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好的,马上……”张谦愣愣地答应着,赶快忙活去了。

  见张狂态度变好,林峰几人心底这才算是彻底松了气,轻松着神情,各自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林峰坐下后,面上还有满是愤愤不平,接着刚才的话头道:“张师弟,你我二人的兄弟兄弟情谊堪比金坚,宗门上上下下哪个不知道?那个背后嚼舌根的小人,当真其心可诛……”

  只是他一番话没说完,却又是被张狂给打断了:“你们几个来看我,想必应该不会好意思空着手来吧?”

  “啊?”凌峰几人都有些愣神,心中直道这个二世祖今天一出一出的,心思未免也太跳脱了吧?完全叫人摸不着头脑。

  见林峰几人面面相觑,张狂顿时就不满意了,不满道:“我说你们几个,难道就习惯空手看望别人么?还是说,那人所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份上,所以你们认为送我东西根本就不值得?”

  “少宗主误会了,我们这不是来得匆忙么……”那彪形大汉看着长得五大三粗的,脑子倒是转得飞快,最先反应过来,忙不迭地开口解释道。

  但张狂却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一根筋地道:“少跟老子说那些有的没的,看人不带礼物,那就是没有诚意。哼,看来以前你林峰,果然就是没把老子当回事吧?”

  “怎么会?”林峰马上就有些慌了手脚,狠狠瞪了大汉一眼,深怕张狂想东想西的又怀疑起自己来,连忙挤出笑脸解释道:“我们来看望张师弟,满满的都是诚意,那自然是带着礼物来的。”

  'h最5h新章T节5上;酷?…匠g=网o;

  “是么?”张狂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起来:“那你们拿出来,让我先看看再说。”

  这个傻*二世祖今天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林峰几人心中既是疑惑又是郁闷,在张狂的“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只得将心念探入储物戒摸索起来。

  元晶?应该不行,到时候又要被那傻*二世祖说太俗了;生肌愈肤膏么?也不行,送给这个傻*真是太浪费了;那么火云石……

  林峰作为玄元宗大长老的孙子,家世丰厚,日积月累下来,身上的宝贝物件着实不少,至少比张狂这个拿宝贝不当东西的败家子不知道多出多少去了。

  平时让林峰拿一些元晶出来,他都要怅然若失地心疼一会儿,对于这种吝啬已经深入骨髓的人来说,要他拿出宝贝送人,无异于就跟他要一块心头肉似的。

  在储物戒中搜寻了半天,林峰才恋恋不舍地掏出了一瓶固基丹,递给了张狂,可脸上还不得不挤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说着:“出来匆忙,也没带……”

  张狂打开瓶口,只闻到一丝药香,脸色瞬即就沉了下来:“固基丹?林师兄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看着张狂一副翻脸就要赶人的架势,林峰连忙将刚才还没说完的话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改变话头道:“怎么会呢?我拿什么,也不能拿固基丹这种垃圾来糊弄张师弟不是?我这不是储物戒里面的东西有些乱,一时拿错了么。”

  其余的几人见到这副架势,只得将本来要取出的东西又塞了回去,再次寻找起更具价值的“礼品”。

  “东西乱?这还不好办么?”张狂笑了一声道:“将储物戒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我们一起来找,这样效率不是更高么?”

  “这……”听张狂让自己将储物戒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林峰脸色顿时就有些掩饰不住的难看。

  张狂顿时收敛了笑容,语气再一次不快起来:“怎么?难道林师兄储物戒里面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成?又或者,信不过我?”

  “呵呵,怎么会呢……”林峰脸色极为难看的干笑着,只得将储物戒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当然,其中几件对他而言极其珍贵的东西,他自然是不会拿出来示人的。

  等林峰将储物戒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张狂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三人。其余三人无奈之下,也只得纷纷依样画葫芦,照做了。

  于是转眼间,地上就多出了四堆近半米来高的各类宝贝。

  虽然同是作为二世祖,但要认真论起来,林峰身份却是远不及张狂的。张狂作为玄元宗的少宗主,除了宗主张守静,玄元宗上上下下可以说是没人能单纯在身份上压过他了,就连那些长老之流,也只能凭着长辈的身份来训诫他。

  而要是论靠山,林峰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爷爷,玄元宗的大长老。但就算是大长老,也只能拉起整个长老团,才能和张守静来分庭抗礼。

  总之,真的要翻起脸来,林峰心中还是很虚的。

  这时张小宝轻着脚步走了进来,手中端了一张托盘,上面放着四杯升腾着袅袅清气的茶水。他有些诧异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四堆宝贝,抿了抿嘴唇也不敢多问,将四杯茶水一一放在林峰四人的桌旁。

  “小宝啊,林师兄他们几人给我带了礼品,但是奈何东西太多太杂乱,一时找不出来了。所以你现在给帮个忙,帮着把礼品都挑选出来。”张狂吩咐道。

  “啊……哦。”张小宝有些愣神,可也不好多问,只好按着张狂的意思,蹲在地上挑选起来。

  张狂也不下地,端坐在床上,用手势和语言遥控着指挥小宝。

  “……对,那个白白的东西,生肌愈肤膏……嗯,那些培元丹,反正都是些垃圾丹药,放在林师兄的储物戒里也未免占了地方,我们就帮帮忙,把它清理掉吧……元晶?对了,最近我可能要去一趟灵木镇,正好缺了一些元晶,想来对于这些阿堵物,林师兄几人都是不会在意的,对吧?林师兄?嗯,还有那个……”

  张小宝随着张狂的指点,双手在四堆宝物中扒拉着,不时拿着一些辨认不出来的物件,跑到床跟头让张狂来辨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