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朝前走着,随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在这种地方,谁也说不清楚啥时候会不会从某个黑暗的角落蹦出什么东西,一击将我们杀死。

  这座陵墓非常大,刚才我们下来的地方应该是这个墓穴的一条长廊,两旁全都是墓室,不过他们的主人都不是秦始皇,应该是陪葬的妃子或者大臣什么的。

  据说当年秦始皇下葬的时候一共有七十多万人为他陪葬,这个数字也许太过夸张了,但是作为千古一帝,陪葬的人是绝对少不了的,所以这么多的墓室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

  我们一直朝前走着,走廊上到处都是一具具的白骨,这肯定是陪葬的人想要逃出去却不能如愿,最后死在了这里。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两旁的墓室便开始渐渐地少了下来,刚开始时,墓室是一个接一个紧紧挨着的,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每隔十多米才会交叉出现两个,或许这也就证明这些墓室的主人身份逐渐的高了起来,说不定里面躺着的人在历史书上都能找到呢。

  “等等!”

  在我们大约走出两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感觉周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立马出声轻喝了一句。

  赵琳和毕云涛同时停下,警惕的望着周围。

  “嗒……”

  “嗒……”

  就在我们的前面不远处,依稀传来仿佛水滴落到地上的声音。

  在这种地方有滴水并不奇怪,因为这儿说不定都靠近地下水了,但那种滴水的声音却并不是特别的规律,它的频率很不规则,时而快时而慢,就好是有人在流口水似的。

  d酷z匠!网=\永EI久s免“费"√看{小C说/

  我绷紧了整个身体,出于保险,攥了一张符在手里,轻喝了道:“是什么东西?!”

  前方并没有任何的回应,我皱了皱眉,于是又朝前走了几步,打着手电筒射了过去。

  手电筒的光亮印在走廊顶上,一眼望去,仿佛有个身穿白衣的女人站在底下。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人本来是埋着脑袋的,这时突然将头抬了起来,露出一颗漆黑的骷髅头,一双绿光四溢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我,走廊中也同时飘荡起声声诡异的惨笑。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令下笔万鬼伏藏!”

  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瞬间便将符咒抛了出去,符咒打在那女人的身上,立刻就将她轰成了一堆漆黑的骨头。

  “呼……”

  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同时我感觉气氛变得凝重了一点,因为谁都明白,虽然这东西不禁打,但也表明了在这地方果然是存在着鬼魅妖邪的,再继续往前走的话,肯定还会遇见更加凶猛厉害的东西。

  刚才那女的不是鬼也不是尸类,可能是在这漫漫岁月长河当中衍生出来的某种怪物,反正在这地方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稀奇。

  越往里走,空气当中的湿气就越发的重起来,到后来连地面都被水给浸湿了,这水的颜色有点奇怪,绿幽幽的,就像那种很深的大湖的颜色,但在我看来,这其实是阴气达到了一定程度,凝聚成液体的缘故。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路逐渐又重新变得宽敞,最后我们又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刚才下来的地方。

  这地方好像是一个大厅,和之前一样,到处摆满了成堆的金银珠宝和一箱箱的黄金,不过不同的是,在这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

  “小心点。”

  我轻轻的说了一句,有了刚才的经历,我已经不敢再大意了,而且这里的布置如此华贵,想必棺材的主人生前必定也是一位历史上有名的人物,而这种人,因为生前的种种辉煌,即使是死了也执念巨大,形成另一种生命体的几率比普通人高得多。

  不过这里显然同样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因此我准备不动声色的离开,然后继续前进,但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棺材里传出一种像是指甲划在木头上的声音,喀喀喀的响个不停。

  立时间,我们三人都警惕了起来,这种声音足以说明在棺材里有某种生命存在。

  已经过了两千多年了,人自然不可能活的这么久,至于里面究竟有什么,鬼?还是僵尸?

  我无法判断棺材里面有什么,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我悄声说赶快走。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或许在刚才我们进入这个大厅的时候,它就已经被我们惊动了。

  棺材里指甲挂木头的声音越来越频繁,突然之间,厚厚的棺材板猛的飞了起来,重重的弹上大厅顶部,然后又被撞击下来,一道黑影同时从棺材里窜出,砰的一声,棺材板被他给撞得粉碎,落下散落在四周。

  黑影站在一角边沿,借助着手电筒的亮光,我看到这是一个身披古代战甲的人。

  他身材十分高大,看起来应该有接近两米的样子,腰上悬挂着一柄利剑,战甲在手电的反射下熠熠发光,即使隔着老远,我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惊天动地般的煞气。

  这个人,即使是在活着的时候,也绝对没有妖魔鬼怪敢去招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