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

  大护法对我怒目而视,一拳轰来,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打不过他的,身形一侧躲了开去,大护法冷哼,赵琳已经掠来,雪白的玉掌对准大护法轻轻拍出,虽然看似优雅,但实则其中却蕴藏着恐怖的力量,大护双瞳紧缩,一只黝黑的手掌突然从他胸口中窜出,和赵琳重重的拍在了一起。

  “啪!”

  二人各自退后了一段距离,赵琳雪白的手掌已经被黑气所萦绕,她正在想办法把黑气逼出来,而大护法弄出来的那只黑色手掌,则是已经彻底的消散而去。

  “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大护法冷哂,几下猛烈地攻击将我打得连连后退,他也不恋战,腾出手来之后立刻就抱着金砖飞掠了出去。

  他虽然打着脚底抹油的算盘,可我们又怎么会让他这么容易就得逞?赵琳立刻追赶而去,我施展神行之术也跟了过去,此时此刻,我有点急火攻心,整个脑袋传来一股久违的剧烈胀痛感,就好像有人在用手指猛掐我的太阳穴,并且还用锤子砸我的头。

  “啊……”

  我低低的呻吟了一下,赵琳立刻停下了追赶,掠到我身前,皱眉道:“怎么了?!”

  “不知道,我头好痛……”

  “啊……”

  额头之上突然传来一股又麻又痒又疼的感觉,一只邪魅的眼睛彻底的浮现出来,这一回它没有闪动,就仿佛一直就生在我的额头上。

  “轰!”

  天际之上,在那大护法飞掠而去的天边,倏地传来一声惊雷般的炸响,紧跟着巨大的灰黑色漩涡在那儿缓缓凝聚,狂风大作,就好像有无数道雷霆在同时轰鸣着,伴着令人颤抖的龙卷风,就连天空中那一轮烈日,都被尽数的遮挡而去,如同夜幕降临。

  “哗!”

  一道纯粹得仿佛黑洞般的黑色光束,从那漩涡之中缓缓的坠落而下,最后落到我的头顶,顺着眉骨缓缓的流溢下来,凝结在那一只妖眼之中。

  毁灭天眼!

  这是我第一次灭杀僵尸,第二次将僵尸王轰成重伤的那种威力极强的天眼!

  每次我几乎都是在完全不受控制的状态下本能般的施展了这一招,除了上一次苏凝冰借用我身体的那次以外。

  “嗯?!”

  正在朝着远方飞掠的大护法也是被那浩荡的声势吓了一跳,不禁回头一望,却只见得一道针眼般大小的黑点正在自己的眼中迅速扩大。

  大护法浑身汗毛倒竖,瞳孔缩得跟针眼一般大小,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便用最快的速度朝后急速的掠去,以求躲开那恐怖的攻击。

  “轰!”

  与此同时,在我的身旁同样发出一股强悍无匹的红色气浪,随着黑光紧随而至,一红一黑两道能量同时射向了身处于半空中的大护法。

  “还有我!”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此地尚还有一段距离的苗寨之中,也是忽然升腾起一股惊天般的气息,同一时间,一道蕴含着透骨寒意的冰蓝色能量,也是同时放射而出,穿过层层的树林,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的,从另外一个方向射向了大护法。

  三股毁灭般的能量同时轰击大护法,如果被击中的话,我猜就算是以他的实力,同样都唯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路一条!

  大护法显然也是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身处于什么样的处境,他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惊容,因为这三股力量,无论哪一股他都必须全力抵抗,如今三道齐出,他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转眼间,那三股毁灭能量已是距他不过咫尺之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怪叫了一声,或许是糊涂了乱押宝,竟然猛的举起了手中那块依然绽放着金色光华的金砖,似乎是想借此来抵御攻击。

  “轰!”

  三道攻击毫无意外的聚焦在了一起,在碰撞的一瞬间,仅仅只是发出了一声并不算太过响亮的炸裂声,但随之而起的那股气浪,却是将我整个人都掀得飞了出去。

  “啪!”

  我的后背重重的撞在山壁上,还有刚刚上来的毕云涛以及王大飞,同样是被这一股气浪掀得飞了出去,所幸他们身后都有遮挡的物体,并未被掀到山崖下。

  气浪一圈接着一圈,持续了好几分钟才逐渐的减弱下来,在气浪达到我可能承受的范围时,我第一眼就看向了远处的天边。

  那里,就是刚才三道攻击交汇的地方。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大护法在三道攻击的掩盖下,竟然并未受伤,他身处于半空之中,脸上满是茫然之色。

  “金砖呢?!”

  我惊呼了起来,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凝,大护法怔了怔,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掌,赶紧四处瞅了瞅,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金砖……”

  大护法血红着双目喃喃了起来,在那当中充斥着一种疲惫到了极点的感觉,我就感觉他整个人好像都在这一刻被抽空了似的。

  由此可见,那块金色的砖头必定是一见极其重要的东西,我猜想恐怕和这一次我们的目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完了,白跑了……”

  毕云涛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上布满了悲戚之色。

  我望着那儿的天空,也是紧紧皱着眉头,难道最终结果真的是功亏一篑,大家都捞不到任何东西?!

  “嗯?”

  忽然之间,我的双瞳紧缩了一下,天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乌云和漩涡已经尽数的散去,风也停了,天空恢复了先前的色泽,可在那里却有几道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颜色,仔细一看的话,那好像是什么字?

  “京……”

  大护法也看见了天上的字,疲惫的神色稍有缓和,皱着眉头将其中一个字念了出来。

  第二个字他却不认识了,我盯着那儿看了又看,同样是觉得见所未见。

  “好像是兆字。”

  赵琳望着天空出了一会儿神,缓缓说道。

  “你认识?!”

  x…酷匠x网?@永6久+◇免t-费hw看%小说《#

  我诧异的望着赵琳,她点了点头:“这是秦朝的小篆,连起来就是京兆两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