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我就让陈鹏飞带着我去那写字楼瞧了瞧,地皮的确是地处繁华,周围都是歌厅、酒吧、商场之类流动人口大的场所,每一家都生意红火,这空空荡荡的写字楼矗立在其中,与周围的环境对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酷匠z网ou正版E5首Ur发

  我站在楼下抬头往上看了看,心中这才略感恍然,原来这栋楼还是个烂尾楼,一共才修了三层,难怪五千块钱就能租下来,否则即便是闹鬼也远远不止这个价格。

  “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

  我偏头对着陈鹏飞他们说了一句,然后自己转身走进了大门口。

  刚一进入大厅,一股仿佛堕入了冰窖般的寒冷便顷刻间席卷了我的全身,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惊诧的望向四周,这里的煞气竟然重成了这个样子。

  难怪这么低的价格都一直没人肯租,就单单是这股煞气萦绕在这里,就能保证住在里面的人三个月内绝壁破产,而且还有伴有血光之灾等等。

  不过这栋楼应该是没有灵体的存在,我粗略的查探了一番,最终将煞气的源头归咎到了这栋楼的风水不正上。

  风水学是道门的一个分支,起源于五大教中的‘宿土’,这同样是一门历史悠久、门道极为博大精深的古老学说,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稍微会点皮毛的人就能轻易聚敛钱财、发家致富,而修炼有成的风水师更是能够轻易地让普通人走大运或是倒大霉,至于那些更为厉害的,甚至能够左右整个国家的兴亡盛衰,民间有个传闻,相传清太祖努尔哈赤当年之所以能够入主中原建立清王朝,很大程度上就是归功于他身边那位举世无双的风水大师,这位风水大师神通广大,看出明朝气数将尽,便用秘法破开了整条横贯整个神州大地的大明龙脉,方才致使整个大明江山落到了满族人的手里。

  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修建某些工程时,开发商都会专门花高价请风水先生来指点迷津,因为如果风水不好的话,带来的后果将不光是亏本那么简单,严重的还会有血光之灾。

  我对风水学几乎没什么研究,不过既然接触了这个行当,对于业内一些基本的知识自然是有所耳闻。

  但我左看右看,看了快半个小时了,却一丁点的头绪都没有,我皱起了眉,这栋楼的风水太古怪了,古怪程度简直是闻所未闻。

  一般修建写字楼的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身后一定要有‘靠’,即可以依靠的大型建筑物,就跟古代人修建住宅或者墓穴都喜欢背朝大山而建一样,认为这样就是有了靠山,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说,也和上面的道理差不多。

  可这栋写字楼背后不但没有任何依靠,反而有一条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的老巷,光是看一眼就觉得阴气森森,要知道背后空巷这种事情可是风水学里面的大忌,由于写字楼背后面一般没有门,也就导致了长年累月巷子里都不会有人类活动,久而久之阴气充盈而阳气衰竭,再加上阴阳颠倒,阴气压制阳气,连带着整栋楼都会遭殃。

  看看后面那条黑乎乎、杂草深得几乎都比我人还高的巷子,我猜测这多半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说不定比我爷爷奶奶年纪还大。

  凶煞之气经过这么长时间积累,也难怪写字楼内会如此的阴深诡异,这样的煞气恐怕任何一家公司来了都得倒大霉,多半要不了三个月就得关门大吉。

  大致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过后,我折返回了楼下,陈鹏飞和王大飞蹲在门口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我下来,同时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期许的望着我。

  “放心,上面没有鬼,可能是风水出了问题,我打电话问问别人。”我对他们说道。

  陈鹏飞点点头,王大飞则是一脸崇拜的望着我,估计是觉得自己跟对了人,没想到我不止会抓鬼,竟然连更为复杂的风水都会看。

  如今的我,有事只能求助王道和,他毕竟在这一行的时间比我强多了,说不定会知道怎么回事。

  我给他拨去了电话,电话就像是被他拿在手里一样,刚响了一声就被他接了起来,那头跟着响起他的笑声:“杨乐?怎么是你……说吧,这么晚了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遇到啥事你解决不了了?”

  “差不多吧,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懂不懂风水建筑?”我一句话直截了当的切进了主题。

  “风水?”

  王道和愣了一下,随后语气古怪的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怎么,不会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要给自己刨坟吧?”

  “去你大爷的,老子还得再活一百年呢,再说就算我死了,黑白无常敢来勾吗?”

  我啐骂了一句,并同时在陈鹏飞和王大飞的面前不着痕迹的装了个逼。

  “行……你行,好吧,我告诉你,风水我也不太懂,不过我有个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倒是可以找他来帮你看看。”王道和在电话那头讲道。

  “那也成,谢谢你了,这人啥时候能到啊?”我点点头又问道。

  “明天吧,这都大半夜的了,明天他就会来找你,我让他给你打电话。”王道和打了个哈欠,懒懒的道。

  “嗯。”

  挂断电话之后,我果断带着二人离开了这里,这种地方待久了我倒是没什么,但他们两个就不一样了,待的时间越长对他们危害越大,大病一场或是接连倒霉都是有可能的。

  陈鹏飞自己回了家,而王大飞则是被我支去了网吧,我现在已经不敢带他一起回公寓了,我担心赵琳一时控制不住一掌拍飞他。

  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回到公寓,然而就在家门口,我即将准备掏出钥匙来开门的时候,屋内突然涌起一股强大澎湃的气息,一束耀眼如同烈日般的虹光也是跟着从内射出,剧烈的光线刺得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同时我立刻打开家门就往里冲,这股气势非比寻常,恐怕赵琳已经遭遇了不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