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陵周围的确是有军队驻扎,不过看管并不是很严密,巡逻车都要很久才过来一次,于是我们什么手段没用,就轻松的潜到了秦皇陵的后门位置。

  这个地方杂草丛生,显然已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面前是一块巨大的山壁,能够看见其上有一条横贯上下的裂缝,看样子当年秦始皇竟是直接将整座山一分为二,直接将山壁用来修建它的陵墓后门。

  毕云涛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份皇陵外围的大致结构图,从图上看,我们现在就在陵墓的东北方向,一般盗墓贼想要从后门进入其中,就必须要有良好的工具,硫酸、炸药、洛阳铲、挖掘用的锄头,这些一件都不能少。

  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显然用不着这么麻烦,赵琳只是轻轻用手一抠,坚硬的山壁便硬生生的被她抠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足够人进入其中的洞子。

  由于这时是晚上,而且这个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所以我们并没有掩藏现场,直接就进入了洞子里。

  进到洞里过后,我首先是感觉很冷,就好像进了冰箱一样,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赵琳红袖一挥,洞口上便结起一层淡淡的光幕,看样子应该是某种与外界隔离的结界。

  毕云涛这才从兜里拿出强光手电,打亮后四处照了一下,我不禁感叹秦始皇或者说当年徐福的通天手段,因为这整座山竟然都被掏空了,只留下外面的一个空壳,这样的工程,就算是动用目前最先进的现代科技,恐怕也未必能够办到。

  “天……”

  毕云涛瞪大了眼睛,这座山竟然是中空的,这也就是说秦始皇的陵墓并没有在这个位置。

  外界都传说,秦始皇的墓穴在地底下很深的地方,模仿江河湖海灌满了水银,如今看来,水银灌注是真是假还难以说清,但在地下很深的位置这种说法也许是真的。

  大概也就是说,这座山其实是像一个半圆形的罩子一样,倒扣着将我们盖在了里面,而真正的墓穴虽然就在这里,但是却要深入地下才能够找到。

  毕云涛拿出一个类似探测仪的东西,到处转了转,随后在一处停下,跺了跺脚,道:“就是这里了,咱们动手挖吧。”

  没有其他选择,就算墓穴再深也得下去,我和毕云涛也不好意思让赵琳一个人挖了,都在动手帮忙,不过我们的效率自然没办法和她比。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和毕云涛都累得气喘吁吁了,不过也挖了将近二十米深,当然这其中大部分的功劳都是赵琳,如果只是我和毕云涛两个,恐怕一个小时挖两米都够呛。

  好在这里的土质十分的松软,挖掘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只是我越挖就越是感到心惊,因为周围越来越潮湿了,我甚至感觉如果再继续挖下去,地下水都得挖出来了。

  “叮!”

  突然之间,一声脆响,毕云涛的小铲子似乎挖到了什么东西。

  我们的动作都是不禁一顿,紧跟着我抬头望了望坑洞上方,我下来之前留了个手电筒在上面,按照这个距离初步估计,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地下三十多米的地方。

  而这个位置,也正好就是科学家用仪器探测出来的墓穴距离。

  “应该就是这里了。”

  我想了想说道。

  毕云涛点了点头,拿着铲子更加用力的挖下去,很快的,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窗似的东西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天窗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反正不是铜也不是铁,经过两千多年的深埋竟然还在熠熠发光,总之一眼就给人一种很不凡的感觉。

  “这里恐怕就是皇陵的入口了!”

  毕云涛轻轻敲了敲这东西,激动地道。

  旁边有一个把手似的东西,我想当初修建皇陵的时候,那些工人们应该就是从这个地方下到陵墓里的。

  “嘿!”

  毕云涛捏着把手用力的朝后扳了一下,累得脸色发红,天窗却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尴尬的笑了笑,我索性也就不试了,估计试了也比他好不了多少,直接就让赵琳把它给打开。

  赵琳轻轻一用劲儿,这东西就发出了‘喀’的一声,我一时无语,觉得自己弱爆了。

  赵琳并没有一下子将盖子全部掀开,而是先打开一条小缝,过了几秒种,发现并无异常过后,方才把盖子全部掀了起来。

  我们站在周围朝下望了几眼,黑漆漆的挺渗人,不过我并没有感知到什么危险的东西。

  “我先下去吧。”

  毕云涛吸了口气,对我们说道。

  “小心点。”我说道。

  “嗯。”

  他点了点头,把电筒叼在嘴里,往下照了照,这地方距离底下的地面并不高,也就五米左右的样子,这个距离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一点关系。

  他轻轻一跃便落到了地下,我们见他没有什么事,都跳了下去。

  落地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手电,顿时间,眼前的一幕就让我忍不住圆瞪起了双目。

  手电筒照射到的地方,到处都是金灿灿的一片,这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金银珠宝,琳琅满目,夜明珠、猫眼石,就连地面都是用琉璃砌成,旁边摆满了大箱子,叠成高高的小山,我用小刀撬开其中一个,差点闪瞎了我的24k防爆狗眼,里面全部都是长方形的金砖,闪亮闪亮的。

  “这地方……”

  我咽了口唾沫,难怪人人都想当皇帝,就连死了过后都能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

  而且我明白,这只不过是这儿的冰山一角罢了,在陵墓的前面,必定还有我难以想象的珍贵宝藏。

  (i更@j新最快上$'酷B匠J网“o

  不过我们都不是什么贪财的人,也只是稍微震惊了一下,并没有想要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的想法。

  因为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偷这些财宝的,对于每一个开启了道心的道门中人来说,五弊三缺都是致命的缺陷,如果能够有办法将它破解,那种价值绝不是任何财宝能够比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