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黄金雕刻的巨龙缠绕在宫殿的下方,它们姿态不一,却都是金光闪闪,栩栩如生,就仿佛神话传说中的真龙一般,拥有着灵性,随时都会苏醒过来。

  而这九条巨龙,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性,它们虽然桀骜,但却都是朝着相同的一个方向做着朝拜的姿态,而它们朝拜的目标,便是位于宫殿正下方的那口金丝楠木棺材!

  秦始皇!

  当处于广场外围的我,看到这霸道苍劲的一幕时,脑子里所冒出来的第一个名字便是秦始皇!

  那位君临天下,统一了整个神州大地的千古一帝!

  龙吟声威万物下拜,上天下地唯我独尊!

  “赵琳,毕云涛!你们快过来!这里……”

  我压抑着内心中的汹涌澎湃,欣喜的回头喊道。

  然而当我转过头的一瞬间,我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就连接下来想说的话也没有再说出口,堵在了喉咙里。

  这里竟然是一座漂浮在天空之中的广场,周围都是闪闪发光的日月星辰,我处在广场之上,就仿佛置身于浩瀚的星空,至于我刚刚下来的时候所经过的罗生门,现在哪里还能看得到任何的影子?!

  无比壮观的一幕令我不觉瞪起了眼睛,目瞪口呆。

  这简直就是神话影视剧中才能够见到的场面,根本无法想象,那个年代的人竟然能够使这么大的一个广场漂浮起来,要知道,即使是在科技无比发达的今天,要令一块几百平方米的广场凭空漂浮,也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更别说周边那些恍若实物般的日月星辰!

  在惊讶之余,我也很快明白这里不可能是真正的星空,天上漂浮的日月星辰不过只是徐福造出的幻象而已,但无论如何,这广场却是实打实的漂浮在空中的!

  这样大的手笔,沉睡在这样神奇的地方,除了在当代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秦始皇之外,还有谁能有此待遇?!

  但是赵琳和毕云涛她们呢?!还有那个黑袍人,他们去了哪里?!

  我独自呆在这毫无生机的广场之上,震惊过后,便觉得无比的荒凉。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那黑袍人要抢钥匙了,原来那把钥匙仅仅是能够容纳一人通过那罗生门,之后的人便无法再度进入。

  当然,如果有能力超过当年徐福的那种人出手,或许能够强行打破罗生门进入其中,但如今的世间,恐怕根本就没有那种人物的存在!

  只是这些都不是我现在所计较的,盯着那弥漫着紫红光芒的金丝楠木,胸腔里的心脏不禁猛烈地跳动了起来,咚咚咚,连同着五脏六腑全部都剧烈的跳动着。

  秦始皇就躺在那口棺材之中!

  可以想象,那宫殿之中绝对有着我无法想象的宝藏,秦始皇是华夏大地上的第一位皇帝!他在位那些年的收藏,绝对不是那些后来居上的王者能够比拟的。

  但我并没有立刻鲁莽的冲过去,想想秦始皇是何等的人物?如果他也像之前王翦那般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的话,绝对会比前者更加危险和恐怖,估计我还没能接近他的棺椁,便是被人家一招打成飞灰。

  我思考了一会儿,但最后也没能想出如何试水,只好绷紧了神经,盯着那宫殿,一步一顿,小心翼翼的前进。

  我顺利的从广场外围走到了宫殿之前,在门口长长的松了口气,但却再也不敢往前面走了。

  之前我在远处,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近距离观望,凭借着阴阳眼的效力,我清晰的看见那宫殿正门口封着一道平静的光幕,这光幕就像是古井一般,上面没有产生任何的波动,看起来很安全,但当我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其扔过去的时候,那光幕便猛然间精光暴涨,而石头在接触到它的一刹那便开始剧烈腐蚀起来,几秒钟时间便化为了齑粉。

  我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随后我取出天圣衣穿在身上,用广袖包住手掌,缓缓走到光幕之前,深吸了口气,试探着朝着里面探进了一只手。

  “啊!”

  立时间,这空旷的广场之上便响起了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叫,剧烈的高温令我忍不住顷刻间便将手猛的拔出,拼命的甩动着手臂。

  温度太高了!恐怕不比岩浆的温度低多少!要是刚才没有天圣衣的保护,我这只手掌恐怕已经被剧烈的高温融化成空气了!

  饶是如此,在我揭下天圣衣的一瞬间,还是觉得心惊肉跳。

  我的整个右手手掌肿的跟个猪蹄一样,红红的散发着灼热的高温,比平常肥了不止一倍。

  看来这光幕的棘手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必须得另寻它法。

  我又运转天眼朝着光幕射了几下,却连一丝涟漪都没能荡起。

  无法再施展之前攻击王翦的那种毁灭力量,想要依靠天眼破开光幕应该是不可能了。

  我将身上的符咒噼里啪啦丢出去一大堆,怎奈符咒只对妖魔有效,刚接触到这光幕就自动燃烧起来,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看着自己的攻击似乎对这光幕都没什么作用,我忍不住皱了皱眉,都已经到这门口来了,难道要在这最后的关头被堵死?!

  突然之间,我脑子里灵光一闪,随即拿刀子往手上狠狠割了一下,让血流了出来。

  我是黄飞虎转世,或许我的血对这光幕有效果也说不定。

  M酷X匠网hG首f+发

  我将我流出的血洒在了光幕之上,片刻之后,异象出现了。

  只见那原本平静无波的光幕竟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上面被血洒过的地方竟然如同烧红的锅子遇到水滴般的蒸发了起来,很快便被腐蚀出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洞子。

  我趁机纵身一跃,紧闭着眼睛,便感觉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之上,一阵剧痛传来,我睁开双眼,到处金光闪闪,原来自己已经置身在了宫殿的内部。

  而刚才我撞到的,便是那口上面流动着紫红色光华的金丝楠木棺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