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山上的养蛊人,其中一部分是我姐姐的徒弟,剩下的,全都曾经受过我姐姐的指点或者是教导,之前那个老太婆,便是一名曾经受过我姐姐教导的养蛊人。”

  龙婆的第一句话便使我们骇然心惊,因为我们全没想到这当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

  “以往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苗寨算是和她们互不往来,就算偶有摩擦,养蛊人也不会用蛊害人,一般会选择让步,出现今天这种状况,我猜测她们应该是找到了某种外力的庇护,觉得能够抗衡我姐姐,所以才敢如此嚣张。”

  龙婆的脑子很聪明,之前是被养蛊人气昏了头,如今冷静下来,很快的便分析出了一种可能。

  我们听了都是点头,只有这种可能性最大,想象一下,那些养蛊人哪一个是好相与的?却全都害怕龙碧雪,然而突然之间却又不害怕了,必定是有了可倚仗的东西。

  而这种倚仗,很有就是某个人或者说是某个势力。

  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忽然又浮现起了冥罗会这个邪恶的组织,传说中他们的势力遍布整个华夏大地,莫非那些养蛊人的倚仗也是这个组织?!

  龙婆见我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但说无妨。

  我迟疑了一下,缓缓道出了我心中所想。

  “冥罗会……”

  龙婆嘴里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随后点点头:“我曾经听我姐姐说起过这个组织,是个很神秘很厉害,也很丧心病狂的组织……”

  话到此处,她脸色一冷,阴沉的道:“我一直都觉得当初我姐姐之所以会被人害成这个样子,一定跟这个组织脱不了干系,但我每次问她,她都很生气的让我不许多嘴,我知道她是怕我悲愤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所以才瞒着我。”

  我皱了皱眉,心里暗暗地想着,冥罗会啊冥罗会,难道我跟你真的如此有缘?!

  不过这一切毕竟都只是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更没有证据能够说明山上的养蛊人和冥罗会有牵连。

  龙碧雪的话还是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好处,毕竟龙婆之前可是打算今天赶我们走的,虽然我们并不担心,但也不想成为苗寨的敌人。

  那些养蛊人虽说嘴上不屑,但依旧还是对龙婆的姐姐心有忌惮,根本就不敢深入苗寨中来,而如今毕云涛的蛊毒已经解去,我们就暂时没有再过去找麻烦了。

  因为此次最重要的目的,还是打探五弊三缺解决之法的消息。

  我觉得龙碧雪肯定也知道一些隐秘,但现在她已经沉睡了,我也不好再去打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了毕云涛身上。

  “只要上那座山,一定能发现蛛丝马迹。”毕云涛重新占卜,然而给出的答案却依旧和上次一样。

  “那没办法,只能硬上了。”我说道。

  在毕云涛反复再三仍然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们就商量着准备准备,明天就采取行动,免得夜长梦多,若真有邪教作祟那就更加耽误不得,毕云涛的那个朋友能够算到五弊三缺,神秘莫测的邪教未必就猜不到什么蛛丝马迹。

  如今我们这群人当中,就数毕云涛对于蛊物的了解最为精深,半天时间他也弄出了好多匪夷所思的防御方法,其中甚至包括猫尿擦身、牛粪敷脸这种恶心人的古怪招数。

  他说这些东西只能抵御一些粗浅的蛊物,至于其他高深的邪蛊,就只能靠自己小心防备了。

  光靠这些显然是不够,然而就在我们打算再搜罗一些抵御之术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龙婆婆!快救救我妈妈!”

  龙婆家大门口虚掩着的门突然被人狠狠的撞开,与此同时,一道惊惶失措的声音,也是在口头带着哭腔的响了起来。

  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只见那撞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容貌十分清秀,但此刻却是哭得梨花带雨,花容失色。

  她抱着一个中年女人,跪在地上不停地大哭,那女人脸色呈现青紫之色,嘴唇发青,口中不断流出白沫,明显已经不省人事。

  龙婆拄着拐杖赶紧从屋子里走出,看到外面的情形也是吓了一跳,凝重的道:“阿妹,你妈妈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妈妈在地里干活,有条虫子在她身上爬了一下,就……就这样了……”

  小女孩断断续续的抽泣着说道:“龙婆婆,你一定……一定要救救我妈妈啊……”

  “阿妹不哭!”

  龙婆出声安慰了一句,但她凝重的脸色却是告诉我们事情恐怕很严重,她虽然不会养蛊,但她姐姐却是这一道当中的绝代高人,耳濡目染之下,一般的中蛊决计是吓不住她的。

  4酷:匠B网唯5一O$正.版/,=其!他_}都*R是…x盗r!版

  “快帮我扶上楼!”

  龙婆喝了一声,我们知道事情紧急,赶紧把女人扶了上去。

  阁楼之上,龙婆吸了口气,对着紧闭的红木箱子道:“姐姐,醒醒!”

  “噶……”

  红木箱子再一次缓缓打开,里面传来龙碧雪空灵的声音:“怎么了?”

  “姐姐!你快来看看她!”

  龙婆急声道,并同时对着我使了个眼色,我见状赶紧将人扶到了箱子近前。

  龙碧雪轻飘飘的扫视了一眼女人的状况,紧接着,闪烁的瞳孔当中便浮现出了一缕凝重之色:“竟然是百年蛊惑……”

  “百年蛊惑?!”

  龙婆和毕云涛同时瞪大了双眼,尤其是后者,眼中更是闪过深深地恐惧之色,想来是听说过这种东西。

  “嗯。”

  龙碧雪轻轻点点头:“放心,虽然有点麻烦,不过送来的及时,没什么大碍。”

  她再说的同时,一缕冰蓝色的气体已是从她的口中喷射而出,但是和之前给毕云涛解蛊的时候不同,这股冰蓝色的液体一直在空中保持着,但饶是如此,女人的状况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好转。

  不过龙碧雪很平静,不慌不忙的进行着,看着旁边满脸疑惑的我们,解释道:“这蛊乃是当年我送给我大徒弟的,我培养它百年,让它每日吸取天地精华,又得造化非凡,已经化身为惑,这世间除了她和我之外,无人能解开此蛊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