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褐色的气体,在我躲开的一瞬间,像是馒头蒸好了过后揭开笼屉的时候那般,噗地一声,从被掀开的缝隙当中喷泄而出,或许是岁月太过久远的缘故,这种气体产生得十分多,源源不断的从棺材里面散出,直到一两分钟之后,才渐渐地消逝而去。

  又等了片刻,我才重新走近前去,小心的透过缝隙朝棺材底下望去,可惜的是,棺材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着。

  我沉思了片刻,心想反正都得把它掀开,即使再怎么磨蹭,最终也逃不掉这个步骤,心一横,用力的抠住棺材盖两边,浑身绷紧了,狠狠地朝旁边一拉。

  这一下我将我自己的体重也压了上去,乓的一声,厚实的棺材盖终于被我给扯到了地上。

  我紧紧的屏住了呼吸,半蹲在地上,一时没有敢站起身来,我怕我一站起来,棺材里就会立刻窜出一双手掐住我的脖子。

  几秒钟过后,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走到了棺材上方,朝下望了一眼。

  就这一眼,就令我一下子怔住了,心中无数头草泥马同时飞驰而过。

  人呢?!秦始皇哪里去了?!

  我惊愕得不禁微微张开了嘴,棺材竟然是空的!

  说好的秦始皇!说好的嬴政呢?!

  我现在的心情特别的复杂,又有失望又有庆幸,失望的是秦始皇没有出现,我的猜测出现了失误,而庆幸的是,我不用再面对那个两千多年前的暴君,而今实力不明的怪物了。

  虽然秦始皇没有在棺材里面,但我还是好好地查探了一下棺材内部,遗憾的是,这棺材里好像并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咦……”

  就在我准备把头抽出来的时候,棺材底部的正中央处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将目光紧紧的定格在那里。

  在棺材地步的正中央,微微冒着紫红色的光芒,那种色泽,就和金丝楠木棺材上所发出的的光芒一样。

  地上的棺材盖已经失去了那种发光的特性,我微微一思考,顿时喜上眉梢,一定是这样!

  我用力的一拳打在棺材正中央,咔嚓一声,那儿露出一个正正方方的坑洞,同一时间,耀眼的紫红光刺入了我的双眼,令我忍不住紧闭起了眼睛。

  片刻之后,光芒渐渐散去,我赶紧睁开眼睛。

  一本古朴的书籍端端正正的放置在那个正方形的坑洞当中,表面流溢着未曾完全淡去的光芒。

  我赶紧将这本书抽了出来,迫不及待的翻开一看,可让我遗憾的是,上面的字我一个都看不懂,好像是古代部落当中的文字,夹杂着许多兽形图案。

  我隐隐觉得,不管怎样,既然能被秦始皇放在棺材里陪葬,这书肯定不是凡品,于是小心的将它收起,随后捡起刚才那把剑,朝着宫殿之外走了出去。

  站在无人的广场上,我望着周围漂浮在空中的那些日月星辰,一时有些犯难。

  这些东西是幻象不假,但是却一点破绽都没有,根本就让人无从下手。

  我掏出几张蓝符朝空中扔了出去,顿时火光冲天,噼里啪啦一阵爆炸,但那些幻象却没任何的反应。一切都如之前那样。

  看着这一幕,我嘴唇忍不住有些抽搐,要是破不开这幻象,我恐怕得一辈子困在这儿,一直到老死。

  正当我准备再试试其他办法的时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突兀的从我心里冒出,几乎是在一瞬间,我便猛地回过头去。

  “嗯?!”

  在我回过头并且看清眼前的景象时,瞳孔猛的紧缩。

  宫殿的正门处竟然出现了一个披着黄袍的人。

  这人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要知道之前这里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时候,那黄袍人缓缓地转过身,我立刻看清了他的模样。

  大概四十多岁,身躯很高大,微微有些发胖,头发盘在头顶,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霸道的气息,眼神冷厉,直勾勾的把我盯住。

  “竟然擅闯寡人安眠之地,你真是胆大包天,其罪当诛!”

  中年人缓缓的开口,语速不快,但却散发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压迫,仿佛所有人都得臣服在他的脚下。

  这才是真正的上位者。

  此时此刻,不用问不用猜,我也知道这家伙是谁了。

  秦始皇!

  “轰!”

  在这个念头闪过我脑海的一瞬间,我后方的星空突然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几个黑点从中快速的掠出,片刻后,几道黑影落到广场之上。

  “啪!”

  毕云涛重重的摔落在地,他浑身都是血,很明显刚才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战斗。

  火红色的气浪剧烈的波动着,赵琳的情况也不太妙,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了鲜血。

  而另外两人,一人身披黑袍,正是之前抢夺我钥匙的那人,另一个,我再熟悉不过了。

  冯老虎!

  冥罗会的大护法也来了。

  “嘭!”

  突然之间,天空中落下一道银白色的身影,王翦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他半跪在地上,身上的煞气尽数收敛,无比恭谨的对那黄袍中年人。

  F(更新最快上酷k匠E网…¤

  “属下救驾来迟!”

  此言一出,黄袍人的身份更加确定了,他就是秦始皇嬴政!

  秦始皇微微点点头,随后看了看我们,又缓缓摇头:“王翦,你真让寡人失望啊……”

  王翦顿时脸色一变,他冷冷的回过头,刀锋般的目光看得我们所有人都是身体一绷,就连大护法和那个冥罗会的神秘人都变了脸色,他们之前已经领教过这家伙的厉害了。

  “你们没事吧?”

  我担忧的看着赵琳,她气息不稳,受的伤好像不轻啊。

  赵琳冲我一笑:“没事,刚才被这两个家伙暗算了。”

  我脸一沉,不用说,她说的肯定是冥罗会的两个家伙。

  我冷冷的刺了他们一眼,这笔账一定要算清楚。

  毕云涛的情况很不好,看上去都快断气了,赵琳给他输了一点类似真气的东西,这才好转了一点儿。

  “王将军,替寡人把这些刁民处决了。”秦始皇淡漠的说了一句,随后便转身进入了宫殿之中。

  一瞬间,王翦的气势就变了,滔天般汹涌的煞气从他的头顶猛的爆发而出,所有人都脸色一变,这种气势甚至比之前我对付他的时候还要强得多!

  难怪当初转轮王见到李真一道长的时候都没有怎么样,黄公一出现的时候他立马就不能保持镇定了,被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因为红眼僵尸和绿眼僵尸是一种本质的区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