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么变了?”

  我心中震动无比,目光更是惊讶到无以复加,一时甚至就连她还在追我这件事情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突破了吧。”

  赵琳瞥了我一眼,淡淡的道。

  “突破?!”

  我再一次瞪大了双眼,嘴巴张的大大的,她本身就是鬼妖,如果再做突破的话,那便是能够真真正正的摆脱轮回之苦,彻底的甩掉‘鬼妖’这个词汇,因为鬼妖之上,便是那传说当中的鬼仙!

  所谓鬼仙,也可称之为地仙,最初便是由有大机缘的亡魂一步一步的修炼而来,随着修为日渐精深,最后脱胎换骨的一种形态。

  鬼仙鬼仙,顾名思义就是鬼所变的神仙,虽然它是鬼所化而成,但其本质,却已经不再是受轮回苦、归地府辖的游魂野鬼,而是高高在上,众生敬仰的神仙!

  ;N更V*新9}最快=上酷K匠Z网

  民间传说当中影响力很大的土地公、灶王爷、还有诸如日夜游神之类的神祗,其本身便是如同赵琳这样的鬼仙!

  只是一般来说,每一个鬼仙都是需要漫长的岁月积累,少说也得几百年的时光才能够慢慢的修炼而成,类似于赵琳这样的,才不过一年时间而已,便从一只普通的哀鬼变成了超脱世俗的鬼仙的存在,恐怕千百年来不说独此一家,也是世间少有了。

  赵琳慢慢的向我走来,最后来到了我身前,眼神里还是有些气愤的神色,不过比起之前已是消退了大半。

  “你楞个屁,别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其实我满恨你的,以后你别惹我,要不然就新账老账一起算!”

  赵琳低声的呵斥了我一声,把我从无限的遐想当中扯了回来。

  “知道了……”

  我赶紧点头,目光讪讪的,满脸堆笑,生怕再激怒了这姑奶奶。

  “哼……”

  赵琳见我这唯唯诺诺的模样,顿时得意的哼了起来,随后脸上才有按捺不住的喜悦涌现了出来,特别爷们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用一种大哥对小弟的语气说道:“今天我突破了,心情好,就暂时不和你计较了,以后每日端茶递水,洗衣叠被……嗯……这个我自己来,每日端茶递水,多弄些好吃的把我伺候好了我就罩着你!”

  “诶!”

  我干笑了两声,反正她现在心情好,她说什么就都顺着她咯。

  “嗯,儿子真听话。”

  赵琳笑嘻嘻的拍了拍我的额头,就跟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似的,刚才的不愉快也随之一扫而空。

  我望着她调皮的样子,心中悄然一叹,不知不觉间,没想到我和她都已经一起走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了,那时候我不会想到,自己会从一个被下了诅咒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屌丝青年变成一个稍微厉害点的屌丝青年,更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是黄飞虎的后世,也不会猜到当初随意收在身边的那个身受重伤的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哀鬼,如今已经脱胎换骨成了高贵的仙女。

  赵琳为什么会这么快突破,我也有点疑惑,不过对于她,不能用一般的眼光来看,也许是因为我的血,也许是其他的某种原因导致了她迅速的成长,总之她的能力自然是越强越好,毕竟我们现在的敌人太多而且一个个都太强大,不说经过几千年传承的地府,就算是阳间的冥罗会,我现在都没办法抗衡,仅仅只是一个大护法就能将我耍的毫无还手之力,更别提之上可能还会有所谓的副会长以及会长之类的了。

  追逐了大半天,当我们打算返回,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大街上偶尔有一两道毫无智慧的游魂野鬼在游荡,在感受到我们的到来之后,也是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是真的困了,回家后澡都没洗,直接倒头就呼呼大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特别甜,赵琳现在进阶了,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其他敌人的时候,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力反抗,就算真有敌人杀过来,我们就算打不过,但要逃跑应该还是不难的。

  一觉睡到大天亮,临近中午我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伸着懒腰走进厕所里洗漱,刚刷牙刷到一半,卧室里便传来我的手机响动的声音。

  “……”

  低低的骂了一句,我对着外面喊道:“赵琳,帮我拿下电话!”

  门外嗖一声,红影一闪,赵琳便拿着手机出现在了我面前。

  “谁打来的啊这是……”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我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哪位。”

  我一边刷牙,嘴里边不清不楚的问道。

  “额……”

  那头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杨乐吗?”

  “是啊,你是谁?”

  我愣了一下,又将屏幕对着自己,仔细的又看了一遍那电话号码,最终还是确认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号码。

  “啊呵呵,我是王道长的朋友,听他说,你最近有一些风水方面的问题不太明白是吗?”

  电话那头的人哈哈的笑了起来,淡淡的讲道。

  “哦!原来是先生啊!不好意思啊刚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一愣之后,赶紧对着电话解释起来。

  “不碍事的,如果你要找我就来长生佛像馆,我会在那里等你的。”电话那头的人笑着道。

  “那就多谢了,我马上就过来!”我说道。

  “什么人啊?”

  见我挂断了电话,赵琳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立刻问道。

  “我租了间写字楼卖假货,风水好像不太正,我约的风水先生看看。”我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跟她解释着。

  “那我跟你一块儿去吧?”赵琳挑了挑眉,追加道:“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做。”

  “嗯,那好。”我略微一思忖,反正那人也没说不能带人一起去,便点了点头。

  这个长生佛像馆我也是听说过的,是个卖佛像的地方,在重庆主城这边颇有名气,不过据说去那里的不是高官就是大老板,因为太坑人了,普通人根本去不起也没有必要去,因为里面收费太贵了,而且去那儿的人大都不是买佛像的,而是找里面的人帮忙看风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