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长将水端进来过后并没急着采取什么行动,他望着我嘴巴动了动,有些欲言又止。

  我略微楞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取出一把小刀,在手上割了一个小口,滴了一些血在碗里。

  “差不多了,停下吧。”

  李道长对我说了一句,我点点头,这才用纸按住了手。

  李道长端着碗走到了一旁柜子前,略微沉吟了一下,却忽然又把碗给放了下来。

  他这怪异的举动使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同时眼角余光也朝着他面前的柜子瞟了瞟。

  那是一个看起来挺普通的大红色衣柜,不论是做工还是材质方面都很平凡,然而离奇的是在衣柜的封口处,却龙飞凤舞的画着一些晦涩的印文,这些印文我应该在符咒大全上见到过,还有点印象,依稀记得那好像是专门用来封印‘灵物’的。

  万物皆有灵,无论是有生命的动物还是没有生命的花花草草,在经过一系列长时间的演变或者是某种机缘的情况下,都有可能产生一定的灵智或者说是灵性。

  动物产生了灵智会变成妖怪,而植物产生了灵智同样也会成精,就比如说民间流传极广的‘雨夜雷劈黄桷树,提防儿女遭劫数。’说的便是黄桷树成精伤人的事件。

  所谓灵物,则是由一些没有生命,灵性低得就连花草树木也及不上的死物演变而来,就比如说桌椅板凳之类的,经过慢慢的时间长河,便有可能产生一些低微的灵智。

  不过这东西反正我是从来没看过,就连听也是极少听说,莫非这个柜子里就藏着那传说中的灵物不成?!不然的话,为什么还要用符文封住?

  就在我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李道长却忽然扔给了我一面铜镜,并对我说道:“你把门关紧一点,守在门口,把这镜子对着这边。”

  我怔了怔,然后重重的点头,看情形估计和我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

  李道长将双手放在柜子两边的把手上,微微用力,轻轻的打开了柜子。

  “嗖……”

  然而就在柜子裂开一条缝隙的一瞬间,一道金光便忽然对着我的方向暴掠而来,我赶紧挪正了铜镜,当中放出柔润的光芒照射在了飞掠而来的东西上面,这才将其抵挡在了空中。

  “别跑了。”

  李道长微微一笑,同时伸手抓住了那一团拳头大小的金光。

  金光落入李道长手中之后,缓缓的消散而去,这个时候,我看见在他手心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张金色的符咒。

  然而这张金色的符咒却和其他的符咒完全不一样,因为在它上面并没有任何用符文勾勒过的痕迹,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张镀了金粉的纸,我仅仅只是凭借它的形态判断出这是一张符咒。

  金色的符咒……

  我微微怔了一下,随后两只眼睛的眼皮不禁微微跳动了起来,那可是传说中的顶级符咒啊。

  据说这种符咒升华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是能够蜕变出一定的灵性,当然这需要时间长河的慢慢积累,至少没个几百年时光是不可能形成的。

  而到了这一步,符咒才能够真正的称得上是‘活符’或者是‘灵符’。

  “轰!”

  李道长并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他手向上一抛,金色的符咒顷刻间便化为了一团熊熊的烈火,燃烧了起来。

  奇异的是,这一次的燃烧,并没有如同以往燃烧符纸那般产生灰烬,反倒是空气当中缓缓弥漫起了一股怡人的幽香,最后如同细水般的倾倒在了装着血水的碗里。

  望着那淡金色的水流一般的液体,我嘴巴张了张,喉咙不禁有些干涩,随即暗叹,昆仑仙门不愧是存在了几千年的古老门派,连这种世上几乎已经完全绝迹的东西都能够出现。

  感知着那股澎湃的力量,我猜这东西如果用来对敌,威力必定也是非常强的,就算是那浩瀚的天地雷霆,在它的威势之下,恐怕都得黯然失色。

  “杨乐,帮我张开他的嘴。”

  李道长端着混合了三种颜色的血水,对我说道。

  我依言照做,李道长将碗移到左老头嘴巴旁边,碗中的液体缓缓倾斜,随后倒落进了左老头的口中。

  李道长轻声的念动着奇特的咒语,左老头的嘴忽然自己闭了起来,喉咙处还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数条金光突然从左老头的浑身各处绽放而出,与此同时,一股股细小的黑气也是从中渗透了出来。

  看着这一股股的黑气,我嘴唇忍不住有些抽搐,这不就是昨晚上左老头身上弥漫出来的那些东西吗?

  而一旁的李道长,在见到这些黑气涌出的时候,却是缓缓松了口气,随即表情又绷紧了起来:“果然是魔种,不过还好没到完全无法压制的地步。”

  我跟着松了口气,李道长在左老头全身各处点了几下,同时念动咒语,温润如玉的脸上升腾起阵阵白气,突然猛喝一声,伸手一抓,左老头全身各处的紫符如同接到命令般的撺掇了回来,落入了李道长的衣襟当中。

  1酷匠网唯一T正2g版‘|,1B其他BP都s是(√盗k版

  “我……”

  李道长做完一切过后,左老头缓缓睁开了眼睛,略显迷茫的望了望四周,再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自己,稍稍思索了一下,表情便忍不住黯了下来。

  “左掌门,你现在感觉如何?”

  李道长望着苏醒过来的左老头,神色关切的问道。

  左老头闭目感觉了一下身体的情况,脸庞上立刻浮现出一阵喜色,随即对着李道长拱手道:“谢谢前辈搭救!”

  李道长随意的摆摆手,表情略显凝重:“左掌门,有句话我得告诉你,虽然现在你暂时无恙,但这个封印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便会自动消解,而到了那时后,就连我也是回天乏术啊……”

  左老头一愣,然后也是露出一口黄板牙爽朗的大笑起来,言语中显得非常洒脱:“无碍!能够再活一年半载我已知足,大不了在魔性大发以前我就自行了断,免得害人害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