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我撇了撇嘴,虽然弄清了背上的血痂到底是什么,也明白这也许会是一件很厉害的宝物,但我心中的喜悦却并没有多少,因为如果连它的作用我都弄不清楚,就算是再逆天又有个卵用?

  以前的话,不懂的地方我还可以打电话请教左老头,只可惜如今他不在了,我就算是心中有再大的疑惑也只能憋着,师父也联系不上,其他的人总归是外人,李真一道长虽然挺可信的,但我也并不想把这事情告诉他,毕竟人心隔着肚皮呢,就连转轮王都如此垂涎的物品,谁能说得清楚?即使他不动心,但这种事情就好似我的血能救人提升功力一样,知道的人终归是越少越好,否则只会对我不利。

  忽然赵琳对我说:“你忘了互联网了?上网查查呗,说不定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我一想也是,现在的度娘什么不知道啊?仔细找找说不定真能解答我心中的疑惑。

  只是这一回就连万能的度娘也失效了,迫不及待的输入天子印搜索,弹出的网页却是风马牛不相及。

  没有办法,我只能再一次满怀希望的拨通了师父的电话,然而当电话那头传来那个冰冷的女性机器人的声音过后,我的心便跟着沉了下去。

  我骂了一句草,不过倒是非常的安心,如果是以前他这么久都不出现,我还会以为他遭了什么不测,但自从听说了他当年的辉煌事迹过后,我便直接排除了这种可能。

  因此最后我只能先暂时将这个问题憋在了心里,谁也不告诉,等以后他有了消息再说。

  日子就在这样的平静当中一天天走过,冥罗会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地府那边更是一片宁静,细心寻找的话,重庆城内还是能够发现不少所谓不干净的地方的,但那样的地方如今在我眼里已经没有丝毫的挑战性了。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闲着没事在街上游荡,到处打听哪儿有闹鬼的地儿,这段时间城里几乎所有的鬼屋都被我走了个遍,有的地方的确有几只冤魂,不过大部分都不过是以讹传讹,甚至因为这个,我还帮警方捣获了一处打着闹鬼没人敢去的幌子卖淫的窝点。

  !酷匠网fI唯$一正R◎版…●,《其F他m都F是●盗版CM

  在经过一条几十年的老街时,我忽然看见一间小卖部门口坐着一群老头老太太,拿着蒲扇一边扇风一边笑呵呵的摆着龙门阵。

  这种老街的居民大多都是互相认识,小卖部的老板也不介意让这些老头老太太挡在门口,刚巧我有点渴了,便望着小卖部走了过去。

  “帅哥,要啥子,随便看嘛。”

  柜台后一个留着板寸头,穿着无袖黑背心,看上去跟我一般大小的社会青年对我说道。

  我用手扇风,同时递过去四块钱:“给我一瓶脉动,要冰的。”

  他拿出一瓶冰镇的脉动给了我,我拧开盖子几大口就喝完了,然后坐在门前的空凳子上,准备歇歇再走。

  老头老太太们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他们的话题。

  我靠着柜子闭目休息,可距离隔得这么近,我的听力又这么好,老人们的话自然而然的就全部落进了我的耳朵里。

  老年人的话题都差不多,尤其是他们这种应该没上过什么学的老人,谈论的无非就是子女现在怎么怎么样,一个月多少多少钱,孙子成绩好不好,在哪儿上学,又或者是什么东西从五块涨到了五块五之类的琐事。

  我本来没打算听他们聊天,但其中一个老人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们晓得吗,听说废工厂那边晚上在闹不干净,一到半夜就有女人的哭声,还越来越大,昨天晚上我儿子去看了一下就回来了,啥子都没看到。”

  我对于这些事情是相当敏感的,在听到过后几乎一瞬间就睁开了双眼,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每天晚上都在哭,又哭又叫的吓人惨,前几天警察都来了,只不过没死人就没多管,这些警察不信这些嘛,总有天要把他们自己整到。”另一个老人撇了撇嘴说道。

  其余的老人也都跟着点头附和,他们那一辈的人都是从那个牛鬼蛇神未被镇压的年代走过来的,见得多听得多了,所以对于这些所谓的脏东西并没有如今的年轻人那般不屑或是恐惧,能够以一种中肯的角度来谈论这件事。

  不过几位老人说了几句后就岔开了话题,想来也是不愿意多提这种事情。

  “各位老人家,我刚才听你们说闹鬼……这附近有地方闹鬼吗?”

  我稍微把凳子挪近了一点,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

  所有老人都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最先扯起话头的那个老头就笑了笑:“怎么?你们年轻人也对这些感兴趣?”

  “半信半疑,大爷,您就跟我说说呗?”我说道。

  老人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胆子大的话晚上就亲自去那边的废工厂看看吧。”

  “没危险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

  老人摇摇头:“没啥子的,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有人去看,也没见哪个出点啥子事,你只要不要太打扰到那东西就没事。”

  “哦……”

  我点了点头,心中稍微思忖了一下,估计这次的所谓闹鬼不是以讹传讹就是那种稍微有点怨气的鬼魂,不然每天晚上都有人敢去,真是什么厉鬼恶鬼的话,早就死了一大片了。

  “那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呢,您跟我说下。”我又问道。

  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老街巷子深处:“你一直往前面走,看到岔路口走左边,再看到岔路口走右边,再走一会就会走出这条老街,老街外面有个坝子,坝子里面有个废工厂,有铁栏杆的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大爷。”我点点头,然后便径直对着巷子走了过去。

  背后传来一众老年人的声音:“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胆子大,我们那个时候听到大人说有这些东西晚上撒尿都不敢个人去……”

  ……

  我按照老大爷的描述,沿着老街走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转角,转过去之后又走了右边的路,随之街边的巷子便越来越窄,居住的人也是越来越少,我又走了一会儿果然便出了老街。

  抬头望去,前面的确有一个荒废的大坝子,坝子上长满了齐膝深的杂草,中间修建着几栋破败的房屋,周围都是生锈的铁栏,门牌上隐约可见某某工厂几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