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大哥,你咋了?”

  男子见我愣住不走,也跟着停了下来,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没……”

  我摇了摇头,道:“对了,你叫啥名字?”

  “王大飞。”他笑着说道。

  “真不错的名字……我叫杨乐。”我说道。

  下到楼下过后,一道绿色的影子从立刻旁边飘了过来,在我身前猛的停下。

  “怎么这么半天才回来?”

  赵琳皱了皱眉,望着我奇怪的问道,同时看了我旁边的王大飞一眼,瞳孔微微缩了缩。

  “遇到点事情耽搁了一下。”

  我说了一句,又指了指王大飞,道:“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王大飞,这是赵琳。”

  赵琳打量了王大飞一下,后者顿时露出惊艳的神色,抛开她鬼妖的身份来说,她可是个少见的美女。

  “你好……”

  王大飞望着赵琳,有些紧张地道。

  赵琳自然也是发现了他眼中的惊艳,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轻轻点头算是回应。

  更新最$快:☆上9酷u匠网

  而我心里却在盘算,这先天道体可是非常难得的一种命格,同时这也是一种带有宿命色彩的命格,所谓宿命就是说这辈子都无法逃过的某种命运,该承受的必然会承受,而先天道体的宿命,恰恰就是鬼神一道。

  “王大飞,你想不想学抓鬼?”

  我挺了挺身板,故作高深的道。

  王大飞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眼中便露出了向往的神色:“想啊!当然想!”

  我会心的笑了笑,赵琳则是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将我给盯住,同时将我拉到一旁,道:“你疯了?你不会是想收徒弟吧?”

  我瞥了她一眼:“是又怎么了嘛?再说我教他抓鬼未必就要收他为徒啊。”

  “好吧……不过这是为什么啊?”赵琳依旧满脸不解。

  我看了一眼正把头偏在一旁,但却竖起耳朵听我们谈话的王大飞,压低声音道:“这小子是先天道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修炼以后会很厉害,反正我们现在敌人那么多,未来这说不定就是个强有力的帮手呢!”

  “先天道体?那是什么?”

  赵琳并不是那些千年老鬼,明显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俏脸布满了疑惑。

  “我一时也和你解释不清楚……你看过那些玄幻小说没,跟你面那些什么圣体之类的有点像。”我低低的说道。

  赵琳略感恍然,随后审视的看了王大飞一眼,点点头道:“看上去挺老实的,那就随便你吧。”

  “嗯……”

  就这样,我们的公寓里稀里糊涂的多了一个人,而对于这个突然之间多出来的人,赵琳一开始也是非常不习惯,而后来慢慢的……则是更加不习惯。

  因为王大飞这小子没有隐私观念,经常就是不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吓得赵琳经常是直接一巴掌把他给扇飞,而且这厮臭袜子脏衣服什么的喜欢乱扔,在公寓里住了一个星期过后,我是男的倒没觉得有什么,但赵琳看王大飞的目光却是越发的泛寒了。

  对于这种情况,我可不敢掉以轻心,赵琳这妮子脾气古怪的很,又喜怒无常的,保不准什么时候被逼急了就直接一掌送王大飞见阎王了。

  所以在第二周的时候,我就干脆带着王大飞去外头租了一间房子,至于钱,我现在不缺,光是一个月一万块的工资就够我花了,而且没了直接找陈鹏飞拿就是,这小子家里有钱得很,据说还不是他爹贪污的,他爹算是个清官,家里的钱都是他那经商的母亲赚的,也就是说这小子不仅是个官二代而且还是个富二代。

  租房的事情我就打电话问了一下陈鹏飞,他听说我多了个跟班过后也愣了一下,随后就告诉我说一定要认识一下,至于房子什么的他来想办法,最迟下午就给我答复。

  官二代就是官二代,办起事来比我要轻松方便多了,过了没半个小时他就来电了,他告诉我已经用每个月五千块的价格租到了房子,是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愣了一下,皱眉道:“我让你租房子,你给我租写字楼干啥……还有我能问一句吗,你五千块钱怎么租到市中心的写字楼的……”

  “这你就别管了,总之肯定是好事,你晚上带上那个兄弟一起过来,我们边喝边说。”陈鹏飞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晚上我和王大飞一起前往了和陈鹏飞约定的地点,到了过后王大飞直接就坐下开吃了,陈鹏飞看着我嘴唇抽搐了一下,随后笑道:“兄弟你好,我叫陈鹏飞。”

  “叫我王大飞就好……”

  王大飞一边往嘴里送着菜,同时还不清不楚的说道。

  陈鹏飞的嘴唇又抽搐了一下,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神当中我看到了十三个大字:你特么都找的什么徒弟?!!

  不过他并未在这个话题上纠结,直接就切入了主题,我问起为什么帮我租写字楼的时候,他告诉我说,本来那栋写字楼地处繁华,可用面积又大,一个月别说是五千,就是五万也租不下来,但那地方一直闹鬼,死了好几个人了,据说是风水不好,所以一直空着,他听说我要租房子就给我租下来了,反正我又不怕,不光能拿来住人,还能做点其他的事情。

  我听他这话就知道他肯定是给我打算好了,就让他别卖关子,他告诉我说可以在那里开一家卖假佛像的店,凭我的能力,随便露两手就能耍的那些人团团转,生意肯定好的不得了,并且还可以兼职清洁公司,哪里出现了脏东西又出得起钱的话就去哪里抓鬼。

  他这个提议好是好,我就是觉得有点缺德,特别是卖假佛像,万一遭报应怎么办?

  他就让我更不用担心这了,大不了赚的钱拿一半来做慈善,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

  我一想也是,想到自己即将出任CEO,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便欣喜的答应了下来,陈鹏飞入股,并且顺道连公司的名字都定下来了,就叫灵灵堂清洁公司,我是总经理,他是副总,而王大飞则是灵灵堂清洁公司里的清洁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