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巨人的身形开始不断地晃动,我趁热打铁,额头传来麻痒之感,一只若隐若现的妖眼浮现而出,先是一颗水滴般的光柱凝聚在内,而后突然间对着巨人全部射出,直接将那铁甲巨人轰出了一个透明窟窿。

  “铛铛……”

  铁甲巨人后退了两步,斧头杵着地,膝盖缓缓弯下,最后哐一声,整个巨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

  “有点本事嘛……哈哈!”

  我几乎都还未来得及为击垮了巨人而感到高兴,一声仿佛奸计得逞般的声音便是猛地在屋里炸开了,大护法的手里攥着一块金砖,那金砖不断地放出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就跟神物一般。

  “我要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了,今天就暂且饶过你,等下一回再见面的时候,我会连着你身上的所有东西一起,全部带回去的!”

  大护法盯着我冷哂了一声,直接一拳将旁边的墙壁打塌了一个大窟窿,竟然作势就要离去。

  “给我站住!”

  三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其中两道是我和赵琳所发,而另外一道声音的主人,却是正在和赵琳僵持的老蛊婆,也就是龙碧雪的那个大弟子。

  “冯老虎!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你说不管得到什么,都有我的一半!”老蛊婆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浑身的黑气也在此刻愈发浓郁了许多,仿佛这就是跟随她的情绪变化而变化的。

  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冯老虎此刻在想些什么,如今东西到手了,她也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你这老太婆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

  大护法皱了皱眉头,冷笑着啐道。

  “若不是需要你共同施法解开咒文,老子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你……”

  老蛊婆闻言,顿时气得气血攻心,要知道双方交手的时候最忌讳的可就是心浮气躁,这刚出了一个岔子,赵琳就立刻找到了破绽,衣袖拂出,直接将那老蛊婆打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土墙上,然后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缓缓地落地。

  “咳咳……”

  老蛊婆咳了一大口黑血出来,盯着那咳出来的一滩血,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这老太婆炼蛊术真是走火入魔了,就连她自己的血里面都有蛊虫,在当中不断地蠕动翻滚着,令人头皮发麻。

  “王八蛋,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老蛊婆声嘶力竭的大喝了一声,衣袖一甩,几条灵性十足,几乎已经快要产生灵智的蛊虫便这般飞掠而出,分别射向了我和赵琳,以及大护法三人。

  赵琳反应最快,衣袍掠动之间,轻松地将那飞掠而来的蛊虫抵御了下来,那粉红色的蝎子就这般落到了地上,在落地的一瞬间,周围的地面都是立刻变得漆黑了起来,可见此蛊物的毒辣之处。

  蝎子落地即彻底消散,另一条类似于蜈蚣的蛊物则是对着我飞掠而来,那速度太快了,我的视网膜才刚刚倒映出它的轮廓,大脑还未来得及给我身体发出躲避的指令,那蜈蚣一样的东西便已经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瞪大了双眼,那蛊婆见到这一幕却是冷哂了起来:“这是蜈蚣蛊,小子,它会钻进你的脑子,过不了一分钟你就会被它整个吸干,这会儿就算是去找那老不死的,都来不及了哈哈……”

  她的笑声刚到一半,便是彻底的僵住了,因为她看见那绿色的蜈蚣已经掉到了地上,并且蜷缩成了一团,周身的黑气也是彻底消散,明显是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

  老蛊婆瞳孔紧缩,张大没有牙齿的嘴巴发出惊骇的声音,在她的认知当中,自己的蛊物在这世间除了龙碧雪之外就是无人能解的,但现在却是连我的身都近不了!

  我也有点发愣,不过很快我就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盯着穿在外套里面的紫色衣袍,我肯定这一次又是它救了我。

  赵琳见我没事也松了口气,而相比较我们两个,大护法的运气就要差得多了,他被一条冰蓝色的虫子从鼻孔钻入,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他的脸上就已经被厚厚的冰霜所完全的覆盖住了。

  老蛊婆见大护法中了自己的蛊,顿时冷哂了起来:“让你过河拆桥!这是雪域天蚕蛊,乃是我从极北苦寒之地的雪山之中挖出,锤炼数十年,中了你就自己等死吧!哈哈哈哈……”

  老蛊婆狂傲的笑着,那声音当中充斥着变态的快感,我听着都是下意识的离她远了一点,这老太婆疯了。

  “你……”

  大护法明显也是惊得不轻,但他很快就又笑了起来,掏出一粒黑乎乎的丸子吞进了胃里,没一会儿他脸上的冰珠就融化了一些,老蛊婆一愣,随后冷冷的道:“就算你能压住一时,难道还能压得住一世?!别妄图反抗了,跟我一块儿去死吧!”

  ^“最\3新5v章k节Z上‘酷X8匠}网fr

  “聒噪的老家伙!”

  大护法恼怒的骂道,一拳轰出,正好轰在老蛊婆的脑袋上,顿时啪的一声,老太婆整颗脑袋立刻就如同西瓜一般爆裂开来,血水混合着脑浆,红的白的爆的地上到处都是。

  饶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见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有些想吐,这冯老虎出手太狠了。

  不过他现在的情况的确是被暂时稳住了,冰蚕的效力没有发作,我盯了他一会儿,阴测测的道:“把东西放下吧,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去。”

  “狂妄!”

  大护法哼了一声,但他这一回却是没有鲁莽的出手,他小心的打量了一下我和赵琳,尤其是视线落到赵琳身上的时候,瞳孔更是猛地一缩。

  他的脸阴晴不定,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咬了咬牙,估计是觉得现在的情况并无优势,竟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一个闪身,飞快的窜出了墙壁上的大洞,对着外头闪电般的掠去。

  “靠……”

  我爆了一句粗口,立刻追了出去,还能看见大护法往山下跑的身影,可他才跑出没多远,迎面便刮起一阵大风,铺天盖地的石头混合牛粪便对着他雨点般的砸落而去,他脚下一顿,本能的倒退了一些距离,我抓住时机立刻冲了上去。

  “拿来吧你!”

  我嘴里叫着,一边伸手拖拽大护法手里的那块金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