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当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悲戚,没想到自己当初的得意弟子,最后竟然会背叛自己,驱使这东西来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十分钟后,女人的情况终于是有了好转,泛青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又过了几分钟,龙碧雪缓缓收回那冰蓝色的气体,女人身形一颤,缓缓睁开了眼睛,满脸迷茫。

  “我……我怎么了?阿妹,这是哪里,你怎么在哭?”

  女人疑惑的望着那激动的热泪盈眶的小女孩,明显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妈妈,你刚才中了坏东西……是……是龙婆婆和这位姐姐救了你……”小女孩说道。

  女人脸色一变,这才看清周围,顿时对着龙婆跪了下去:“谢谢龙婆婆救我!”

  “快起来!”

  龙婆赶忙将她扶了起来,板着脸:“不准这样。”

  女人这才点点头,然后目光望向躺在红木箱里,浑身浸泡着冰蓝液体的龙碧雪,猛的瞪大了双眼,惊骇道:“龙老仙?!”

  龙婆示意她不要大吵大闹,让她自行离去,女人赶紧对着我们几个鞠了一躬,拉着阿妹走了。

  “唉。”

  母女二人离开过后,一声无奈的轻叹,忽然回荡在了这空荡荡的阁楼之上。

  我们都以为她是失望所以才叹气,但她却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我们都吓了一跳,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她的大徒弟天资聪颖,一直都是她最得意的弟子,但她从来都不会轻易出手,更不会操纵这等蛊物对付普通人,既然出手了,就肯定不会是针对这一个而已,因为她知道这蛊我能解决,但也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

  “可她这么做是因为什么呢?”我插口道。

  “我想她肯定是想拖住你吧?”这个时候,赵琳忽然说道。

  龙碧雪对她投去赞许的目光:“这位姑娘好聪明啊,我想她就是这个意思,不信就看着吧,很快,就会又有人中蛊。”

  “好吧……”我挠了挠头,仔细一想,这说的确实有道理。

  不得不说,赵琳有的时候脑子还是挺好用的,这才刚过了没一会儿,果然就又有个小男孩扶着他奶奶来找龙婆,无奈,龙碧雪再一次出手救治,然而都还没来得及救好,又连续有人中蛊,很快就将龙婆的家门给挤破了,一时间周围哀嚎遍野,龙碧雪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对我们道:“你们先暂时出去吧,我想的话,她们很快就会有什么行动了。”

  龙碧雪的猜测是正确的,我们一行人刚走到外面,我便感觉天边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嗡鸣声,我偏头一望,立时便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无数细小的黑点从那个方位对着苗寨快速的飞掠而来,伴着无数道刺耳的低鸣,仔细一看,那竟是一只只瞳孔血红、通体棕黑色的巨大蝗虫!

  “怎么这么多蝗虫?!”

  王大飞吓了一跳,毕云涛比我们则要镇定一点,他盯着那些蝗虫,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二话没说拍在了自己脸上,又在王大飞的脸上抹了一巴掌。

  “这是啥啊?!”

  王大飞立刻皱起了眉,我闻到空气中飘起的一阵刺鼻的气味。

  “猫尿加牛粪!”

  毕云涛说了一句,然后解释道:“抹了这个,那些蝗虫就不敢袭击我们了!”

  “卧槽……”

  闻言,王大飞顿时捂着肚皮干呕了起来,而就在我们旁边,一道夺目的红光突然暴涨,化为巨大的流光对着天空当中喷射而去,迎面撞击在了那些飞来的蝗虫群之上。

  “劈啪啪啪……”

  二者相碰的一瞬间,无数道仿佛毛豆裂角般的响声便从那天际之上传下,只见那些来势汹汹的黑色蝗虫,便是如同雨点一般的簌簌坠落。

  赵琳戏谑的瞥了一眼满脸牛粪的王大飞和毕云涛,二人顿时就好像吃了狗屎一样,脸色出奇的难看,尼玛你有办法为什么不早说?!害我们往脸上抹什么牛粪啊!

  “果然有个狠角色啊……”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缓缓从前面传来,我们所有人都是立即收起笑容,面色一震。

  八个人。

  对面八个蛊婆,一个比一个老,全部都是老掉牙的那种,仿佛山风一吹就会被吹得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但是知道对于这些人底细的我们,却丝毫都不敢懈怠,因为这些人才是那种真正的可以杀人于无形的人!

  这八人当中,其中一个就是之前和龙婆针锋相对的蛊婆,但她现在却是站在这八人的最末位,明显在这里她只是辈分最小的。

  对于蛊物,我可谓是一窍不通,因此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了赵琳和毕云涛的身上。

  “放心吧,交给我。”

  赵琳十分有自信,在她看来,只要对方不放出如同上次那癞蛤蟆一样恶心人的东西,就算不了什么。

  我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退到一侧,点点头让她小心点。

  “狂妄!”

  见赵琳如此的轻描淡写,对面八人立刻气得老脸涨红,纷纷放出看家蛊物,对着我们爆射而来。

  我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还好这回没什么太恶心的东西,要不然赵琳恐怕又指望不上了。

  “哼……”

  赵琳冷哼一声,衣袍猎动,数道虹光顿时倾泻而出,那些飞来的蛊物周身也是放出无数道黑灰色的气体,这些气体一看就是剧毒无比,如果人沾上了,恐怕立刻就会暴毙。

  赵琳虽然身为鬼仙,但同时面对如此多的顶级蛊物,一时也是难以取得什么明显的上风,身旁毕云涛忽然用竹签在地上插出了一个如同阵法般的东西,这东西成型过后,毕云涛默念咒语,然后在旁边抓起一把干黄泥,对着阵中抛洒而去。

  最mH新4章D节上酷√}匠F网/'

  周围天空中立即掠来无数的石块,如同雨点般的对着对面的八人砸落而去。

  “找死!”

  八个蛊婆同时吓了一跳,嘴上虽然骂着,但是却不得不立即躲闪,她们本质上就是行将就木的老太婆,要是被这些石头砸中要害,恐怕马上就得一命呜呼。

  “我靠,你还有这一手啊!”

  我赞了一句,心想不能让这家伙装逼,心中暗暗运转阴阳眼,数道白光齐齐扫落,嗤嗤嗤的尽数落到八名蛊婆身上,顿时便将把人击得倒飞而出,有的跌下山崖,看样子多半是活不成了。

  “快走!”

  我却皱了皱眉,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对面蛊婆们住的山上似乎有股说不出来的气息正在缓缓聚敛,这股气息让我非常的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