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嘲笑赵琳胆小,所以毕云涛凝重的表情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过了几秒种,身边突然传来他的低喝:“我靠,快退!!”

  我冷不丁被他给吓了一大跳,但身体却是以最快的速度朝后跳出了老远,赵琳和我一样,身形掠动之间已退到了安全的位置,毕云涛自己一边嘴里默念着什么东西,一边朝后退了过来。

  我定睛一望,瞳孔立刻紧缩起来,震惊的张大了嘴。

  漫山遍野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点,仔细一观察,这山上竟然到处爬着一只只拇指般大小的癞蛤蟆,这些癞蛤蟆体积虽小,可却无一例外的其丑无比,完全就是刚才被我灭杀的那只大癞蛤蟆的缩小版。

  这些癞蛤蟆仿佛拥有着不低的智慧,不停地朝着我们的方向跳跃前进,绿豆般大小的血红瞳孔中透出浓郁的凶光,这黑暗中密密麻麻的一片,令人头皮发炸。

  这么多的小癞蛤蟆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毫无疑问,肯定是从被我打死的那只巨大的癞蛤蟆身体里爬出来的。

  我有点后悔打死了那只蛤蟆,同时下意识的望向赵琳,对付这种成群结队的小东西,我并没有什么强有效的手段,毕云涛明显是个水货,现在有办法的或许只有赵琳了。

  可是对付的如果是其他的东西她还不在话下,但面对这些恶心丑陋的小东西,赵琳就显得束手无策了,眉头紧紧皱着,明显不想攻击这些翔一样的蛤蟆。

  我心说完蛋,此刻毕云涛也退到了我俩身边,表情凝重的说他也没办法了,我吐了口气,说那赶紧跑吧。

  说完我已经一溜烟的朝山下跑了出去,用膝盖想也能想得出这些癞蛤蟆肯定不是普通的癞蛤蟆,如果被它钻到身体里或是爆出的浆弄到身上,肯定会异常麻烦。

  赵琳二人紧随我身后,在跑出一段距离过后,我发觉那些蛤蟆似乎已经被我们甩掉了,就想先停下来歇歇气,可前脚才刚刚稳住,距我们有一段距离的半山腰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暴怒的大喝。

  “哪儿来的不要命的王八蛋?!”

  这声音刺耳到了极点,就仿佛农村杀猪时猪嘴里所发出来那种声嘶力竭的嘶叫声,我情不自禁打了个了冷战,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被养蛊的老太婆发现了。

  “赵琳快带我飞!”

  我压低声音对赵琳说了一句。

  赵琳嗯了一声,她也知道情况紧急,抓起我和毕云涛就往苗寨里飞掠了回去,主要是她讨厌那些恶心的癞蛤蟆,不然身后那老太婆敢这样凶的后她,她一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养蛊人虽然是身怀奇异秘法,可毕竟也是肉体凡胎,又不会道门中人的神行之术,哪里追的上我们,眨眼间就被我们给逃走了,气得那老太婆在原地顿足乱骂。

  我们充耳不闻,迅速的隐匿进了树林之中,这大山里声音传播的极远,幸好此地距离苗寨隔着重重高山,否则的话苗寨里的人肯定也会被惊动。

  “你们两个没事吧?”

  落地过后,我松了口气,旋即紧张的望着赵琳和毕云涛。

  “没事。”

  赵琳摇摇头,我又看着毕云涛,毕云涛的脸色缓缓一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道:“我……我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爬到了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啊?”

  我惊得不轻,赶紧运转阴阳眼扫视毕云涛全身上下各处,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不知为何,我心里不仅没有丝毫松缓,反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因为错觉这种东西是很难出现的,除非一个人处于极端疲惫的状态下才有可能产生,毕云涛现在没到那种程度,所以他的感觉八成都是真的。

  “先回去再说吧。”

  我沉吟了一下,对赵琳讲到。

  赵琳点点头,拽上我俩又用极快的速度飞回了苗寨。

  所幸之前山里的动静并没有被寨子里的人所察觉到,这里还是万籁俱寂,到处都充斥着夜的气息。

  不声不响的回到龙婆家中,我看见龙婆的房间里亮着一盏煤油灯,她果然还没有睡着,不过房门紧闭,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她应该没有发现我们中途出去了,因为我们住的门还关闭着,想来她出于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也不会开门查看。

  √最新d=章@,节上n☆酷C(匠'网

  我有点担心毕云涛的情况,因为就在刚才回来的时候,我似乎在他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缕奇特的气息,虽然是一闪即逝,但还是引起了我的高度警觉。

  毕云涛显然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压抑。

  他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些黄豆,那种生黄豆,然后放进嘴里用力的嚼了起来,随着他的咀嚼,他的表情也是越来越难看,最后吐了口气,凝重的道:“我中蛊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当毕云涛真正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心里一沉,低声道:“你能解吗?”

  毕云涛没有立刻说话,我将他拉进我的屋子,轻轻关上门,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这蛊跟之前那半吊子的蛊完全不一样,我恐怕……”

  我心头又是一沉:“那怎么办?”

  毕云涛想了想,脸色还算是镇定,道:“王大飞是先天道体,如果有他的血,说不定能暂时压制住我中的蛊,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我犹豫了一下,拿起旁边的一个粗碗,放了点血在里面,毕云涛吃了一惊:“你这是做什么?!”

  “你别管,先喝下去。”我把碗给他道。

  毕云涛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再多问什么,仰面咕噜噜全都倒进了胃里,喝完过后我问他怎么样了,他又抓出一把黄豆嚼了嚼,最后摇头道:“好像没什么反应。”

  我叹了口气,看来我的血也并不是万能的啊,对于蛊物,它也无济于事。

  “啊……”

  突然间,毕云涛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整个人瞬间蹲到地上,双手用力的按在自己的肚子上,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目通红,脸色痛苦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