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我,就算是一直在和大护法交手的左老头,听见般若这一句话过后,脸色都是忍不住变了变,如果仅有大护法和般若两人,我们三个加起来就算打不过应该也不会输得很惨,但要是周围还有其他的厉害角色存在,那我们今天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不过已经酝酿好的攻击当然是不可能就因为他这一句话便松懈下来,虽然心里面打鼓,但我还是把眼睛给睁开了,就在我睁眼的同时,一颗水球便在我身旁紧随着璀璨的白光对着般若暴冲而去。

  般若脸色一变,只得从双臂放出浓浓的黑雾来抵挡,可就在两道攻击即将撞在他身上的时候,一黑一白两道光影却是在此刻突兀的闪现而出。

  两道光影一经出现,两根鸡毛掸子般的黑白手杖也是同时朝前点出,空中顿时荡起层层水波般的涟漪,两根鸡毛掸子和我们的攻击僵持了一会儿,随即便缓缓回抽,而同时,我们二人的攻击也是毫无征兆的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黑白无常?!”

  看着突兀出现的二人,我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皱眉喝道。

  这两人,其中一个个子只有一米五几,另一个身高却足足超过了两米,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一黑一白,皆是头戴高帽手持哭丧棒,敢问世间除了黑白无常二人外,谁还会如此打扮?!

  看到他们两个出现,我心中顿时一沉,虽然现在对于黑白无常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畏惧,但眼下的情况却是哪一边出现了援手,另一边就基本上输了。

  “呵呵,一见发财,一见发财啊!”

  }最●|新X章p节(9上m4酷9匠W网

  白无常冲我养了养哭丧棒,冷笑着说道。

  “必须死。”

  黑无常盯了我几眼,跟着同时也阴森森的道。

  “两位,别废话了,赶紧一起出手把这小子给抓起来吧。”

  般若捂着胸口看了我一眼,皱眉说道。

  黑白无常淡淡的瞅了瞅受伤的般若,皆是一身轻哼,没有理会他的话。

  “你们!”

  般若眼睛一瞪,但随后想到眼下的情况,却又只得松缓了语气,低声道:“事情紧急,还请两位就暂时抛下对我们的成见吧,你们也不想他们逃走对不对?”

  闻言,黑白无常二人这才轻轻点了点头,紧接着手持哭丧棒指着我喝道:“杨乐!上一次侥幸让你逃脱,这回你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听着他二人的话,我冷哼了一声,反唇相讥道:“呵呵,别把话说的太满,当心闪了舌头,也不知道上一回是哪两个不中用的家伙被老子打得捂着屁股逃跑,哎哟我这记性不太好,你告诉我下,到底是谁来着?”

  “住口!”

  黑白无常僵硬的脸色顿时一变,这件事在他们心中一直是最不可触及的死穴,他们永远忘不了当初在他们的地盘竟然被我一个人类给打得不叫帮手都无法自保,若是那些修道的老怪物也就罢了,关键是在他们眼中,我不过还是个刚出道黄毛小子而已,叫他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呵呵,自己不中用害怕别人说啊。”

  赵琳也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呀!受死!”

  黑白无常再也忍不住了,抡着哭丧棒就冲了上来,我立刻全身紧绷,凝神静气,虽然嘴上不屑,但我内心对于他们两个还是很高看的,毕竟是千年老鬼,套用一句话来形容,走过的桥估计真的比我走过的路还多,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松警惕。

  “嗤……”

  铜钱剑刚才对付般若的时候没来得及收回来,如今他俩哭丧棒打来我就只能用阴冥古戒来抵抗了。

  阴冥古戒释放出一道比起以往都要强大数倍的紫光,竟是直接将白无常手中的哭丧棒给震得拿捏不住,差点脱手而出。

  我吃了一惊,以往阴冥古戒的紫光虽然也能打退哭丧棒,但却没有一次能够像今天这般干脆利落的。

  脑海中各种想法接连出现,突然间,一个念头从我心中冒出,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在黄飞虎棺材里得来的那件紫袍,阴冥古戒的威力突然变大,莫非是因为它的缘故?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这两样都是属于黄飞虎的物品,所以当他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发挥出的力量才会强上许多吧,这就跟打游戏一样,有些东西有套装效果。

  在我心中疑虑之时,对面的黑白无常以及般若心中的震惊却只有比我更加强烈的,黑白无常倒还好一点,尤其是般若,他此刻整颗心都凉了下来,他之前并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个宝贝,他在想,要是刚才我在和他对敌的时候就使用的话,也许他现在就没办法再站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观战了!

  黑白无常忌惮的望着我,忌讳着我手指上的戒指,迟迟的不敢在一次发动攻击,对面三人,我和赵琳两人,一时间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阴冥古戒?!”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夹杂着些许震惊的声音,却是从我身后不远处突兀的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忍不住心里猛的一突,紧接着快速转头。

  不远处的空地上,两道身影面对面的站立着,身上的气息皆是有些紊乱,呼吸略显急促。

  左老头嘴角往下淌着丝丝的鲜血,他此刻精气涣散,状态大大不如之前,但依旧毫无惧色的盯着对方。

  冯老虎,也就是冥罗会大护法也是微微的有些气喘,但他的情况比起左老头却是要好得多,至少没有受伤,顶多就是腿上多出来了两个脚印。

  刚才发出声音的人明显就是他,他先是震惊的盯了我一会儿,随后喜上眉梢,阴冷的笑了起来:“嘿嘿……看来这一趟收获还挺不小的……不光得到了天子神身……连阴冥古戒也出现了。”

  我皱了皱眉,担忧的望着左老头,道:“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

  左老头淡淡的回了一句,同时身形稍稍朝后退了几步,我看他步伐稳健,想必一时半会儿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