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好符合这些上述的条件,不过反复试了几次过后,还是一点起色都没有,反而把我的脑袋弄的晕乎乎的,就跟喝了酒似的,这种符咒已经具备一些灵性了,在创造的时候自然会比其他的更加艰难,我早有预料,并没有沮丧。

  从头天晚上十一点一直弄到公鸡打鸣,困意才慢慢的袭来,我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脚,靠着沙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又下了趟地府,周围到处都是死人,左老头、李真一、王大飞、赵琳……他们全都没逃过,就连转轮王都死在我旁边了,整片天地仿佛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沿着地府跑啊跑,想要逃离,前面钻出来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想杀我,结果出来一个穿袈裟的和尚,用禅杖把它们全给打死了。

  我猛的睁开双眼,吓得从沙发上窜起来,满头大汗,然而却发现自己仍在公寓的客厅里,赵琳也好端端的在旁边坐着看电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常。

  赵琳吓了一大跳,皱眉望着我,问是不是羊癫疯犯了。

  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她出了一会儿神,最终明白,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幕不过是我做的一个梦而已。

  “没,做了个好奇怪的梦。”

  我揉着眼睛摇摇头,心想多半是昨天晚上画符太累了,又蜷在沙发上睡姿不正确,这才导致我做梦。

  赵琳哦了一声,也没问我梦到什么了,她不问我也就干脆不说,因为我把她也给梦死了,万一她知道了说不定又会火冒三丈,关键是现在我打不过她了。

  “诶,对了,你睡觉的时候那个风水师打电话来了,好像挺激动的,让我们赶紧过去。”

  我端起茶杯喝水的时候,赵琳忽然偏头对我说道。

  我怔了一下:“你说毕云涛?”

  赵琳嗯了一声,我沉吟了下,一拍大腿,说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

  用膝盖想也能猜到,象牙钥匙就是金砖碎掉过后,里面掉出来的,当时我就在想,或许这象牙钥匙才是真正的宝物,而那块金砖不过只是用来盛放它的器皿罢了,也许是当时情况紧急,大护法没有注意到。

  当我们赶到长生佛像馆的时候,毕云涛已经在里面等了很久了,我们一进门他就拉着我激动地说他研究出来了,知道这钥匙是什么东西了。

  我心里也很是好奇,让他赶紧说别卖关子,他小心翼翼的拿出被他用红布包着的象牙钥匙,然后让我仔细看看,这把钥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接过钥匙,对着太阳光看了一会儿,除了觉得这东西的质地不错之外,好像一时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摇头说我看不出,毕云涛指着钥匙中央的一部分,让我再好好看看。

  这种钥匙跟我们现代的钥匙不太相同,它上面有两个大的耳朵形状的扣带,扣带当中有小孔,而小孔内部一片漆黑,即使有什么东西,肉眼也根本不可见。

  我皱了皱眉,毕云涛看我束手无策样子,哈哈笑了起来,让我把钥匙给他,他来告诉我怎么回事。

  他取出了一张很薄很薄的帕子,薄的就好像透明的玻璃纸似的,摊在手上,对我道:“这东西是我找人用海绵切成的薄片,你把它放进小孔里试试。”

  我依言照做,这海绵的确特别薄,放进小孔过后,周围还有许多空隙,毕云涛又塞进去一根铁丝,正好将小孔的缝隙完全填满。

  T看G正》版f、章{_节eO上S酷@匠?网qn

  过了一会儿,毕云涛让我把海绵抽出来,抽出来打开过后,上面出现了很多的褶皱,而就在这些褶皱的其中一个位置上,两个蚂蚁般的小字赫然出现在那里。

  我看了几眼那两个小字,这字体跟上一次在蛊婆山上看到的京兆字体差不多,应该都是秦朝的小篆。

  赵琳凑过来一看,皱了皱眉,我起初以为她也不认识,但她想了一会儿,把海绵翻过来,又看了几眼,这才道:“这两个字是嬴政。”

  原来海绵拓印下来的篆书是反着的,难怪赵琳会认不出来。

  嬴政。

  当赵琳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先是怔了一下,紧跟着便想起了初中历史书上提到过的秦始皇。

  秦始皇,赵嬴,名政,秦庄襄王之子。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皇帝,充满了无比的神秘传奇色彩,抛开他的帝王身份不谈,他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追捧道家学说的人,曾无数次命方士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更有徐福东渡日本寻找仙药的古老传说,据说就是因为如此,徐福才在日本生根落地,这就有了后来的日本人出现。

  他死后,陵墓修建在陕西西安,虽然已经被发现很多年,但国家却迟迟都没有进入其中进行‘考古’,对外的理由是,秦始皇陵的封土用的是大量的细沙,在细沙上再覆盖一层土,这样的话会给发掘带来巨大困难(刚挖个坑沙子就流下来堵上了,而且那么多细沙没办法处理,总不能扔哪儿不管啊),秦始皇陵寝中使用大量水银模仿江河湖海,水银挥发之后变成毒气,大几百万立方的毒气一旦在发掘过程中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就是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了:秦始皇陵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劳动人民给我们留下的巨大而又极其宝贵的财富,一定要好好保存下去,所以不进行全部发掘。

  但我进入这一行都快两年了,自然耳闻过一些其他的说法。

  据说,秦始皇在他刚登上皇位的时候就开始着手修建自己的陵墓,想着如果不能长生不老,那自己就一定要在死后也继续做皇帝,他命自己手下那位通天彻地的方士、当时还未东渡日本的徐福做修建陵墓的总负责人,徐福等陵墓完工之后,在外面布下了破天凶阵,只要是进入了其中的人全部都会立刻暴毙,而国家在挖掘这一类陵墓的时候,总会请精通这方面术法的大师做各种保险措施,但徐福布下的阵法,在当今世上恐怕根本就无人能解,是以进入皇陵的想法也就只好罢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