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毕云涛对望了一眼,我明白龙婆的意思,她就是让其他人留在原地,只让我和他过去。

  从我的感知当中,那声音的主人应该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龙婆却叫她姐姐,能做到这一点,恐怕她的这个姐姐也并非是普通的人类。

  走近前去一观望,这红木箱子当中盛满了冰蓝色的液体,就好像冰层之下的海水,当中散发着夺人心魄的寒气,就杵在旁边我就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寒冷。

  而此刻在这冰冷刺骨的碧蓝液体当中,却是缓缓的浮现出了一张年轻的人脸,那是一个女子,年轻的女子,仅从外貌看,不过和我年纪相仿。

  但我可不会就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小姑娘,只见龙婆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恭敬和敬仰,她对着木箱中的女人轻轻躬身,道:“姐,对不起,没经过你允许就带了生人上来。”

  木箱中的女人脸上没有表情,她缓缓地睁开双眼,一种仿佛看透世间冷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沧海桑田的眸光从中倾泻出来,正好和我四目相对。

  龙婆立刻别开了头,我身旁的毕云涛也是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如同被烈日所灼。

  但我在面对她的目光时,心里却有一种十分奇异的感受,而女人那颠倒众生般的俏丽脸庞上,此刻也是有着惊讶之色缓缓浮现出来。

  “有趣的小孩……”

  银铃般的轻笑声传来,悦耳动听,我实在难以想象面前这个妙龄少女竟然会是龙婆的姐姐。

  “姐,这个人中了蛤蟆蛊,你能不能帮他解掉?”

  这个时候,龙婆在一旁出声说道,同时诧异的盯了我一眼。

  女子的目光缓缓扫向毕云涛,这个时候她的眼神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灼人了,很平静的注视着毕云涛,语气中有一丝不悦:“就这么点小事,来打扰我干什么?”

  龙婆老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然后便将之前和养蛊人谈判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女子听完过后,浸泡在她周身的那些冰蓝液体缓缓地冒出一个个气泡,我不知道这到底能不能够算作是她情绪的波动。

  $v酷q匠$网唯!、一r$正*A版.G,其他9d都是◎盗;,版)

  “苗寨有麻烦了……”

  女子沉吟少顷,说出了一句让我们都是心头一凛的话。

  尤其是龙婆,脸色瞬间大变,急忙追问道:“请姐姐明言相告!”

  我能感到龙婆此刻内心的沸腾,但那女子却十分的平静,空灵的声音缓缓传来:“后面那两个,一起过来吧。”

  她指的自然就是赵琳和王大飞,二人早就迫不及待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

  二人到来之后,女子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俩,眼中掠过一丝诧异,随即望着龙婆,缓缓道:“苗寨将有大难,如果想要避免,需得这几位出手援助。”

  龙婆紧张的表情又是一绷,她奇怪的看着赵琳和王大飞,随后道:“姐,难道就连你也不能化解?”

  女子没有回答,语气有些无奈:“我毕竟只是一个已死之人,岂能抗衡现世的高手?若想抵抗,唯有借助他们之手。”

  说完过后,女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眉头一挑,说出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来:“你和雷公……是什么关系?”

  我先是一怔,紧跟着心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砸了一下,剧烈的跳动起来,我惊诧的望着她,听这话的一丝,这个女人难道还和我师父有过什么交集?!

  不过震惊过后,我就释然了,从上一次地府的事情过后,我就已经明白我那看似有些二的师父绝对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好像所有厉害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头,而他和这样的奇异人士有往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并不知道师父和这个女的究竟有过什么,但还是老实说了,因为我现在有自信,就算她是师父的仇人,她这种状态也伤不了我。

  “果然是这样……那个家伙,竟然也开始收徒弟了么……”

  女子的眼中忽然有了一丝难以言明的情绪,我唇角一抽,那好像是,爱慕?

  看来我师父以前欠下的风流情债不少啊,在这种地方都能见到他老相好,我心里猥琐的想着。

  “他现在在哪儿?”

  女子沉默了许久,缓缓道。

  我摇摇头,表示我也不清楚。

  见到我的反应,她就不再多言,语气中有些哀怨:“以后你见到他,一定让他来苗寨一趟,就说龙碧雪想见见他。”

  “诶……我一定转告……”

  我用力的点头,心里却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龙婆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们,语气中充满了震惊:“姐……你……”

  龙碧雪让她不要再多问,然后檀口微微张开,一团冰蓝色的气雾便顺着她的口腔中慢慢飞掠而来,最后落到了毕云涛的身上。

  当那冰蓝气雾落到毕云涛身上的时候,后者顿时浑身一颤,脸上仿佛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我伸手一刮,竟然真的刮下了冰丝。

  “好了。”

  空灵的声音缓缓传来,毕云涛浑身一震,紧接着摸出一把生黄豆放在嘴里嚼了嚼,呸的一口吐了出来,喜道:“果然解了!”

  然后对着龙碧雪拱手道:“谢谢前辈搭救!”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未来还要仰仗你们,不管如何,我代整个苗寨的人们谢谢你。”龙碧雪躺在冰冷的液体当中,望着我们缓缓的说道。

  说完过后,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之后红木箱子便慢慢的合上了。

  其实我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等着她解答,但龙婆却用眼神制止了我,我犹豫了一下,也闭上了嘴,我明白她的意思,龙碧雪应该是无法长时间的出现,否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她不动声色的退到了楼下,我们跟着她走下阁楼,我想,恐怕直到这个时候,龙婆才真正彻底的对我们放下了警惕。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会全部都告诉你们。”

  龙婆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出了她姐姐的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