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们又哪里知道,张狂的拳法虽看似杂乱无章,但其实每一拳都有着明确目的,无不是冲着魁梧青年的周身各处穴位打去。

  穴位,就算是在张狂前世那个地级位面,也还仅只是一个概念。他所学到的这些穴位知识,是前世从一个远古遗迹中所得到的几本残籍上学到的,然后再经过多年独自摸索,这才渐渐能够学以致用。

  如此高深的修炼秘闻,在这个玄级二等位面,只怕根本就是无人知晓,就更别说这些“孤陋寡闻”的玄元宗弟子了。

  天突穴、膻中穴、玉堂穴、章门穴……

  十多拳后,魁梧青年终是被“乱拳”揍得晕头转向,一个踉跄倒在地,一时半会怎么也站不起来。

  奠基中期对上原粒后期,张狂竟是取得了一面倒的胜利。

  周围众人都是有些难以置信,看了看地上明显被打懵的魁梧青年,又瞥了几眼张狂,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唉,还真是一具废柴的身体啊!”虽然无惊无险获得胜利,可此时张狂的心头极是郁闷。

  要是这具躯体的力量能再大一些,第一拳击中对方膻中穴,就能将对方击倒了,哪里还需要去费这么多的拳脚功夫?而且速度要是能再快上一点,又何必费心思去寻找出拳的方位?

  张狂活动着手腕,提醒兀自愣神的执法弟子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第二场了?”

  “啊……哦,那开始第二场吧。”执法弟子这才回过神来道。

  第二个上场的,是个瘦高个,不但身形干瘦,面容也很是消瘦,整个人看来就像是一根竹竿似的。

  瘦高个虽然看起来瘦弱不经风,但他也很是不简单,是原理后期的修为。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瘦高个心中略微提起了一丝警惕,避免阴沟里翻船。

  很快决斗开始了。

  照旧是一拳,如同一场决斗的开始那样,张狂挥起右拳直直攻向瘦高个。若是观察入微,甚至还会发现,甚至就连他出拳的方位和速度,也和上一场决斗一般无二。

  哼,拿我当成上一场那个玩脱的蠢货了么?瘦高个极度不屑,甚至还在心底泛起了一丝羞怒。

  不过为了照顾少宗主的面子,瘦高个脸上的神情自然是极其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看着张狂“慢慢吞吞”的一拳终于及身不足三寸距离,瘦高个这才开始闪躲。

  三寸距离,瘦高个自信就算对面是一个开辟修为的修炼者,他也能够游刃有余的闪过这一拳,就更别说眼前的废柴才只有奠基中期的修为。

  *j看正T2版章节Ka上X酷匠i网

  正要闪身躲避,可他却突然发现,眼前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自己竟是无法判断它的攻势走向。

  “向左,不对,应是向右,还是不对……”只不过瞬间,瘦高个额头就已是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心中天人交战。他惊恐的发现,好像无论自己是向左右闪躲,又或是上跃下蹲,都被囊括在了拳势范围内。

  战斗从来就容不下丝毫犹豫。

  砰!张狂的拳头也结结实实地击在了瘦高个的胸膛上。

  瘦高个被一拳击退,张狂快步跟上,紧接第二拳……

  接下来,似乎又成了上一场决斗的翻版。

  “唉,又是一个玩脱了!”围观众人再次无语,尤其是上一场被张狂击败的魁梧青年,更是心有戚戚。

  等瘦高个败退下场,魁梧青年走过去,脸上带些同病相怜的味道,悄声道:“玩脱了吧?其实你刚才一开始小心点就好了。”

  “是啊,玩脱了。”其实瘦高个也输得有些稀里糊涂,不过张狂开场的第一拳,直到现在还让他觉得极为诡异。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他自然不会说什么有损自己威严的话,只能嗯嗯啊啊的含糊着答应。

  接下来,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

  所有人都“玩脱了”,似乎所有的战斗都是同一个翻版。

  私下里,被张狂击败的众人悄声讨论,但都说自己是不小心输掉的。

  至于到底怎么回事,其实各人心下都已有所猜测,可一方面实在有点难以置信,另一方面则是抱着逃避现实的鸵鸟心态。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落了一个脸面好看。

  周围众人的讨论虽然隐秘,但说得多了,难免就会有一丝半毫传入张狂的耳中。

  输给老子是因为玩脱了?张狂心下冷笑,暗自不屑道:“就你们这群还不能运用第二世界的废渣们,哪怕老子一挑一群都绝不在话下。”

  “哼,要不是这具废柴的身体实在是废到了极点,就你们这些没入门的废渣们还不是一根手指点死一大票的节奏?”

  在张狂前世的那个地级位面,给修炼者的定位是:凡是在原粒境界及以下的修炼者,都是属于还没有入门。

  监舍内除开张狂外,一共有四十七个犯错弟子。等四十七场决斗打下来,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了,基本上是一分钟解决一个的节奏。

  张狂虽然处于奠基中期的修为,但是这具身体的底子早就被前任那个废柴给掏空了,近一个小时的激烈运动,张狂已是累得气喘吁吁的。

  “妈的,你还敢再废柴一点么?”张狂感受着身体仿佛无处不在的酸痛,心中对这具废柴的身体怨念又是加重了几分。

  执法弟子这时也打开了铁门走进监舍,眼底深处犹是带着浓浓的疑惑,但脸上却是一片恭贺之色:“少宗主果然身手不凡呐,其实我早就已经料到了少宗主会赢得胜利了。”

  事实已成,此时落败的众人,也只能莫可奈何吞下失败的苦果,想到待会儿就要下去第二层接受地底毒气之苦,一个个就不由哭丧着脸。可即便这样,他们偏偏还不得不强装笑容,簇拥在张狂身边拍马屁。

  “其实刚才少宗主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可能不出三招我就要败在少宗主的手下了。”

  “别说三招了,要是少宗主真的发威,我们只怕连一招半式都走不过呢……”

  “少宗主……”

  ……

  众说纷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