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能忍啊,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有多能忍!”张狂心中冷哼。

  ¤#酷匠d网永久7G免x费6%看小0m说

  啪!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下,邢言厉另一边脸上瞬间又浮现了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

  “张……狂……”邢言厉牙根咬得“嘎嘣”作响,双拳紧攥,眼中泛起丝丝血红,如同一头发怒的凶兽。

  “少宗主,下来吧……”执法弟子们纷纷急声劝阻。

  但接下来,只听……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几乎连成了一长串的音符,甚至还颇有节奏。

  “欺人太甚……”邢言厉怒吼一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邢言厉心中怒焰滔天,右手瞬间成爪,手爪中隐隐闪烁着丝丝电弧,一把捏向张狂咽喉。迅厉急猛,甚至在空中带起一阵轻微的雷鸣音爆。

  果然不凡!张狂眼中略微闪过一抹凝重。

  张狂自信,只要是没有突破到大五行境界,不能运用第二世界的力量,就算是力量和速度胜他十倍之多,他也能凭借前世的经验应付过来。

  本来张狂以为邢言厉只不过原粒境界巅峰,却没料到邢言厉竟是触碰到了大五行境界的门槛,可以运用第二世界的一丝威力了。

  别看仅仅只有一丝,但和不能运用出来的修炼者相比,两者之间的差距就犹如一道鸿沟。就好比,两个身体素质相当的壮汉,如果给其中一位壮汉一把精钢长剑,两者之间的差距立时就会显现出来了。

  那几道电弧看似细弱发丝,但张狂却知道其中蕴含的威力绝非自己可以轻易承受的。

  只不过那邢言厉的攻势快则快矣,但其攻势走向又哪能逃过张狂的预料。

  左跨一步,缩胸弓背,张狂以毫厘之差侧身躲过了邢言厉的这一爪。同时他左腿撑地,右腿携着一股迅厉风声猛地踹向半空。

  邢言厉身随爪势而动,急速之下哪能突然就止住身形。

  砰!张狂的一脚正中胸膛,就好像是邢言厉主动往上面撞上来的一样。

  邢言厉被张狂脚尖点中胸膛,顿觉一阵胸闷,气力为之稍微一懈,脚下顿时止不住“蹬蹬蹬”地连退了四五步。

  怎么可能?明明他的力量那么小的,邢言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他却哪里知道,张狂这一脚也是有着门道,正是点中了他的“膻中穴”,若是张狂的力量能再大上一些,甚至能够置他于死地。

  张狂丝毫不给邢言厉喘息之机,纵步跟上前去,手势成锥形,向邢言厉右肩头的“抬肩穴”狠狠点去。

  差了两个大境界还要多两个小境界,张狂的这点力道对邢言厉来说,简直和小儿之于成人无异。可就在张狂指间戳中他的肩头时,邢言厉只觉手臂瞬间一麻,如遭雷击,一时之间竟是丝毫提不起力道,软绵绵的搭了下去。

  有古怪!邢言厉心中既惊骇又疑惑,来不及细想,连忙脚尖点地,极速抽身后退,却也正好闪过了张狂接下来的一记后招。

  招式落空,张狂也是一阵莫可奈何,说到底,也只能怨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废柴了一点,速度也恁慢了。

  场外的执法弟子们,以及监舍内隔着铁栅栏注视着场中决斗的犯错弟子们,本来都是一副不忍目睹的表情,以为张狂一个照面就会被邢言厉给打趴下。

  可是场内发生的一幕幕却把他们震惊到了,因为从一开始,张狂就占据了上风,一路压制着邢言厉,拳脚多数都落在了邢言厉的身上。反观邢言厉,却是招招落空,虽然速度快了张狂至少七八倍,但偏偏就是打不中张狂,每每都被张狂以毫厘之差轻易地躲了开去。

  其实张狂看似稳占上风,却也不怎么好受。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在打着一块怎么也锤不烂打不破的沙包,尽管连连击中了邢言厉,可一时半会就是击不倒对方,只能莫可奈何。尤其是身体,简直比练了十天的拳还要累,特别是因为有些招式施展出来,使得身体的某些关节就好似要断掉了一般,烈烈作痛。

  邢言厉心中更是憋屈,明明自己的速度和力量都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偏偏就是被张狂一路压制得死死的。要知道,对方可是低了自己两个大境界。

  尤其场外还有数百人,众目睽睽之下,邢言厉只觉得那些目光火辣辣的刺痛,心中涌起一股浓浓地羞恼。

  “妈的,真当老子是软柿子好捏不成?”邢言厉眼中凶戾暴涨,虎吼一声,当下便舍弃防御,合身扑向张狂,已完全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

  “不好,邢言厉拼命了……”场外的执法弟子完全没有料到张狂竟是能把邢言厉逼到这种程度,当下不由得神情大急。

  当下执法弟子们相互对视一眼,都已是各自做好了准备。

  到了这时,他们也顾不了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只等少宗主一旦出现险情,便合身上前将少宗主救下来。

  否则要是少宗主万一受到了什么损伤,他们简直不敢想象到时候如何承受宗主的雷霆之怒。特别是孙堂主临走之时,还一再嘱咐过他们,可以让少宗主受点苦,但是一定不能让少宗主出现什么危险。

  “妈的,和老子比狠么?那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到底是你狠,还是老子来得狠。”张狂的眼中竟是闪过一丝兴奋。

  见邢言厉的一拳当胸击来,张狂侧身躲过,然后还不待邢言厉拳势到老,早已蓄势待发的一爪直接抓在其臂弯处的“曲池穴”上。

  曲池穴乃是手臂上的一处要害,只要被拿捏住,就会让手使不上力量。

  只可惜张狂的力量远远不能及上邢言厉,虽然拿捏住了邢言厉的“曲池穴”,但其手臂上持续传来的反震之力,让张狂差点拿捏不住。

  哼哼,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作贴身缠斗,张狂嘴角撇起一抹狞笑。

  邢言厉先是一愕,旋即就是心下冷笑,暗道老子还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触到你身子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