的战力至少可以增加五成不止。

  正此时,他感到怀中一阵滚烫。他将伸进怀中拿出一看,却见铜牌上本来的三道刻痕,最上面的第一道刻痕正在渐渐淡去。

  “过了第一关么?不知道第二关又会是怎样。”

  张狂将铜牌收回怀中,盘膝坐了下来,一边将自己的身体恢复至巅峰状态,一边静静等待着下一关的开始。

  随着时间一分一毫的流逝,张狂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又陆续多了六七个外门弟子,不过脸上都被一层蒙蒙白光遮掩着,辨不出本来的面目。

  这些人或走或留,都沉默着没有交流。

  不知过了多久,第一关那道苍老威严的声音,在此刻又浩浩荡荡的自天际传了起来。

  “现在人数已至,大比第二关即刻开始。”

  “第二关为夺牌淘汰,夺取其他人身上的试炼铜牌,持有铜牌数超过十块,即可过关,传出试炼境。又或者身上没有试炼铜牌,也会被踢出试炼境。”

  “此关手段不限,时间不限,以最后试炼境内所有试炼铜牌不足十块为止。”

  #√酷v匠1网首3发

  “现在,开始!”

  声音刚一沉寂下去,张狂就见左侧百米外一身形略瘦的弟子向自己冲了过来,人犹在半途,已是持剑在手。

  那人是原粒后期境界。

  虽然所有人的面貌都被白光隐藏了起来,但是修为却没有被隐藏。而张狂此时只有开辟初期修为,在这里只怕是垫底的存在。

  柿子,当然是要先拣软的捏。

  况且此时张狂面容不显,也没人知道他的少宗主身份。

  虽然两人之间的修为差了一个大境界不止,但是张狂却是丝毫无惧。他在奠基中期,就能击败原粒巅峰境界的邢言厉,虽然其中充满了艰辛。可是他现在修为已经较当时提升了一个大境界,战力自然也不能同日而语。

  对方来势甚快,百米距离瞬即便过。

  咻!剑锋直指张狂胸口,带起的凛冽劲风,甚至将张狂的衣角发梢都吹得向后带起。

  张狂不慌不忙,直到剑尖离自身不足尺许,才脚下一错,向左滑去。

  对方犹是留有几分余力,见张狂脚步往左,剑锋一荡,也跟着向左转去。

  但哪料到张狂脚下往左滑去,上半身却是避向右边,身形几欲地面平齐。对方这一记一式剑锋向左,竟是连张狂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至此,对方招式身势皆已经使老。

  张狂右手撑地,以手为轴,一记飞脚踢向对手心窝膻中穴。

  砰!一声沉闷的踢中声。对方避无可避,却是被张狂这一脚正中心窝,整个身子顿时顺着力道横飞出三丈开外,跌倒在地上,胸口紧紧发闷,一时竟是提不起丝毫元气来。

  看着张狂跃身直来,对方显然也知道自己定然已是抵挡不住,倒也干脆,从怀中取出铜牌直接激发,铜牌随即发出一阵淡淡的红芒包裹住对方,那人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块铜牌静静地放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