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怪?!”

  那人哎哟一声,捂着腰杆回头惊恐的盯着赵琳,脸上满是忌惮之色,之前的耀武扬威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用手撑着地后退,生怕赵琳冲过去打他。

  赵琳露出鄙夷的神色,那人在退出去一段距离之后,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咽了口唾沫拔腿就跑。

  我正想让赵琳抓住他,这时王大飞的身体表面突然涌出了一团灰蒙蒙的东西,我目光一凝,仔细的看了看这些东西。

  这些灰蒙蒙的东西大概有拳头大小,从王大飞的肚子里冒出来的,当中还掺杂着一粒粒黑色的焦糊小点,仔细一看,这些黑色的小颗粒竟然是一条条死去的小虫卵。

  “这是先天道体将那人的蛊虫逼了出来。”

  毕云涛也是惊异的望着这奇特的现象,随后轻叹着道。

  “那他没事了?”我看着一脸茫然的王大飞,心下还是有些担心。

  毕云涛盯了王大飞两眼,缓缓摇头:“那人的蛊虫很低级,根本就威胁不到先天道体,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呼……”

  闻言,我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既然王大飞没事的话,那就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希望今天的事能让那人警醒,不要再仗着自己有秘术随意欺压人了。

  “不过那人胆子也真是大,一个男的竟然敢养蛊,也不怕遭反噬。”毕云涛撇了撇嘴,轻轻摇头,似乎对刚才的事情很不理解。

  我没说话,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啊……”

  酷匠网唯一F(正?版Ji,@其他V都Tv是¤L盗版

  就在我们几个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的耳朵里却是又传进了一道惨烈的嚎叫,只是这一次,这嚎叫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就好像中气不足,快要死了的人那样。

  “糟了……”

  我脸色一变,刚才竟然忘了身后还有一个人也中了蛊!

  现在那人逃跑了,该怎么救他?!

  我望着蜷在地上打滚的男子,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发紫了,嘴角边沾着黄白色的泡沫,浑身抽搐,看起来已经快不行了。

  “放心,我虽然不养蛊,不过自从得到了那个消息过后,我也特意专门研究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那人法术粗浅,还难不倒我。”

  这个时候,毕云涛在旁边出生道。

  “你会解?”我诧异的望着他,心中倒是涌起了一丝希望,要是他会解的话,倒不用那么麻烦了。

  “嗯。”毕云涛微微一点头,甩过背后的大包,拉开拉链从里头取出了一枚熟鸡蛋,又拿出一个装满了黑色无名汁液的瓶子,把鸡蛋在黑色液体里面一浸,走到还在哀嚎的男子身边,喝道:“张嘴!”

  男子差不多已经失去了神智,听到毕云涛的话过后,本能般的张大了嘴巴,毕云涛瞅准时机一下子把黑漆漆的鸡蛋扔进了他的嘴里,填满了他整个口腔,然后合上他的嘴巴。

  奇异的现象出现了,男子在闭上嘴过后,身体内部,好像是肚子那个部位,便开始传来一声声低微的劈啪声,听上去有点像是铁锅炒芝麻的声音,这种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便徐徐湮灭,最后彻底消失。

  这种炒芝麻的声音消失过后,男子也不叫了,神色也跟着正常了一些,与之同时,他的头顶冒出了缕缕的黑色烟雾,我注意到他的喉咙动了几下,最后哇的一口,长大了嘴巴,将那一枚鸡蛋给吐了出来。

  那鸡蛋的色泽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黑色的汁液没有任何残余,男子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望着周围。

  “你们……”

  男子看到我们的时候,眉头不禁一颤,多半是刚才那个男人给他造成了不轻的心理阴影。

  “好了,你没事了,自己走吧。”毕云涛负着双手,望着他淡淡的道。

  男子咽了口唾沫,哪里还敢多问什么,从地上爬起来过后一个转身,撒开丫子立马跑了个没影儿。

  男子消失之后,毕云涛捡起鸡蛋,望着我奇特的目光,解释道:“这是一枚半熟的鸡蛋,刚才的是墨汁,木匠做木活用的墨汁,一般的蛊物都怕这个。”

  说着他打碎鸡蛋,我果然看见鸡蛋外头是熟的,而里面的蛋黄却是溏心。

  我仔细一看,不禁愣了愣,这溏心之中竟然呈黑色,再仔细点便会发现这居然就是刚才的墨汁,里面似乎还有些已经死亡的小虫,看样子就是那蛊了。

  “好神奇……”

  王大飞惊叹的道。

  我倒没觉得有什么神奇的,因为比这神奇一百倍的事情我都见过了。

  毕云涛随手丢掉鸡蛋,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但也似乎代表了我们这一次苗寨之行不会顺利。

  继续赶路,毕云涛拿出一张地图,给我们指了一个区域:“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

  我把头凑过去一看,他指的地方乃是位于一片大森林,群山之中的地界,那里标注着苗族自治县几个字。

  “这个是我们现在的位置。”

  毕云涛又指了一个地方,标注是贵州火车站。

  我大概瞅了一眼,那个苗族自治县处于层峦叠嶂的大山之中,交通阻塞,坐车的话只能到距离那里还有几十里地的地方,剩下的就只有靠步行了,虽然可以让赵琳带我飞,可毕云涛和王大飞并不会神行之术,而且这大白天的,又是这么远的距离,万一被人发现了,又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先去了再说,我们包了辆出租车,由于有司机在开车,有些事情不太方便说,所以都没怎么说话,只有王大飞这傻缺,好像少根筋似的,一个人还在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都没人搭理他,而且还一点都不厌其烦。

  车子渐渐驶出市区,爬上了黄泥巴铺成的老路,在路上一颠一颠的,速度也同时跟着慢了下来,窗外的景物也由高楼大厦变成了农村,不时还能看见远处有农名伯伯在锄地,听见车子轰鸣停下来远望的。

  后来人烟越来越少,大约行驶了一共有五六个小时的样子,出租车总算是停了下来。

  我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四周,这里已是完全被群山所环绕,再往前已经没有公路了,只剩下绿绿的山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