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输了,是因为他对自己不够狠。此时他心中除了对张狂的恐惧,便只余下敬佩。

  张狂“呼呼”地喘着粗气,随手松开邢言厉,邢言厉浑身已无力道,立时就如同一滩肉泥一样瘫软在地上,不见动弹,只剩下了呼吸的份。

  张狂强自忍着浑身筋骨似要断裂一般的剧烈疼痛,撑着身子走出圆形空地,但却是笑看着孙霸道:“老东西,老子闯出来了,老子……呼呼……不是废柴……”

  孙霸道丝毫没有因为张狂的言语不敬而生气,上前扶住张狂,同样笑着回道:“是的,你做到了,你是天才!”

  宗主后继有人!孙霸道此时心中充斥着无法言喻的浓浓欣慰,以及欣喜。

  “废话,老子当然是天才……”张狂喃喃地说完这一句,便瘫软了下去。

  “堂主……”执法弟子们走过来,皆是神色复杂地瞟了一眼孙霸道怀中的张狂。

  孙霸道没有理会他们,抱着张狂转身离去,只是留下淡淡的,却不容置疑的吩咐:“将邢言厉发配到第四刑殿,第三层禁闭室,期限一年。”

  听到孙霸道的吩咐,执法弟子们不由纷纷打了一个寒颤。

  第四刑殿,那可是关押滴水境界修炼者的地方,凶险程度更甚第三刑殿十数倍不止。邢言厉被关押到那里,而且还是一年,到时候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孙霸道此时的心理就如同一位护崽的老母鸡。

  他可以容忍有人打败张狂,也可以容忍有人跟张狂生死相搏,因为,这些都是张狂成长所必须要经历的东西。

  但是,哪怕对方有天大的理由,事后他都要为张狂报复回来。

  这就是他孙霸道的霸道。

  不为其他,只因为张狂是少宗主,是张守静的儿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

  意识从朦胧中苏醒过来,张狂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绵软洁白的大床上,四周白色的纱帐。

  纱帐薄如蝉翼,丝毫不能阻挡视线。张狂可以清晰地看见房间里面的情景,约莫四十来平米的面积,家具摆设,无一不奢华,就连窗格、杯具等小物件,也多是雕饰精美。

  窗外的阳光温润而清新,应该是清晨刚过还没有多久。

  房间的摆设,对张狂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酷:t匠8#网◎)正)N版‘!首2发e7

  怎么每次昏睡后醒来,都是躺在床上呢?张狂心里不无怨念的嘀咕着。

  张狂从床上坐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由于张狂受的大都是内伤,所以从体表并看不出什么,只是体内的各处关节还隐隐有些酸痛,但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体内的世界之心,散发着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加速着伤势的恢复。张狂估摸着,至多只要两天不到的时间,身体就能完全痊愈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房间外逐渐走来。

  很快,脚步声的主人轻轻推开房门,出现在张狂眼前。是个身形略瘦,眉清目秀的少年,看起来至多不过十五六岁,尤为引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双精灵闪动的眼珠,格外有灵性。

  “少爷,您醒了啊,感觉怎么样?”少年先将手中托着的食盒放在桌上,然后再走过来替张狂掀起纱帐。

  “嗯,没事。”张狂正好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下了床,走到桌前,打开食盒准备用餐。

  食盒里面有一小碟青菜,一碗芸豆粥,简单而精美,散发着诱人的食物清香。

  吸收了记忆碎片,张狂自然也认得这个少年。

  少年叫作张小宝,算起来,还是张狂的亲戚,只不过中间隔了至少五六代,血缘关系已经很淡漠了。

  许多势力组成一个大环境,而其中每一个势力,也都各自是一个小环境。

  当一个宗门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然出现各种势力盘根错节,这是无法避免的,而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族系势力。

  修炼也并非是要禁欲,修炼者娶妻生子者,自不乏数。有了子女之后,只要资质尚可,自然也会引导他们进入修炼之途。一代又一代,人数越来越多,便形成了一个个修炼家族。

  玄元宗发展已经数千年之久,当然也不会例外。

  其实按照前任张狂原本的预想,是要找几个美女来服侍自己的起居,但是这个提议,却被张守静一言否决,说他现在正当是少年努力的时候,万不可沉迷于女色。于是张守静亲自挑选,让张小宝作为侍童,来服侍张狂的起居。

  张小宝才七八岁的时候,就跟在张狂的身边,至今已经有八个年头了。

  说来这张小宝,也是个可怜人,因为体质问题,身体竟是无法吸收天地元气,因此也无法走上修炼之途,只能学些强身健体的功夫。

  一个是无法修炼的废柴,一个是修炼资质极其低劣的废柴,两个废柴加在一起,主仆二人平时背地里倒也没少被人拿来诟病。

  张狂用完早餐,便又回到床上,打坐调息去了。

  虽然自行恢复痊愈,也只需要不到两天的时间,但张狂此刻只想着早点恢复,然后早点修炼。体验过了前世强大的感觉,突然一朝再次回到弱小,他心中想要变强的念头,就变得尤为迫切起来。

  张小宝收拾了残羹剩菜,便自行退去了。

  日头从东往西,不断地渐渐推移着,过了中午,又来到下午,直到将西边的天空染上了一丝金黄。晌午时分,张小宝也来过一趟,但见到张狂在坐床上行功,只得又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夕阳的触角,透过窗格,将屋内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朦胧的橘黄色,显得静谧而又温馨。

  此时张狂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便在这时,房间外面突然出来一阵说话声,伴随悉悉索索的脚步离近,好像是有人要进来。

  等不多时,声音便越来越近,张狂也能听得清交谈了。

  “……峰少爷,少爷他真的是在休息,要不然您看,还是下次再来吧……”这是张小宝的声音,似是在劝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