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老妇人对于我们这几个外来者抱有深深地警惕心,或许这和他们长期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有很大的关系。

  “你们?哪里来的?”

  老妇人握紧了拐杖,目光不善的道。

  “老婆婆,您别紧张,我们不是坏人。”我用力的摆了摆手,赶紧答道:“是这样的,我们从远处来这里探险,结果不小心迷了路,手机也没电了,再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走这儿来了,我们没有恶意的。”

  我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十分诚恳的望着她,撒的谎就连自己都差点信了。

  老妇人听了我的解释,虽然没有完全解除警惕,但布满皱纹的老脸还是放松了很多,她眯着老花眼认真的打量了我们几个,也许是感觉我们的确不是坏人,终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罢,她忽然望着我们身后,迟疑了一下道:“你们没上过那些岔路吧?”

  我们说没有,老妇人松了口气,对我们道:“算了,远来是客,今天不早了,去我家歇一晚上吧,明早我找人送你们出去。”

  我赶紧说谢谢,心里却想,这么快就想把我们赶走,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不过这也应该理解,想想人家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突然闯进来几个不速之客,任谁都会心里不踏实的。

  老妇人拄着拐杖在前面带路,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们说着话,她并没深究我们的来历,更多的只是告诫我们可以在寨子里四处看看,但是一定要走大路,不能到那些小岔路上去,否则会非常麻烦。

  她不说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无非就是小岔路通向养蛊人的家里,路上多有一些蛊物,走上去十分危险罢了。

  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我们就欣然接受了。

  山寨里住的人还是不少的,不过多数都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倒没看见几个,应该是出去挣钱去了。

  这种地方有个特点,那就是家家户户都互相熟识,沿途走了一截路,我连一个家门紧闭的都没看见,各家各户大门敞开,仿佛有一种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的风气存在。

  这种感觉让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老家,那时候的村子里虽然没有他们这样随意,但要是不小心把钥匙锁在家里回不去,街坊邻居都是会很热情的招呼我过去吃饭的,只是后来到城里上学过后,就再也没有体验过这种邻里之间的感情了。

  老妇人在这山寨里好像还挺有地位的,沿途遇到乡民的时候,不断有人叫龙婆问好,她也一改之前见到我们时候的脸色,慈和的笑着回应。

  有人见我们几个有些面生,龙婆解释了几句,大家立刻就都恍然了,这里的人普遍很好客的,一些人就让我们多住几天,随便到处玩玩。

  只不过每当有人这么说的时候,龙婆的脸色就会变得挺难看。

  我心里有点纳闷,这个龙婆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我悄悄运转阴阳眼,盯着龙婆的背影,想要将她看透,但却发现这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妇人而已,身上一点怪异的气息也没有,精气衰弱,断然不可能会是养蛊人或者其他的什么。

  我收起了疑心,跟在她后面继续行进。

  很快就到龙婆家里了,到她家我才知道这原来是个孤老太,膝下无儿无女,她是自己一个人居住,给我们腾了两间空房之后便回了她的屋子,让我们要吃东西就自己烧火做。

  “累死了……”

  龙婆进屋过后,毕云涛放下他肩膀上的那个大包,深深地看了一眼龙婆的门,低低的道:“我总觉得这个老太婆有点不对劲儿,大家都小心点。”

  听了他的话,我和赵琳目光交汇了一下,从她的眼神当中我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她肯定也有这种感觉。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因为寨子里的人都很好客,唯独这个龙婆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们这几个外来者。

  h最新章节上4酷J匠r\网i+

  “啥啊?我就觉得那奶奶挺好的。”王大飞在一旁弱弱的插口道。

  “你闭嘴,你不要发表意见。”

  我吐槽了他一句,然后四周看了看这房子,紧跟着皱起了眉。

  跟昨晚一样的情况,龙婆就给我们安排了两间屋子,这也就是说我今晚多半又要和赵琳睡在一间屋了。

  我悄悄地瞥了她一眼,见她表情没什么变化,我心里就释然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的,她都不怕那我还怕个球?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我们各自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赵琳就躺在我边上,我也没像昨晚那样色心大发,一直老老实实的躺着,大约晚上十点左右,我听见隔壁传来了低低的咳嗽声。

  这是我和毕云涛约定的暗号,当下我就不动声色的下了床,赵琳跟着坐了起来,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小心翼翼的把门给打开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龙婆必定是还没睡着的,因为老年人一般都睡得很晚,所以动作特别的轻。

  毕云涛早就在外面等着了,王大飞则还在呼呼大睡,我没打算叫他,反正我们今晚就是在这附近的山上到处转转而已,这家伙咋咋呼呼的,别回头再给我暴露了。

  “把这个吃了吧。”我掏出一粒隐匿脚步声的药丸递给毕云涛,自己也吃了一颗,至于赵琳她就用不着这东西了。

  毕云涛愣了一下,不过他看我自己都吃了,也就没有犹豫,一口吞了下去。

  苗寨里面是没有电的,家家户户都靠蜡烛和煤油灯照亮,加上大家都十分贫困,这大晚上的完全就是睁眼瞎,没人能发现黑暗中的我们。

  寨子里有很多的家犬,刚开始时见着我们还想叫唤,赵琳一瞪全都吓懵了,连害怕的呜呜声都不敢发出来,伏在地上拿爪子拼命按眼睛,似乎怕自己那一双夺目的狗眼把赵琳给闪到了。

  就这样畅通无阻的穿过苗寨,我们直接来到了群山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