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身体痛苦得好似要被挤爆了,哪怕是真的被挤爆了,他也丝毫不会退缩。

  不吃得苦中苦,怎能成为人上人!

  初时张狂的拳脚虽然打得极慢,飘飘忽忽的不着力道,但多少还算有模有样,看得出是一套完整的拳法。

  但到了现在,他就好像是一个老朽到了极致的人,虽然拳法还没有停下来,但只能看出他的手脚还在颤颤巍巍的划动着,甚至还没有婴儿的动弹来得有力。

  十分钟、一刻钟……

  时间缓缓流逝,从不间断,张狂只觉度秒如年。

  直到苦撑了近小半个小时后,体内的元气才终于是消耗殆尽,体力也抵达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到极限了!张狂念头一闪,划动着手脚,就要向上游去。

  轰!就在此极限之时,突然一阵轻微的轰鸣声自体内响起,张狂只觉好似有一股电流涤荡过整个身子,浑身上下都不由得随之阵阵颤动了起来。

  肌肉中的酸涩,好似也随之被抖掉;筋骨皮在那恍若电流的刺激下,又重新恢复了活力;体内本已枯竭的元气,突然间如同被注入了一湾新泉,重新恢复饱满……

  不过瞬息间,张狂竟是由崩溃边缘,奇迹般的恢复了巅峰状态。

  那枚泪滴状的世界之心在识海上空静静悬浮着,散发着一波波的玄奥波纹,如电流般涤荡着整个身心。比较以往,在这一刻的世界之心,明显更加璀璨了一些,不过渐渐的,又重归了往日的平淡。

  这是?张狂先是一愣,继而很快就回过神,心下不免一喜。

  他倒是没有想到世界之心还有这等妙用,竟能够使他疲惫到极限的身体,瞬间重新充满活力,甚至就连元气都能随之恢复饱满。

  更e%新最\快G上酷匠pv网v

  就是不知道这等妙用是偶然出现的,还是一直都有效。如果是一直都有效,那么便单单只是这一种妙用,就能提供给张狂无穷的助力。

  首先是修炼,如果能够不知疲惫的修炼,不说效率,单单只是修炼时间这一项就拉了别人不知道多少距离。尤其还有战斗的时候,如果每当元气体力耗尽,下一个瞬间又恢复饱满,如此一来,就好似拥有了源源无穷的元气和体力,这该是何等逆天之事。

  要是前世张狂便能如此,又岂会被敌人逼到山穷水尽之地?

  当下张狂就停止了上浮的举动,反倒是更加往下潜入了十数米,一套“破山拳”再次由手中施展开来。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张狂第二次将自己逼到极限边缘。

  轰!熟悉的轰鸣,熟悉的电流般涤荡,如期待中的那样再次出现,体力和元气尽皆重回巅峰状态。

  接下来,张狂一次次将自己逼近极限,世界之心又一次次将他拉回巅峰状态,如此反复。身体就好似一个蕴含着无穷潜力的宝藏,在水压的持续锤炼下,一次次的洗去铅华。

  骨骼变得越加紧密,肌肉变得越加紧实,皮肤变得越加细密坚韧,一切的一切,都在让他的身体向更强大的方向进化着。

  每一次恢复来过,张狂就会继续下潜十数米的深度。

  初时,张狂离开水面尚才两百多米,到了后来,他潜入越来越深,三百米、三百五十米、四百米……

  四面的光线愈来愈黯淡,及至四百米的深度时,终于完全黑暗了下来。

  四百米的深度,是阳光的禁区,森冷而幽暗。

  张狂却是恍若未觉,整个身心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修炼之中,身体每强大一丝一毫,都是一份莫大的收获喜悦。

  四百米以后深度的潭水,暗无天日。张狂渐渐的已经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只是一次次的朝着自己的极限突破。

  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内的修为自然而然就突破到了奠基后期。

  身体变得更加结实紧密,比较之前,足足强大了两成有余,体内的元气也更加精纯了几分。与此同时,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萦绕在心间,令人莫名的一阵心悸。

  虽然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很快就逝去,停留还不到瞬息,但心脏却久久不能停止剧烈跳动。

  张狂倒也不慌,他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知道那是第二世界即将出世而传来的波动,只等自己的修为继续提高到某个程度,和第二世界的感应就将会越来越强烈。以致到最后,一举打破障碍,开辟出第二世界,从此便正式踏上修炼之路。

  世界之心能够提供体力和元气,但终究还是不能提供身体的养料。在经过不计时日的中修炼之后,张狂已是下潜到了近八百米的深度,不过到了此时,他腹中也终是传来饥饿感。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虽然这只是俗世普通人中的说话,但现在张狂毕竟还没有修炼到辟谷的境界,是以也逃不过这句话的道理。

  张狂虽然不愿停止修炼,可到底也不能将自己生生给饿死,只能摆动身子,像一条游鱼般的向上方急速窜去。

  不过他也没有游出水面,到了离水面还有两百多米的时候,就止住了身形。

  一条半米来长的灰黑色大鱼从远方游来,张着满是细密尖牙的大嘴,注视了张狂一会儿,或许是觉得眼前这个大家伙不好对付,于是便摆尾转身,又要朝远方离去了。

  只是来得容易,要走又哪会随它所欲。

  张狂将元气聚集脚底,用力一蹬,“嗖”地急速窜向大鱼,如一道迅雷般闪过,直在身后拖出一长串白色泡沫。大鱼一惊,一条尾巴急速摆动,惊慌着就要向远处逃去。

  只可惜大鱼的速度快虽快,却是远不及张狂,还没逃出一米来远,就已是被张狂追上,然后一爪直接干脆利落地穿身而过。

  血水瞬间如一团烟花迅速散开,使得这本来就昏暗的水底,又格外增了一丝阴森恐怖。

  张狂也不嫌血腥,从大鱼身上扯下来一块血肉,就囫囵着吞了下去。半米来长的大鱼,看起来比他的肚子还要大个两倍有余,可还不到二十数的时间,就被张狂给撕扯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