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绷紧身体,这老太婆虽然看上去就跟马上要入土的死人差不多,但如果真的这么以为的话,恐怕任谁都会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毕竟这一行的功力深浅基本就是靠时间堆积起来的,年纪越大功力也就越深厚,苗寨中流传着一句话,十年为蛊,百年为惑。

  而面前这老太婆怎么说也有七八十岁了,绝对算得上一名资深的养蛊人,不然也不可能用一只小小的癞蛤蟆就把我们搞得焦头烂额。

  然而让我奇怪的是,她面对在我眼中只是一个普通老妪的龙婆时,眼神里除了惊诧以外,竟然还充斥着一种深深的忌惮。

  “龙婆?!”

  老太婆沙哑着喉咙,就如同一面生了锈的破锣。

  龙婆没有回答她的话,回头望了一眼毕云涛,对着山上那老太婆缓缓道:“是我,把他的蛊解了吧。”

  山上那老太婆瞳孔一缩,阴森的三角形瞳孔疑惑的打量了一眼毕云涛,随即转移到我和赵琳身上,忽然冷笑了一声,阴测测的道:“昨晚就是你们几个闯到山上来的吧?”

  话到此处,她的脸色猛的凌厉了起来:“说!你们来我这想干什么?!”

  “咳咳……”

  正当我考虑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龙婆又轻轻地咳嗽了两声,那老太婆脸色立即一变,干枯的老脸上一阵阴晴不定,望着龙婆迟疑了片刻,道:“他们是你什么人?你这般维护?”

  1l酷wE匠P网唯I一k8正版tU,其他%,都是/盗_A版Dh

  “我与他们素不相识,这几个年轻人只是迷失了方向,到你这儿来也纯属不小心,你就放他们一马吧。”龙婆淡淡的道。

  那老太婆久久没有说话,她望着龙婆,好半天之后,突然笑了起来,那声音就仿佛从地狱里传出一般,恐怖得令人头皮发麻,刺耳到了极点。

  龙婆也皱起眉,山上的老太婆笑了很久才缓缓止住了声音,这时她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她盯着龙婆轻蔑的道:“你这老家伙,真以为我这么好糊弄?!”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龙婆目光一沉,两排老眉毛气得瞬间倒竖了起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那老太婆慢慢悠悠的道:“你可真有意思,以往看在你那老不死姐姐的份上,我们都卖你三分面子,可你真以为就凭这个,就能把自己当个角色了?!老家伙,你想得太美了!”

  “你……”

  龙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她本身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婆,只不过是靠着一些缘故才能够与这些养蛊人平等交流而已。

  “你走吧,告诉你,蛊,我不会解,下一次如果再遇上,我不会给你任何面子。”

  山上的老太婆冷笑了一声,身形一动便掠回了旁边的瓦房,嘭的一声关上大门,再没了任何声息。

  “走!”

  龙婆恨恨的看了一眼那老太婆的屋子,愤怒的喝道。

  “龙婆……”

  我皱了皱眉,看来龙婆还是过于高估了自己的分量啊,不过这也就是在我预料当中的事情,我早先便打好了主意,只要那人不给毕云涛解蛊,就直接先把她收拾一顿然后强迫她照做。

  我和赵琳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然而就在我们准备冲上去把人揪下来的时候,龙婆却忽然转过身,望着我们道:“我知道你们不简单,不过,先跟我回去吧,我还有办法。”

  她这一句话让我和赵琳刚提升起来的战意都弱了下来,因为我们都不想正面冲突,赵琳是怕还有什么恶心的东西,而我则是担心一个不慎着了养蛊人的道。

  “真的?”

  我试探着问道。

  “你们信不过我?!”

  龙婆立刻气得大口喘气。

  “没……没有,我们听您的。”我赶紧摇头,怎么说人家也是为我们好,万一把人气出个三长两短的我良心上也过意不去,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王大飞的血暂时还能压制住蛊物,就先听她一次吧。

  回去的路上,龙婆一直走在我们的前面,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但却依然能感觉到那股越来越压抑的气氛,显然龙婆真的非常气愤。

  从刚才二人的对话当中,我大概总结出了几条信息。

  首先龙婆和那老太婆,甚至整座山上的养蛊人都是认识并且熟识的,其二,龙婆应该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姐姐,这一点从老太婆的话可以看出,她们对龙婆这个姐姐抱有非常大的忌惮或者说是恐惧,否则也不会卖只是个普通人的龙婆面子。

  只不过今天龙婆却想的太过简单了,以为仅仅靠着自己姐姐的名气便可以吓住养蛊人。

  苗寨的人看龙婆脸色不善,动了动嘴却都没有打招呼,显然寨子里的人对她怀抱着用一种敬畏之心,而这种敬畏之心只有在龙婆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

  一路无话的抵达龙婆家中,之后龙婆出人意料的将门带上了,随即皱着的眉头便是皱的更加紧了,她望着拐杖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她怎么敢的……”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我心中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问得出口。

  龙婆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你们都不是普通人,昨天和今天,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你们,觉得你们都不是恶类,这样吧,你们跟我来。”

  龙婆说着,拄着拐杖,缓缓的对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我们跟在她身后,她打开门,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小床、一张小桌以及一根板凳,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只是在房间的一角,修筑着一条木质的楼梯,直通阁楼上。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房子还有二楼,只是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龙婆让我们跟着她,不一会儿爬上楼去,阁楼上面很大,却也十分空旷,除了摆在阁楼正中央的一只暗红木箱之外,什么也没有。

  “姐。”

  龙婆顿住脚步,轻声道。

  “噶……”

  随着她话音落下,中间那暗红色的大箱子忽然自己张开了,一道空灵清脆的声音缓缓传来:“何事?”

  龙婆对我和毕云涛使了个眼色,拄着拐杖来到木箱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