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确是风水师,但对于神鬼方面的东西同样懂得一些,鬼不能吃人的食物这种基本的知识当然不会不知道,虽然他并不知晓赵琳的身份,但却也能感觉到前者必定不是人类,然而现在她却在实实在在的在吃着龙虾……

  “呵呵……慢慢吃,不用急。”毕云涛悄悄擦了擦额头溢出来的一两滴汗珠,看样子他应该是猜到了几分。

  “大师,我们都是明白人,上回我找你帮忙的时候不也没拐弯抹角吗?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拿筷子夹了一口菜过后,便忍不住说道。

  毕云涛看了埋头吃东西的赵琳一眼,然后看向我点头道:“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你说对了,我的确是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不过这件事情,我想你自己也一定会感兴趣的……”

  毕云涛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也不紧张了,反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释然模样。

  我愣了一下,不禁诧异的望着他,谁给他的自信?

  他望着我,缓缓说道:“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我能感觉到你实力不弱,能在这个岁数到达这一步,你肯定已经开启过道心了吧?”

  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见到我的样子过后,露出一抹奇特的笑容,接着道:“能开启道心的的确都是不凡之辈,修炼起来也是得天独厚,不过万物发展都有它的规律,物极必反,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五弊三缺吧?”

  当他说出五弊三缺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嘴唇不禁微微抽动了一下,如果说在以往的话,听到这个词或许我还不会感觉到有多严重,但自从前些日子见到了左老头发作起来的样子过后,我便彻底改变了对五弊三缺的看法,因为一旦五弊三缺显现又没有办法压制的话,那就真正的是一种灭顶之灾!

  可他突然提这个干什么?难道他即将要说的事情和五弊三缺有关系?

  我心里就跟猫挠似的,但那种好奇最终还是被我给压制了下来,我点了点头:“知道。”

  毕云涛笑了笑:“那我就直说了,大概半年前我得到一条消息,把我惊得不轻,不过由于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伙伴,就只能暂时搁在一旁,前些天碰到你们过后,我觉得这个消息可以付诸实现了。”

  1(最C*新$章@R节p。上k酷{匠2N网

  我挑了挑眉,没有说话,他接着道:“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的话,必定会在整个修道界中引起轰动,各门各派的人肯定会陆续找上我,到那时候我恐怕就真的成了众矢之的,不得安生了。”

  “由于个人能力所限,我能找到的帮手又无法带来多大的助力,所以一直没敢动手,直到遇到你和这位姑娘。”毕云涛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琳,然后看向我道:“要是我眼睛还没瞎的话,这位姑娘,应该是一位地仙吧?”

  我点了点头,虽然早有预料,但毕云涛脸上还是露出一抹震骇,立刻起身对着赵琳拱了拱手:“仙人!在下失敬了!”

  看他那一脸谨慎的模样,我就知道他多半是把赵琳当成那种外表年轻内心沧桑的老妖怪了。

  赵琳瞥了她一眼,然后嘻嘻笑了一声,又埋头吃了起来,我看到沾着辣油的手和脸颊,眼皮子跳了跳,反正我是看不出来她身上有什么地方能和‘仙人’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的。

  毕云涛看见赵琳的样子也是微微怔了怔,我想了想,戏谑道:“那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个消息,你就不怕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毕云涛摇摇头,微微笑了笑,道:“除了风水之外,我对看相、占卜、算命一道,也略懂一二,前些天我就仔细观察过二位,从面相上知道你们都不是恶类,然后又犹豫了十天,这才下定决心把你们叫过来,今天我更加确定了我的判断。”

  “你会算命?”

  我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来,望着他道:“大师,你能帮我算算命吗?”

  毕云涛怔了怔,随后点头:“当然可以。”

  他掐着我的手,闭上双眼,另一只手的手指同时开始快速的动了起来,同时口中好像还念叨着什么咒语,一开始他还衣服平平淡淡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眉头却是开始皱了起来,手指动弹的频率也是开始加快,之后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手指动的也是越来越快,最后就连额头也渗出了丝丝的汗珠,双目猛的睁开,脸色苍白,惊骇的望着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任何话来。

  “大师,你算出来了吗?”

  我心里偷笑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

  毕云涛深呼吸了几下,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疑惑,最后摇了摇头,对着我拱了拱手,苦笑道:“看来我果然是个瞎子……”

  我笑了笑,这才问他那个消息到底是什么,可他的答案却让我有点意外。

  他想了想,道:“说实在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它表达的意思具体是什么,但全部都围绕着五弊三缺,据我猜测,多半跟如何解除五弊三缺有关联……”

  我的心脏剧烈的一突,不禁张开了嘴,那条消息竟然和破解五弊三缺有所牵连?!

  不怪我如此惊讶,这五弊三缺可是道门内最大的禁忌,因为千百年来无数的道门英杰最后都毁在了这上面,不管你之前如何的强大逆天,都逃脱不了五弊三缺的诅咒,即使是如同左老头那般出色,最后的仙逝,同样也是跟五弊三缺脱不了关系。

  “这消息可靠吗?”

  半晌后,我皱了皱眉,我还是比较理智的,先不管这消息到底是不是能够破除五弊三缺,它的真实度才是最关键的,要是假的那还说个屁?

  “你放心,绝对可靠!”毕云涛拍了拍胸脯保证:“这是我的一个生死之交在临终前托付给我的,他是一位占卜大师,你别怀疑我的话,他是真正的大师!说是能够预知未来都不过分,他家是麻衣世家,世代上千年流传下来,几十代人的积累才推算出了这个消息,他就是因为算出了这个消息,上天降罪,他知道自己命不长久,才把我叫了过去,才刚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就被雷劈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