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大毅力大恒心者么?张小宝自己也不知道,可他就是这么想的。

  在中年人笑意的目光下,张小宝忽而觉得有些自惭形秽,低下头去。

  静默良久后,中年人开口道:“就凭你这番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张小宝抬起头望向中年人,静待他的下言。

  “我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中年人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愿意,便跟在他身边,时时规劝他,导他改过自新……”

  中年人的话语中,满是辛酸,以及浓浓的父爱。

  张小宝听着听着,联想到自己的父母,突然间只觉得好羡慕嫉妒那个中年人的儿子,能有这样一个关心他,为他着想的父亲。

  中年人接下来说了什么,张小宝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最后自己答应了一个“好”。

  后来,张小宝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人真是玄元宗的宗主,张守静,同时也是张氏家族主脉的家主。

  回到玄元宗后,张守静果然没有食言,交给了张小宝一篇炼体功法。只是功法残缺不全,只有前半部分,但这也是玄元宗唯一的一篇炼体功法。

  酷I匠网'唯Vz一F_正版,其-:他。都~o是《V盗kb版

  可是就连前半部分,修炼起来也极是艰难,七个年头修炼下来,张小宝竟是连门槛都没有踏入。

  ……

  一番细细探测后,张狂收回元气,心头也已是了然。

  张小宝体内经脉皆是完好,唯一令人惊异的是,他体内竟是没有丹田。人有上中下三个丹田,一般修炼者皆是修行下丹田,也就是脐下三寸处。

  现在张小宝,上中下丹田,却是一个也无。

  一般的废品资质,丹田大都是残破不全,而连丹田都没有的人,近乎是亿万人中也难寻其一。如张小宝这样上中下三个丹田都是没有的人,那更是要在后面再加上两个亿万分之一。

  在张狂前世,他有一个手下,也是张小宝这种没有丹田的情况,但他仅仅只是没有下丹田。

  没有丹田,体内便没有可以容纳天地元气的所在,也无法催生出第二世界。

  废丹田的人虽然在千万人中难见其一,但古往今来,这样的人自然是多到不胜数,而在这如此多的人海中,出现一些天才自然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这些天才不甘心不能踏上修炼之途,于是经过前赴后继的实践和总结,竟是创出了一条另辟蹊径的道路。

  那就是干脆舍弃修炼第二世界,转而修炼自身肉体,然后凭靠自身强横的力量踏出一条惊天之路,修炼界将这些另类的修炼者统称为修体者。

  这些炼体者虽然施展不出种种神奇手段,甚至连凌空飞行,这种修炼者最基本的赶路法门都难以做到。但这些炼体者的肉身强大,却是绝不容否认的。当炼体者肉身强大到一定程度,纵是地火也不能焚其毛发,天雷不能摧其肉躯,只手便可破碎空间,一眼便可巡视亿万里疆域,其间种种手段,当真是威能无穷。

  不过炼体者寻常便是难得一见,练出一个名堂的炼体者更是凤毛麟角,千百年来能出一个就足以令人稀奇了。如此窘迫的境况下,能够流传下来的炼体功法自然就是少之又少了,便是连势力范围囊括了方圆十数万里的玄元宗,也不过才仅有一本炼体功法罢了,而且还是残破不全。

  不过张狂前世创立的乘风门,势力囊括了十数个位面,搜罗的功法简直多如满天星辰,其中自然不乏炼体功法。

  而在那些炼体功法中,其中有一本令张狂对其的影响尤为深刻。

  那本功法叫作《踏天梯》,意喻炼体之路,难如踏天而行,稍有不慎,便会堕落九幽深渊。

  这门功法要求,意欲修炼这门功法,首先就要求修炼者体内天生不能存在丹田,其次要特别注意这个“天生”,哪怕是残缺不全的丹田也不行。其中提到,人体内有上中下三个丹田,若是缺一个丹田,虽然可以勉强修炼这门功法,但表现平庸。而若要体现踏天梯的真正威力,至少需要缺少两个以上的丹田,缺失的丹田越多,便越适合修炼这门功法。

  当时看到这个要求,张狂就有些不予置否,虽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他却有些难以想象一个人连丹田都没有会是什么样的景况。

  直到意外遇到自己那个缺失了下丹田的手下,张狂才相信确有其事。

  当时张狂将踏天梯这门功法教给那个手下修炼,没想到仅仅只有一年的功夫,那个手下便能够力抗滴水境界的修炼者而不落下风。滴水境界是大五行境界的第一个门槛,修炼者想要修炼到这个境界,哪怕是普通的六品资质,也至少需要耗费十年的苦功。只有五品资质的修炼者,才能勉强在修炼速度这一项上可与之相比。

  众所周知,炼体之途比之普通的修炼可谓是难上千百倍都不止,其中光是踏进门槛的这一道关卡,便阻拦了九成九的炼体者。就算踏进了门槛,炼体者的修炼速度,也是慢如归宿。

  更何况踏天梯中提到过,缺失一个丹田,也只不过是勉强拥有了修炼资格,表现平庸。但是这种平庸,却是能够跌破大多数人的眼珠子。若不是功法中提到过修炼这门功法,必须天生就要缺失丹田,张狂绝不怀疑为了能够修炼这门功法,绝对会有资质不好的修炼者会不惜自我毁掉自身的丹田,来修炼这门踏天梯。

  只可惜才修炼了一年,那个手下就在一次冲突中被敌人杀死了,张狂以是也没能见到这门功法的后续威力。

  不过现在看到张小宝这种情况,张狂也免不了感到眼前一亮。

  直到自家少爷将手离开自己的手腕,张小宝无论面色,还是心理,都是丝毫无波的平静。虽然猜到了少爷刚才是在检测自己的资质,可张小宝根本就没有报什么希望。

  “小宝,你应该练过炼体功法吧?”张狂目光灼灼地看着张小宝,张小宝体内有一丝炼体的痕迹,自然逃不过他的眼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