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自是明白张守静的意思,可也懒得解释,将书往书桌上一扔,懒洋洋地坐回椅子上。

  张狂这番样子落在别人眼中,许是云淡风轻。但落在一向就看张狂不太顺眼的张守静眼中,就成了吊儿郎当,让他又是一顿没好气。

  上次他看到张狂在潭底苦练,简直快到了忍人之所不能忍的境地,惊异之余,也自是是老怀大慰。有冥冥之中存在的血脉感应,张守静倒是从来就没有怀疑过,眼前的这个儿子实际上已经换了一个人。

  这次他从张狂进门之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似乎和平常毫无二致。

  “听说你要参加两月后的外门弟子大比?”张守静坐在书桌后面的太师椅上,淡淡地问道。

  “是的。”张狂承认道,他也丝毫不奇怪张守静是怎么知道的。

  “还跟人打赌,要夺取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

  “没错。”

  “按照赌约,输了就要去宗门的边域战场镇守一年,对么?”

  “对。”

  “你以为你打败一个邢言厉,就了不得了是么?你知道那个邢言厉在上一届的外门弟子大比中取得的名次是多少么?二百七十八名,你知道在前十名的弟子手中,邢言厉能撑多久么?不知道吧?那我告诉你,至多不过一招。”张守静已不复初时的淡然,渐渐带着了一丝火气:“只不过打败一个邢言厉而已,就想要夺取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哈,真是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狂妄?”

  顿了顿,似在平复心气,然后张守静又继续沉声问道:“那我问你,取得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你有信心么?”

  “没有。”张狂的话语一如既往的简洁干练。

  “那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张守静止不住一阵冷笑。

  张狂撇了撇嘴角,没说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还是张守静再先开口。

  “明天你去跟张谦说说,将赌约断了,就当是你们小辈之间的玩笑话罢,也没人会过多在意。”

  “这个不行。”张狂拒绝了。

  张守静当他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童言无忌。张狂却当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不识好歹的东西。”张守静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拍着桌子斥道:“你知道边域战场有多危险么?随便一个敌对势力的强者,就能挥手取走了你的小命。战场之上,可没人管你是玄元宗的少宗主,还是街上乞讨的乞丐。”

  “难道要我一辈子都缩在玄元宗安安稳稳地成长么?这样除了能养出一个废物,还能养出什么来?”张狂翻着白眼反驳道。

  酷匠J网2唯tm一pV正版=@,n其他都是n0盗~版"X

  张守静也是爱之深,恨之切,自是不能让自己的儿子陷入危险境地。

  只可惜张狂向来作出了决定就不容更改,况且他也认为自己不一定就拿不到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所以之后任凭张守静再是拍桌子呵斥,又或是苦言相劝,张狂就是不为所动。

  反倒是张守静被张狂一番“奇异”言论,说得改变了心意,觉得让自家儿子出门见见风雨,那也是极为不错的。

  最后,父子两人也作一个赌约。

  赌约的内容,同样是赌张狂能不能取得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若是张狂能够取得外门十大弟子名额,那么从今后张狂的事情张守静就不得再过问;而若是张狂不能取得外门十大弟子名额,那么以后就要老老实实地修炼,没有入大五行境界便不得沾染女色。

  其实这个赌约无论输赢,张狂都不觉自己吃了亏,赢了赌约,他自然就会少了许多管束;而就算输了赌约,他也会好好修炼,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修炼狂人,而且至于女色,他还真是无所谓。

  张守静同样也不觉得自己吃亏,张狂能够取得外门十大弟子的名额,自然他脸上也是跟着大为沾光。若是张狂不能的话,能够老老实实地去修炼,更是符合他的理想。

  父子两人都不觉得自己吃了亏,各自心中得意,气氛倒是渐渐融洽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从张守静的嘴中,张狂得知了这次外门十大弟子的奖励中,有一项奖励叫做“生玉养颜膏”。

  这“生玉养颜膏”虽算不得奇药,也是一味养颜珍品,对张狂自是可有可无。可是想到依依,张狂却不由展颜一笑。

  ……

  张狂再次回到小院中时,已是深夜。

  洗去一身疲惫,依依早已睡熟。吩咐小宝早点休息后,张狂也自回房去了。

  时空轮转,转眼间又是一个明朗天气。

  吃过早饭后,张狂为依依测了测资质,结果算不上好,却也不如何坏,是六品资质。六品资质在众多修炼者中,勉强算是中上之资。

  只是令张狂有些诧异的是,他为依依测试资质时,隐隐察觉到一种不甚明朗的力量压制了依依的资质,其实说是力量,倒不如说是感觉。

  这种感觉对张狂来说并不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

  这种情况,他在前世的一位手下身上见过一次,一些秘传典籍中也有所记载,叫作“明珠蒙尘”,而那股力量,也叫做蒙尘之力。所谓明珠蒙尘,就是说修炼者的资质被蒙尘之力所压制,呈现比实际应该要低上一筹乃至几筹不等的资质,比如六品资质,就会呈现出七品、八品等等较低的资质。

  想要解决这股蒙城之力,若是放在前世的张狂身上自是轻而易举,但是现在,他便是连那股蒙城之力都感受不到,就更遑论是祛除了。或许等他进入滴水境界,借助五行之力,还能有一些把握。

  玄元宗各种功法千千万万,但其中近乎一半都是不入品级的,剩下的一半中,又有九成九成之多是黄级功法,剩下的才勉勉强强进入玄级功法的范畴,但哪怕是最顶级的功法,在玄级功法中也至多不过二流。

  在张狂眼中,不入地级的功法,都是所谓的垃圾功法,所以玄元宗的那些垃圾功法自然是难入张狂的功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