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拉到一旁,悄声跟我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你这半个徒弟是先天道体?”

  “这种事情……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吧……”我干笑了一声道。

  “呼……”毕云涛吸了口气,又回头看了一眼王大飞,再度对我道:“看来你不知道,先天道体至刚至阳,对于所有的邪物都有克制性,苗疆的蛊也不例外,要是他能一起的话,说不定会更顺利。”

  我听着他的话怔了怔,然后试探着道:“你的意思,你愿意让他和我们一起?”

  毕云涛闻言,又一次扭过头,仔细的看了看正往这边瞅的王大飞,最终点点头:“这人面带红光,眼神澄明,我信得过。”

  “那好。”我心中一喜,既然他都不在意了,那我就更没问题了。

  王大飞是个话包子,他来了过后我瞬间感觉气氛都活跃了许多,只是唯一让我不爽的就是我那刚开业的公司,恐怕这段时间是没办法做生意了,租金也白交了。

  重庆盛产美女,贵州紧挨着重庆,美女也是特别的多,看得我眼花缭乱的,但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我们这一行人,准确的说主要是赵琳,她本来就生得肤白貌美,一袭红袍,看起来既高贵又冷艳,身上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仙气,走在街上十分的惹眼。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加快了速度,直到脱离了人口密集的区域才放慢脚步,同时我发现,这贵州好像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神秘,这么大半天反正我是一个奇怪的人都没看见,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正常,贵州大多数都还是汉族人,苗族人毕竟是少部分,而且养蛊人就算在苗寨里也是少之又少,哪有那么容易碰上?

  “你怎么偷我钱包!”

  “嘿……你这人真好玩,你哪一只狗眼看见老子偷你钱包了?!”

  在我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时,耳畔却是忽然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我脚步一顿,偏头望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就在距我们不远,两个男人面对面的站着,嘴里不停的骂咧。

  我看了眼那两个人,随后收回了目光,准备离开,估计又是小偷偷人钱包被人给逮住了,懒得多管闲事。

  “走吧。”

  我对他们说了一句,他们偏头瞅了一眼,也是点点头,这种事情太多了,根本管不过来,关键是不知道情况胡乱插手说不定还会惹得一身骚气。

  “老子看见你偷我钱包了!还敢不承认!走!跟我去派出所!”

  “松手!你给老子松手!”

  “哎哟……”

  更M新8最快p(上}:酷's匠p网@m

  然而我们才刚走出几步,身后便是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种声音就仿佛是正经历着人世间最恐怖的痛苦,凄惨程度难以用语言形容。

  我们同时转过身去,之前嚷嚷着钱包被偷了的那人正蜷在地上满地打滚,他面色苍白,脸上直冒虚汗,神色痛苦,死命的捂着肚子,就好像阑尾炎犯了一样。

  我和毕云涛对视了一眼,我在心里暗暗道,这是什么个情况?

  反倒是那个疑似偷钱包的人,此刻正叉着手目光阴森的盯着地上打滚的人,冷冷的道:“我让你松手,你不听,这可怪不得我。”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打滚的男子额头上的青筋高高的爆起,表情痛苦狰狞,硬生生的从喉咙当中蹦出几个嘶哑的音调,目光畏惧骇然的望着还站在原地的人。

  “我什么也没做啊,我还有事,不陪你玩儿了。”

  那人冷笑了一声,一脸无辜的耸耸肩,随后站直身子,转身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同时瞥了我们一眼,似乎要离开。

  当他的目光落到赵琳身上的时候,他的整张脸上顿时涌现出了惊艳之色,眼神也变了,变得色迷迷的,看得我心头一阵不舒服。

  赵琳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一张俏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冷冰冰的和他对视了一眼,眼中闪烁着寒光。

  那大汉这才将视线从赵琳身上挪开,同时扫视了我一眼,随后哼了一声,那不屑的目光仿佛是在嘲笑我,昂着头大摇大摆的从我身边经过,而且还用力推了我一把:“给大爷让开!”

  “嘿……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杨哥这么讲话?!”

  我还没说话呢,我身旁的王大飞就忍不住了,暴躁的脾气一冲上来,立刻堵在他前面,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那人看了王大飞一眼,冷笑着道:“你再不让开,信不信我让你像那人一样?”

  男人说着,头也不回的指了指还在地上惨嚎的那人。

  我眉头一挑,听他这话的意思好像有点不对啊……

  莫非,这是个养蛊人?

  这个想法才刚刚从我心底浮现,王大飞就推了男子一把,叫嚣道:“你以为我怕你啊贵州佬!”

  男子怒极反笑,阴森森的笑起来,同时隔空朝着王大飞扇了一下。

  我目光顿时一震,因为这男的巴掌扇出去的时候,带起的风竟然是灰色的,而且里面还有一些蠕动的,像是虫卵似的物体!

  这更加验证了我的想法,这肯定是个养蛊人!

  “大飞,快躲!”

  我冲着王大飞吼了起来,但为时已晚,那些灰色的气体已经飞到了王大飞的身上,而那白色的细小蠕虫也是一瞬间便钻进了他的身体内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

  我骂了一句,阴沉的望着那男的,叫道:“你赶紧把他解了!不然老子弄死你!”

  男子被我骂得愣了一下,紧接着惊诧的望着我,目光一挑道:“哟呵,没看出来啊,竟然还是个懂行的。”

  “老子让你给他解了!”

  我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道,这种情况其实应该先好言相说的,但他的卑鄙手段却让我非常愤怒,看样子刚才那男的也是中了他的蛊,这家伙偷人钱包还给人下蛊,完全就是卑鄙无耻和阴险下流的结合体。

  “哼……你让我解我就解?你会不会想得太多了啊?!”

  男子轻蔑的盯了我一眼,随后收回目光,我猜他应该是有什么方法判别我是不是同道中人,发现我不是过后,声音便没那么客气了。

  男子说完转身就走,我吸了口气:“赵琳,给他点颜色看看!”

  赵琳轻飘飘的看了正离去的男子一眼,伸出手指隔空戳了一下,那人就直接飞了出去,飞出七八米远,伴随着惨叫声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