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心念便是一动,手臂上顿时就开始闪烁着阵阵电弧,同时另一只空闲的左手也成爪向张狂一把抓来。

  电弧击身,张狂一时间只觉得接触之处刺痛绵软,差点就使不上力来,尤其在电流的刺激下,气息阵阵起伏,直欲呕出鲜血来。

  张狂咬牙硬撑,以邢言厉那条被他控制住的手臂为轴心,身躯一旋一扭,好似泥鳅一眼滑不溜手,邢言厉极近距离的一抓竟是恰从张狂身侧滑溜了过去。

  邢言厉在张狂的贴身缠斗之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暂时凭借第二世界中引导出来的电流攻击张狂。可是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他此时还没有突破到滴水修为,虽然能暂时借用第二世界之力,但也是凭借了秘法。

  如果过多使用第二世界之力,势必将会第二世界的根基,如此,将是邢言厉绝对不能接受的。

  场外的弟子们愣愣地看着张狂和邢言厉的战斗,犹疑是在梦中。

  设身处地,想象着自己换成其中的任何一人,对上张狂又或是邢言厉,他们便不由自主地抖起一阵寒颤,泛起浓浓的心悸。

  “要不要上去……”执法弟子终于站不住了,面面相觑,就准备上去打断这场决斗。

  “先不用上去!”就在这时,一声略带沙哑但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执法弟子们的行动。

  执法弟子们循声转头看去,却见堂主孙霸道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后。

  “见过堂主……”执法弟子们一惊,下意识就要连忙行礼,却被孙霸道淡淡的挥手打断了。

  不过既然有堂主在这里,执法弟子们也就放下了心来。

  孙霸道双目紧紧盯着场上的战斗,一丝不眨,眼神中满是浓浓地震惊。

  张狂可以说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甚至连张狂什么时候要放个屁都知道。但此时看见张狂如此疯狂的一幕,倒还真是头一回见识到,简直……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不过有着宗门联系的感应,孙霸道自然是知道眼前真的是少宗主,而并非换了别人。

  难道这才是少宗主的本性么?孙霸道眼神中不觉透出一抹希冀、一抹欣慰。

  6酷匠v网z~首M发

  此时场上的张狂和邢言厉之间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张狂此时浑身上下无不烈烈作痛,身上各处关节就像要断裂一般,尤其是长时间的激烈战斗,已经使他体内的元力快到了枯竭关头。

  不过此时邢言厉也并不好受,持续的使用秘法引导第二世界之力,使得他元力急剧消耗,现在同样也到了枯竭关头。虽然他从表面上看来并没有张狂那么凄惨,但此时他的秘法也已经快到了使用极限,再用下去,就极有可能损害第二世界的根基。

  第二世界对修炼者来说,简直犹如第二生命,所以此时邢言厉心头的惶急,自是不必多言。

  到了现在,修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首要因素了,甚至,已经谈不上重要了。

  现在,张狂和邢言厉两人,就看到底是谁更狠,谁能撑得更久。

  “嘿嘿……”身体的剧烈疼痛和失力,反倒是刺激得张狂头脑愈加清醒,心头更加兴奋。

  要比狠,他怕过谁来着?在前世的最后一刻,他甚至敢于拿自己的性命,和敌人同归于尽。

  连死都不怕,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邢言厉眼神由一开始的坚毅、狠戾,渐渐变得涣散,到了最后,甚至还戴上了一丝恐惧。

  对别人狠的人邢言厉见过很多,但对自己狠的人,在他所经历的人生中,只有寥寥不到五指之数。但是狠到像张狂如此这般,连自己性命都不顾忌的狠人,生平以来,绝无仅有。

  恐惧感,像一颗种子一样埋在邢言厉的心间,迅速生根发芽,再茁壮成长,越来越不可抑制。

  其实就在邢言厉心中生出恐惧感的一刹那,胜负就已经决定好了。

  张狂已经渐渐忘记自己到底击中了邢言厉几十拳、几百拳,亦或是上千拳,到了这时,挥拳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无论是力道,又或是速度,他的拳势都已经衰弱到了一定程度,甚至还不如奠基初期,但是凶厉的气势却笔直上涨,就好似永无止境。

  邢言厉已经失去了闪躲的能力,也失去了进攻的能力。秘法的使用已经突破了一个极限,他能感受到莫名存在的第二世界,隐隐传来即将崩溃的信息。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下去,我的第二世界就将会彻底崩溃,从此以后成为一个废人。”邢言厉心中此时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尝过力量的滋味后,没有人会再忍心失去这种力量,邢言厉自然也不例外。

  哪怕他知道张狂此时,也到了崩溃的边缘,或许只要再坚持一分钟,甚至是下一秒钟,最先崩溃的就是张狂。

  可是,他已经不敢继续尝试下去了,浓浓地恐惧,如同漫无边际的潮水,到了此刻终于彻底摧毁了邢言厉的心理防线。

  没了体内元气的防护,张狂此时已完全是能将拳力的攻击发挥到极限。

  砰!一拳下去,打在胸腹部,邢言厉痛苦地弓身曲背成了一个虾形。

  砰!再一拳,邢言厉剧烈咳嗽,咳出几口血水混杂着一小团胃中残渣物。

  砰砰砰……

  拳拳到肉,拳拳不容情。

  张狂的元力也早已经枯竭,此时凭借的,仅仅只有肉体的力量。

  场外的围观者,此时心中除了无以言喻的震撼,便只有浓浓的不可思议。

  他们从来没有设想过这种情况,一个奠基中期的修炼者,竟然可以将一个原粒巅峰境界,甚至还能够运用第二世界的修炼者打到毫无还手之力的程度,而且还是如此凄惨。

  “咳……咳咳……住手……”邢言厉一边喷吐着血沫,一边断断续续地认输道:“咳咳……你赢了……”

  是的,邢言厉认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