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交出你手上的东西,或许我可以饶了你们几个一命。”

  冯老虎毒蛇般的瞳孔贪婪的望着我,桀笑着,阴沉沉的说道。

  “饶?!你脑子没毛病吧?老子答应了吗?!”

  他这话一出口,立刻引来了左老头的强烈不满,挺直脊背,盯着面前的冯老虎暴怒的喝道。

  他身为龙虎山掌门人,身份地位本来就特别的崇高,就算是这冥罗会的大护法,在他巅峰时候也是吃过自己的亏,但如今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却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么一个饶字,这让他怎么能够忍下去?!

  冯老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冷笑了起来:“别装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能耐和我斗?”

  左老头面色微变,我这才发现他身上的精气竟然已经所剩无几,刚才的样子估计都是装出来的。

  “呵呵,小子,摘下你手里的戒指,我放了你们几个。”冯老虎一边朝我这边缓缓移动,一边阴测测的说道。

  “慢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黑白无常二人却是对视了一眼,同时跨出一步,竟然是齐刷刷的挡在了我前面。

  我微微一怔,然后一愣,这两个家伙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什么意思?”

  冯老虎皱了皱眉头,不过脚步也是暂缓而止。

  黑白无常回过头厌恶的瞅了我一眼,再度扭头,对着冯老虎朗声道:“不好意思了护法大人,这一次我们哥俩恐怕不能如你的愿了,这个小子还有他身上的东西,我们统统都要带走,他是属于地府的,至于其他的人,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没有任何意见。”

  闻言,我才算是明白了过来,我就说,这两个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搞了半天还不是要把我带下地府。

  E酷m(匠J网,$正qI版首P0发z^

  “哦?”

  冯老虎望了黑白无常二人一眼,面色逐渐变得凌厉起来:“你的意思是,这一趟我算是白跑了?那我之前和你们合作有什么作用?”

  黑白无常对望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们不用多说了,这个小子我今天必须要带走,还有他身上的东西,全都得归我冥罗会所有!”

  冯老虎见二人的反应,也是冷哼了起来,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说完后,他又看着二人阴测测的说道:“你们两个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凭你们,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要不是看在地府的份上,你觉得你们现在还活着么?”

  黑白无常二人脸色同时一沉,因为冯老虎说的的确是事实,现在他们不是在地府而是在阳间,仅凭他们两个,根本就打不过冯老虎,更别提从他手里抢夺什么了。

  但仅仅只是过了一秒钟,二人紧绷的面色却又是变得松懈起来,并同时还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二人望着冯老虎,冷笑道:“护法大人这话说得的确没错,仅凭我二人,的确还不是你的对手。”

  “知道就好。”

  冯老虎盯着黑白无常说道,可说完之后,他忽然又皱了下眉头。

  不仅是他,就连我以及赵琳也感觉到了,周围似乎正有一股铺天盖地般的气息升腾起来,这一股气势的强悍超出了在场的所有人。

  随着这股气势的出现,黑白无常也是齐齐转过身,然后对着那空无一人的空地微微弯腰,齐声道:“恭迎大人!”

  “这是……”

  冯老虎的眉毛终于是紧皱了起来,面色说不出的凝重。

  “嗤……”

  此时此刻,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面,忽然缓缓地扭曲了起来,如同漩涡一般的扭曲起来,就连周遭的土地都是缓缓的变成了冰蓝色,仿佛进入了严寒冬季。

  一道身着蓝白长袍人影逐渐的从那漩涡当中显露而出,立于地上。

  那人微微抬头,看上去大约二十多岁年纪,脸如温玉,眉毛十分浓密,他手执紫金折扇,脚踏云履靴,打扮跟古代的富家公子极为相似。

  这人周身并无什么强大的气场散发而出,但就是刚才未曾出现时候的那股气势,就能够令人心中清楚地知道,此人绝对不是他看上去的那么人畜无害。

  不过就凭他的模样来说,真的很难想象刚才黑白无常所说的大人就是他。

  能够被黑白无常称作大人,他会是谁呢?

  我和赵琳虽是一头雾水,然而在我身后距离不远的左老头和冯老虎,在看到这个人出现的那一刹那,脸上的表情都是在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是你?!”

  左老头深呼吸了几口,盯着那年轻人皱眉道:“你竟然会来阳间?”

  那年轻人轻笑了一声,折扇打开,手腕摇动着轻轻扇了两下,随即眼睛瞅了瞅我跟赵琳,笑道:“怎么,就许这两个小娃娃下去,不允许我上来了?”

  闻言,左老头眉头皱的更紧,拳头紧紧握了握,可最终却又松开了。

  见左老头这幅难看的表情,我心头一沉,看样子这一回是遇到大麻烦了啊。

  “你叫冯老虎是吧?”

  男子将视线转向冥罗会大护法,盯了他一会儿,缓缓说道:“以往看在冥罗会长的份上,你们即使有出格的地方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一回的事情非同小可,如果你真的硬要阻拦或者打其他的注意,那就别怪我痛下杀手。”

  冯老虎的嘴唇抽搐了一下,谁能想到,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他在这个看似无害的年轻人面前却是这般的束手束脚?

  “没得商量?”

  冯老虎和男子对视了一会儿儿,粗犷的脸上涌现出一抹不甘之色。

  男子手摇折扇,轻轻点了一下头。

  冯老虎脸色一沉,阴测测的道:“你可要记住,这儿不是在阴间!”

  男子似是轻笑了一下,淡淡的道:“那又如何?我承认在阳间我无法最大限度的发挥,但对付你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是吗?”

  冯老虎冷笑一声,身形突然爆蹿而出,带着剧烈的劲风,一道黑漆漆的光柱从他手中射出,闪电般的击向了年轻男子。

  男子望着袭来的光柱,伸出手指轻轻一隔,就这么硬生生的点在了其上,然后那看似强悍莫匹的光柱,便是这般被牢牢地定在了空中,再也难以前进一丝一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