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

  我吓了一跳,难道这么快就发作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咬我的胃……”

  毕云涛从牙缝中艰难的挤出几个字,说完这几个字以后,他已经不受控制的在地上开始打滚,脸色白如金纸。

  我心急如焚,关键是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不知道如何处理,更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减轻他的痛苦。

  “王大飞……”

  我嘴里念叨了一下他的名字,随即破门而出,此刻也顾不上会不会被龙婆发现了,一脚踹开王大飞紧闭的门,他还在打呼噜,我不由分说在他手上划了一刀,用碗接了一些血。

  “啊!”

  王大飞立刻从睡梦当中惊醒,脸上布满了惊诧的神色,无比怪异的看着我:“杨哥……你干啥?!”

  我没有回答他,赶紧端着半碗血跑了回去,让赵琳把毕云涛按住,将血灌进了他的嘴里。

  起初毕云涛还一直挣扎,但随着我把王大飞的血灌进去,他也渐渐停止了抽搐,过了一会儿,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红润,痛苦也减轻了许多。

  “噗……噗……”

  此时,毕云涛的肚子里开始接连传来一串噼噼啪啪的炸响声,听到这声音我心头微微一松,看来王大飞的血果然有效。

  但很快我的身体就紧绷了起来,因为我感觉到仿佛身后有一双冷冽的眸子正冷冷的盯着我的后背。

  “龙婆……”

  龙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她望着屋子里的景象,面容冷厉,苍老的脸上布满了寒气,然而在当她看见旁白那个沾着鲜血的碗和毕云涛带血的唇角过后,浑浊的眸子当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惊讶。

  “呵……你们几个果然有问题。”

  龙婆冷哼了一声,拄着拐杖缓缓走进了房间内,我情不自禁朝后退了一步,龙婆走到毕云涛身前,缓缓蹲下,在毕云涛唇边擦拭了一下,若有所思的道:“原来是先天道体。”

  听龙婆说出先天道体四个字,我心头不禁微微颤了颤,随后悄悄后退了一点距离,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她,之前明明就感觉她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妇人,为什么她竟然能认出先天道体?

  在我的目光注视下,龙婆缓缓地站起身,冷冽的眸子扫视了一眼赵琳和我:“说,你们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企图?!”

  “老婆婆,我们没什么企图的……就是不小心迷路了。”

  王大飞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干笑着说道。

  龙婆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刺向我,缓缓道:“你们去养蛊人家里了?”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我觉得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索性就点了点头:“没有去,但也差不多了。”

  龙婆点点头,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先天道体的血的确能压制蛊物,不过这只能拖延时间罢了。”

  “那怎么办?!我一定要救我朋友!”我急了起来。

  龙婆听了我的话,紧绷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松缓,随后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不过我看你们也不像是坏人,要解这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养蛊的人把蛊收回去,不然神仙也救不了。”

  一听这话我就皱起了眉,这不跟没说一样吗?那养蛊人明显就是个穷凶极恶之辈,怎么可能轻易把蛊收回去?!

  @酷匠网首5{发e$

  不过如果能把那养蛊人打怕,想来让她把蛊收回去也是不难的。我暗暗地盘算着,大不了等天一亮我就和赵琳再跑一趟,只要蛊落不到我们身上,养蛊人就是个渣,随随便便秒杀,实在不行大不了直接引雷电把她给劈了。

  龙婆却说道:“明天你们跟着我,我去和那人说说,她们或许会卖我一个面子。”

  她这话令我感到有些诧异,同时对她也产生了一些好感,这个老婆婆虽然表面上冷冰冰的,但心地还是不错的。

  而且她既然说出了这种话,就代表她肯定是有着一定的把握,如果能说服养蛊人把蛊收回去自然是最好,这玩意太神出鬼没了,我也不想一个不小心就着了道。

  “等明天蛊一解,你们立刻出山!一刻都不准多呆!”

  龙婆喝了一声,拄着拐杖咳嗽着离开了房间。

  我暗暗觉得她不简单,身上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龙婆离去之后又过了一会儿,毕云涛才慢慢转醒,悠悠睁开了眼睛,眼中掠过一丝后怕,捂着肚子,随后惊讶的道:“我好了?!”

  “是王大飞的血。”我说道。

  毕云涛闻言一愣,然后爬起来对着王大飞道:“谢了。”

  王大飞有点得意,大大咧咧的说没啥,举手之劳而已,然后看着我,颇有点邀功的意思。

  “你也别太高兴了,这血只能暂时压制蛊物,不过刚才龙婆说明天会跟那养蛊人谈判,到时候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我跟他说着。

  “龙婆?”

  毕云涛先是一怔,然后脸色一变,随即诧异地道:“她不是个普通的老婆婆么?”

  我摇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毕云涛于是就不再多问,这一夜也没再出什么状况,很快便过去了,我们心里装着事情,彻夜未眠,直到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过后,困意方才渐渐袭来,只是这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休息了。

  靠床小憩了一会儿,龙婆便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道了一声:“走吧。”

  我打着呵欠站了起来,龙婆和昨天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这一回我们所有人都去了,和昨晚不同,是靠着步行前往的,足足走了两个钟头才到那山脚下,看着面前道路上那些被破坏的蛊物,龙婆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龙婆拄着拐杖爬到半山腰便停了下来,然后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昨夜的那些小癞蛤蟆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随着龙婆的咳嗽声传开,半山之间那老旧的白墙瓦房之内立刻便闪现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已经老的不成样子的老太婆,仿佛再老一点就会变成一堆白骨的那种,她颧骨高耸着,脸皮像是猪腰子一样的垂下来,模样其丑无比而神色木讷,此刻她正诧异的盯着龙婆,眼睛里布满了惊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各位不好意思啊,这个挖掘机并不是由我控制的,不过挖不出来应该过几天就会下调的,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