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前往的地方很特殊,铜钱剑、符咒、天圣衣、阴冥古戒……除了我现有的那些家伙之外,我还突发奇想弄了好多对于我现在的敌人已经没什么用的爆炎符,它的属性为火,我考虑到蛊物毕竟是活物,爆炎符很有用也说不定。

  看起来毕云涛出发的心情十分急切,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他的意思就是让我快点出门别一直墨迹,然后给我说了一个地址,我答声知道了,之后挂了电话。

  我查看了一遍还有没有什么漏掉的东西,再拜了拜太一神像,祈求保佑,最后和赵琳一块儿出了门。

  我的心里也有几分忐忑和激动,年轻人都爱冒险嘛,越是苗疆那种充满危险和神秘的地方才越能让我感到兴奋。

  到达和毕云涛约定的地方过后,看看四周发现他还没有来,我想了一会儿,然后打电话给王大飞,向他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灵灵堂清洁公司的业务和那些符咒的联系。

  他现在已经能够使用一些低级的符咒,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连雷光疾电符这种东西都能被他鼓捣出来,如果成功的话,想来解决一下普通的闹鬼还是可以的,便让他有生意就接,如果打不过就立刻跑,没什么丢人的。

  他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奇怪的道:“你要出远门吗?”

  “嗯,对啊,我走这段时间你得把公司给我守好……有事情解决不了就打电话给陈鹏飞,没钱了找他拿就是了,反正他有的是钱。”我对着电话说道。

  王大飞有点急了:“别啊!杨哥!带上我呗!带我跟你一起去见见世面啊!”

  要不是这一回的事情关系重大,我愿意把他带上,怎么着也多个伴啊,帮我们守守夜望望风什么的还是很不错的。

  “不行啊,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其他的就别想了,我回来给你打电话。”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他。

  “杨哥!!!”

  “那什么,我信号不太好,先挂了!”我说着直接切断了手机通讯。

  心想可算是把这家伙给打发了,我收起手机,抬头却发现毕云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旁边。

  他今天穿的就跟个登山的似的,上下都是运动装,肩上背着一个黑色大包,里面装的鼓鼓的,一看就很重。

  “呵呵,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才谁啊?”

  毕云涛看看我,笑呵呵的道。

  “嗯……算是我半个徒弟吧,想跟我一起去来着,被我赶回去了。”我回答道。

  “唔……”毕云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然后说道:“走吧两位,火车票我都买好了。”

  我点点头,同时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连张飞机票都舍不得买,真是够抠门的。

  不过差不多,反正重庆到贵州也不远,两个地方是紧挨着的。

  火车上并没发生任何事情,毕云涛全程开启着兴奋模式,我靠在位置上看沿途的风景,旁边赵琳拿着手机在看韩剧,看得两眼泪汪汪的,我不禁鄙视她,好歹也算是个仙了,看这种没营养的东西都能看哭。

  到贵州的火车站之后,我们就在车站里吃了顿饭,正吃着,我忽然发现眼前有个人影,不禁微微抬头,一下子就愣住了。

  “你怎么来了?”

  我皱了皱眉,面前这人正对着我傻笑呢,那傻瓜一样的笑容,天底下除了王大飞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模仿了。

  我明明让他好好呆在重庆的,他怎么还是跟来了?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来贵州了的?

  “嘿嘿……你给我打电话那会儿我就在旁边五十米呢,我就说怎么声音听着有点不对……后来你们去火车站我就一起去了。”王大飞看看我和赵琳,傻笑着说道。

  “那我怎么不知道?”

  这会儿,我刚才的惊诧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巨大疑惑,他既然跟着我们,我怎么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尤其是赵琳,灵觉绝对逆天啊,有东西跟着她应该是第一个察觉的,怎么连她都没反应?

  “我到车站没买到票,直接打出租来的……我知道你们要在火车站下车……哦我忘了,我钱不够,那司机还在外头等着呢……”王大飞说着,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指了指远处的马路。

  $O看u正,版章*◇节‘上◎酷1匠b网

  路上停着一辆重庆城特有的黄色出租车,出租车旁边立着司机,司机的脸色超级难看,阴沉得快要挤出水来了,拿着手机一直在朝这边摄像。

  看情形估计王大飞要拿不出钱来,他就得直接报警了。

  我嘴里骂了一句,用要吃人的目光盯着王大飞,他讪讪的笑着,我真是想跳起来一巴掌把他给扇出去。

  没有办法,我最终只能帮他结清了车钱,那出租车司机车才冷哼了一声,发动车前摇下玻璃,对着王大飞竖了根中指:“没钱就不要来坐车!下回老子再遇上直接把你衣服扒了扔街上!”

  “你站住!再说一遍!”

  王大飞立刻指着那车子骂了起来,似乎还想冲上去,我一把将他给扯了回来,冲着他骂道:“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了?!”

  王大飞脸上的愤怒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讪讪的对着我傻笑。

  “杨乐,这位是?”

  毕云涛皱了皱眉,警惕的望着王大飞。

  “这就是我那半个徒弟,我不让他来,没想到他还跟过来了。”我知道事关重大,毕云涛说不定还以为是我故意的,不禁歉然的道。

  毕云涛目光奇特的望着王大飞,眼皮微微一挑,随即惊道:“先天道体?!”

  当他说出先天道体四个字的时候,我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过来,毕云涛除了风水还精通看相,能看出来王大飞的先天道体也没什么奇怪的。

  只是这一来,他的态度跟刚才就有了一些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