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就像我之前想的那样,这货早就已经对我心怀不轨了?

  一时间,我内心思绪万千,既兴奋又说不出的古怪,兴奋的是,看情形或许我今晚真能体验一次那什么的感觉,古怪的则是,我现在身边躺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鬼仙,或者说是妖仙。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好像是我想得太多,赵琳只是把我抱住而已,并未再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我一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因为她好像是睡着了,不小心滚到了我身上。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我也就没叫醒她,闻着她身上飘过来的一阵阵幽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翌日,当阳光投进帐篷洒在我眼睛上的时候,我才悠悠转醒,一睁眼便看见赵琳还在蜷在我身边,这就说明了昨晚的一切是真实的,并不是我的梦。

  “赵琳?”

  我轻轻摇了摇她的头,估计她昨晚是真的睡得很香啊,眼睫毛一动一动的,看上去从未有过的可爱,嘴角边还有几滴晶莹的唾液,我突发奇想,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鼻子前一闻,不禁皱了皱眉,根本就没有香味嘛,电视剧里果然是骗人的!

  赵琳微微睁开眼睛,眼神迷离,她盯着我的胳膊沉默了几秒钟,猛的撒开了手,不自禁的朝后滚了一圈,才停下来怒目而视,羞愤的喊道:“流氓!”

  我嘴唇抽搐了一下,无奈的道:“大姐,是你昨晚自己抱上来的好嘛?”

  赵琳脸色一变,目光阴森森的盯着我,犹如要吃人,我打了个冷战,干笑道:“其实我也有错……”

  “下回再敢这样我就阉了你!”

  赵琳冷哼了一声,冰冷的表情之下潜藏着丝丝红晕,恐怕她自己也明白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她毕竟是个女的,总得为自己找个台阶下。

  “以后不准提这件事!”

  赵琳走出帐篷,经过我旁边的时候阴测测的说道。

  酷e匠s|网永久$x免费,8看#_小~说u!

  我赶忙点头,心想果然是不能跟女人讲理的。

  出帐篷后我才发现自己醒的好晚,王大飞都起了,而毕云涛直接就一宿没睡,看他精力还是跟昨天一样旺盛,容光焕发啊,四十来岁的人了,真不容易,多半就是苗寨在吸引着他的缘故吧。

  “呵呵,起了啊。”

  毕云涛看着我们陆续从帐篷里面出来,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古怪之色。

  我当然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却也懒得辩解,点点头又问道:“你要不要睡一会儿?反正都快到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他大手一挥,直接说用不着,然后快速的收起帐篷装进他那大背包,又递给我们一些干粮,说:“吃吧,吃完了好赶路。”

  既然他自己都说不用休息了,那我当然就没话说了,随意的吃了几口面包,我们四个便再一次踏上了行程。

  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毕云涛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对我们说:“快了,不出一个小时我们就能看见苗寨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又是喜悦又是忐忑,因为不管怎么说苗寨都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养蛊人也完全不同于道门中人,他们所修炼的秘术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专门针对人类的,而道门中人所修的法术却大部分都是用来斩妖除魔的,同级对抗起来,孰强孰弱一眼便知,我也不会傻傻的以为之前碰到的那个摸包客就能称为真正的养蛊人了,他充其量只是一个半吊子而已。

  只不过这种忐忑并不严重,因为即使蛊术再神秘再厉害,我毕竟也经过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了,我还不相信那些养蛊人能厉害得过转轮王?!

  沿着崎岖的山路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忽然间毕云涛脚步一顿,我们自然而然的也就跟着他停了下来。

  他伸手指向远处的一条比我们现在走的路要宽阔不少的泥泞公路,说他要是估计的没错的话,那条路就是通往苗寨的路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远远望去,果然有一条通向大山深处的公路,两盘分布着菜地和稻田,栽种着农作物,只是现在暂时没人打理而已。

  我们几个下了山路,直接朝着大路往山沟里面行去。

  又走了一会儿,大路上忽然分出一条岔路,我正在疑惑该往哪边走的时候,毕云涛果断地说继续走大路。

  我问他为什么,他目光警惕的盯着那条岔路,让我自个仔细的看看。

  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目光顿时一凝。

  在那路面上,分布着一些和周围的泥土有些格格不入的、好似是用来铺路的那种小石子。

  这倒没什么可奇怪的,让我警觉的是那些石子内竟然好像有生命迹象存在。

  石头原本是死物,但那些小石子却仿佛拥有着某种残缺的灵智,给我一种它就是故意躺在那里的感觉。

  我问毕云涛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他说这应该是石头蛊,阴毒无比。然后详细解释,这是用普通的石头施以蛊药而练成的一种蛊,将石头蛊放在地上,它会自己钻进过路人的腿部,在其身体内生根发芽,不断繁殖,不出三五年中蛊的人必定周身长满结石,痛苦无比,最终死亡。

  我听了不禁眉头紧皱,究竟是谁这么阴险竟然在路上放这种恶毒的东西?

  毕云涛说他上网查过了,这条路应该是单独通向养蛊人的家里,所以有这种东西也不足为奇,苗寨的人都明白,不会贸然进入。

  我这才恍然,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性质还没那么恶劣。

  又沿着路走了一会儿,我们又看见了许多这种分出来的小道,小道上无一例外的都是有着蛊物的存在,不一定都是石头蛊,还有草蛊、花蛊之类稀里古怪的东西。

  没多久,前面的青山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寨子,上百座瓦房高矮不一的林立在其中,我们几个停了下来,苗寨到了。

  迎面走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老态龙钟,头发全白,望着我们的目光充斥着诧异和警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