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依依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张狂又问道。

  依依偏头细思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回道:“很好看。”

  其实依依远远不只觉得好看而已,她感受得更多,只是脑中词汇量的缺乏,让她一时半会难以形容出来。

  只不过,张狂问的也不是这里好不好看,而是依依对这里的感受。

  张狂笑了笑,换了一个说法:“那你喜欢住在这里吗?”

  “喜欢。”没有丝毫犹豫,依依回道。

  张狂轻笑着问道:“为什么呢?是因为这里好看么?”

  依依眨了眨眼睛,理所当然地答道:“因为……你也住在这里啊。”

  酷C匠P◇网唯sI一$正S版=“,Z其,e他9都$◎是T`盗X版;x

  六七岁的孩子,还不太懂得什么是害羞,而这也往往就是他们的天真可爱之处。所以他们往往是怎么想的,就会说出什么,比十足的真金还要真上一万倍。

  依依不知道一时不知道称呼张狂,可她也知道再称呼“大爷”肯定是不合适的。

  张狂心底涌过一道暖流。

  “以后就叫我哥吧。”

  “嗯,哥哥。”依依没有丝毫障碍就叫上了,一声哥哥叫得无比自然,好像本来就该如此叫似的。

  张狂笑着应了一声,依依也回了一个甜甜的浅笑,一种无形的羁绊在两人之间,开始逐渐成形。

  两人又笑说了一会儿,依依的小肚子突然“咕叽”响了一声。

  “饿了?”张狂笑着问道。

  依依红着小脸点了点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除了早上吃了一个馒头,白天喝了几回水,就一天什么也没有吃过了,自然会饿。

  “那你等会儿,我马上就让小宝给你准备吃的。”

  话才说完,张狂就听到外间传来踏踏的熟悉脚步,也就暂时没有起身。

  不到几个呼吸间,就见小宝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托着一方托盘,淡淡的粥香从上面散发出来。

  “我想着依依兴许还没有吃饭,于是就端了一碗芸豆粥来。”小宝一边将芸豆粥从托盘上取下放在桌子上,一边说道:“热水和依依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等会儿依依喝完粥,洗个澡就能换上衣服了。”

  这小宝倒是心思细腻,张狂笑了笑,挥手让他退下。他刚才注意到,房间中只有他和依依两个人的时候,依依明显自在了一些。

  芸豆粥很是香甜,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除此之外,还有一小碟青菜。

  依依可能很少,甚至是从来没有吃过如此“丰盛”的一餐。吃起来时,一口接着一口,嘴中几乎从来都是满满当当的,连牙齿嚼动起来都有些费劲。

  张狂只是笑看着,心中并无丝毫芥蒂。

  正在这时,小宝又从门外走了进来,脚步略有些匆忙。

  “少爷,宗主派人来了,让你过去。”

  宗主?张守静?张狂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张守静正是这具身体的父亲。

  ……

  张狂见到张守静的时候,是在他的书房。

  书房里面的空间不算小,足有近百平米,但是一排排的书架耸立而起,依旧让人觉得不甚宽敞。

  此时天花板上一盏水晶灯,将书房内照得丝毫毕现。

  听到张狂进来,张守静却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书籍。

  张狂也不打扰他,自顾着从书架上取了一本《红枫世界通史》,然后坐在椅子上翻看起来。红枫世界,也就正是此时张狂所在的这方玄级二等位面。

  红枫世界只有一块主大陆,也就是红枫大陆,从南至北,从东至西,皆有亿万里之遥。主大陆之外,更有无尽大海,延绵群岛,又或是小型陆地。

  玄元宗所统辖的方圆十万里疆域,在这广袤无垠的世界地图中,简直就可怜得犹如一粒灰尘。

  想要突破玄级二等位面,至少要让第二世界演化成一方破碎位面。但这也仅不过是具备突破世界的资格罢了,想要更有把握,甚至还需要更加高深的修为。

  前世张狂具有万年难得一遇的一品资质,更是拥有绝世的领悟力,被誉为“前无古人的第一天才”。饶是这样,让第二世界演化成破碎位面,也足足花费五百多年。

  这一世,或许更久,也或许会更早。但是,他至少还要在这红枫大陆滞留上一段不小的时间,好好了解一下红枫世界的历史,绝对没有什么坏处。

  书房内寂静一片,只有偶尔翻动书页的声音,也是那么清晰可闻。

  父子两人谁也没有当先开口说话,就好似房间内从头到尾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张狂看书很快,一目十行,就算是有些难懂晦涩之处,也至多停留不到一个呼吸。从前世穿越而来,除了换了一个废柴的身体,前世那绝世的领悟力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也随之一同而来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稍多一点,厚厚一本足有数百页的《红枫世界通史》就被尽数印在了张狂的脑子里。

  随后又以此换上了《南域地界地理志》、《群雄传记》、《关于海外秘境的一些位置推测》、《各地民俗风情》……

  张狂挑选的,基本上都是红枫世界所特有的一些常识常理。从前任的那个草包记忆中,张狂除开玄元宗之外的信息,竟是搜索不到半点什么有用的信息。

  要不是自小生活在玄元宗,张狂毫不怀疑,前任那个草包只怕连玄元宗是个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是在低头看书,但是房间里面的一动一静,又如何能够逃得过张守静的感知。看着张狂换书如牛嚼牡丹一般,自己一本书还没看完十页呢,他就换上了下一本。

  张守静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

  就在张狂将第十一本书看完了,正要起身去换第十二本的时候,张守静手上的那本书也终是翻完了最后一页。

  “行了,你这样看书能看出个什么名堂。”张守静没好气的说着,然后一把将手中看完的书扔向书架,隔着四五米的距离,书竟是准确无误地插入了书本之间的狭小缝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