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那是什么意思?!”

  我一时忘了大护法还在不远处,是以说话的时候并未刻意压低声音。

  然而我的声音才刚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瞥见大护法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阴险了起来,再不停留片刻,身形一动便是掠出了老远,迅速的消失在了天边。

  我们没有太多追赶的心思,反正他也没有拿走任何东西,至于天空上的字,似乎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大家都在琢磨这两个字的意思,我思索了一阵子,忽然眼前一亮,尼玛,怎么忘了手机百度了?!

  立刻在搜索栏上打出了京兆两个字,一百度,立刻出来了无数个解答的网页。

  原来京兆就是现在的陕西西安,这是华夏历代王朝建立都城最多的一个城市,被称作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皇陵也在这里,可天空中为何会出现这个地名呢?

  难道这是某种指引?指引我们前去西安?

  “啪……”

  正当我们皱眉沉吟的时候,天上忽然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地面,我眼睛一扫,立时瞥见了山崖边上的一根白色的东西。

  我赶紧走近前去一看,这白色的条状物竟然是一把钥匙。

  一把古代的钥匙,不知道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看样子有点类似象牙之类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直觉告诉我这东西不简单。

  毕云涛走过来一看,脸上的失望便缓缓散去,他沉吟了一会儿,道:“我那朋友死前也没有说有关五弊三缺的信息就在苗寨,说不定这只是一个中转站而已,这把白色的钥匙就是接下来的线索。”

  “那意思是我们又得去西安?”我皱了皱眉头,这也太麻烦了吧。

  “恐怕是这样,不过没关系,那人虽然知道了京兆两个字,但没有钥匙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比我们抢先去西安,也是徒劳无功的。”

  毕云涛说道:“我们可以先返回重庆仔细研究研究,其余的事情暂时不用急。”

  我想了想,只得点了点头,如今我们已经卷了进来,肯定不可能就这么退出,去西安就去西安吧,就当成是旅游了。

  苗寨里,寨民们中的蛊已经被龙碧雪全部解了,刚才那第三道攻击自然就是她所发,这也让我不禁心生敬畏,我自然看得出现在龙碧雪就是一种死亡的状态,不过因为一些缘故神识未散而已,仅仅只是一道灵魂就有如此强悍的实力,那她活着的时候该有多么的强大?恐怕怎么也得跟昆仑的李真一道长不相伯仲。

  对于她我有种莫名的信任,或许是因为她和我师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反正我们并没有隐瞒先前说发生的事情,就连那把白钥匙我们都给她看了。

  她看过那白钥匙过后,也是难以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再得知我们准备前往文字提示的目的地过后,她倒是眉头一挑,然后让我走近点。

  我心里有点奇怪,不过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做了,她又让我伸出手掌,我依言伸了出去,紧接着便感觉手心微微一凉。

  一条可爱的蠕虫在我的手心里跳动着,胖乎乎的十分可爱,有点像是蚕宝宝,但颜色却呈现透明。

  “前辈,这是……”

  我有点紧张,不太敢动它,谁知道这看上去可爱的小家伙会不会突然咬我一口?

  龙碧雪笑了笑:“这是我养了几十年的替身魂蛊,你将自己的血滴在它身上,危急关头可以替你挡下一次必死攻击,我也没什么东西能送你的,就把这个当做告别的礼物吧。”

  我怔了怔,赶紧点头:“谢谢前辈馈赠!”

  她笑了笑没说话,沉默片刻道:“我那九个徒弟,现在都不在人世了吧?”

  …p看X正'W版章◎8节,上酷匠网h1

  我顿了一下,点点头,望着她的表情挺平静的,便说道:“前辈,您的九个徒弟全都不是什么善类……”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给打断了,她释然的笑了笑:“死了也好,免得留在世间害人害己。”

  我见她确实没太多悲伤的情绪,便放宽了心,她叹了口气,又一次叮嘱我如果以后见到我师父,一定要跟他提一提自己。

  “我知道的,前辈。”我点了点头,她听了我的回答,释然的笑着,随后红木箱子缓缓合上,将她和我们隔绝了开来。

  如今,整个苗寨都笼罩在一片喜悦的气氛当中,蛊婆山上的蛊婆已经被尽数的剿灭,而她们以前所培养的那些蛊物,以及放置在山路上的害人玩意,自然而然就跟着死去了,不必再担心什么时候不小心撞见。

  至于其他的养蛊人,苗寨里面也是有的,不过那都是心性纯良的人,养蛊也不是用来害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会被允许住在苗寨里了。

  龙婆对于我们所做的十分感谢,一改之前不冷不热的态度,执意要留我们多玩几天,被我们拒绝了,因为我们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再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必要一一交代了,总之我们最后风平浪静的回到了重庆,那把白钥匙则先被毕云涛拿去研究,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没啥用,我相信他不会卷着东西跑路,因为经过了这些天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信的人。

  从回重庆的那天起,到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日子我们都处在平静的日子之中,灵灵堂清洁公司已经顺利开业,陈鹏飞作为公安局局长的儿子,认识的权贵自然非常多,介绍了一批又一批社会名流光顾我们的生意,买佛像、算命、咨询风水……反正来的客人让王大飞和我一通忽悠,五百块的佛像能卖好几万,甚至更多,由此一来坑蒙拐骗成了每日必做的事情,开始的初衷降妖伏魔倒是被抛到了脑后。

  也是由于大城市里人气旺,没多少怪事,否则我们也不至于每天无聊到拿电脑打欢乐斗地主。

  就这样过了一两个月吧,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摸索紫符的画法,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彻底功亏一篑,我拿起手机一看,不禁愣住了,给我打电话的人居然是我以前的女神。

  “她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疑惑的嘟囔着,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