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老头和李道长才刚进去不久,内屋为什么就传来了这种动静?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二人有可能打起来了。

  如果正常情况下,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昨晚我已经见过了左老头发疯的样子,因此现在我也不敢断定,他会不会突然间再一次暴走。

  当我们冲到声音传来的地方时,一眼就看见在一间屋子里,李真一道长正捂着胸口靠在墙壁上,呼吸略微的有些急促,明显是刚做过剧烈的运动。

  而当我将视线转向左老头的时候,眼角便是忍不住抽搐了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

  左老头四肢分开,呈现大字型似的仰卧在地上,四肢正在轻轻颤抖着,脑袋上生着长长的血红色头发,嘴角下面还有散落着一滩混合着黑血的白色泡沫。

  在他的额头以及全身各处,一共贴着不下十张紫色的符咒,饶是如此,他似乎都依旧还有随时爆蹿而起的可能性。

  “师父,你没事吧?!”

  最担心李道长的当然就是苏凝冰,当她看到靠在墙边的李道长的一瞬间,双目都是忍不住有些发红起来,从过去抓住前者的手,略带哭腔的问道。

  “没事。”

  李道长摇摇头,站直了身子,望着正在微微抽搐的左老头,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我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状态的?”

  我摇了摇头,无奈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昨晚他就这样过,差点没要了我的命,他还跟我说是被僵尸给咬了……”

  “呼……”

  李道长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有些复杂,望着躺在地上的左老头苦笑着道:“就算是僵尸始祖咬人,也无法使被咬的对象变成红眼僵尸,再说了,他这又哪里是被僵尸咬了?明明就是……”

  vq最新m章W节_上酷6匠网D!

  “明明什么?”

  我诧异的望着李道长。

  李道长犹豫了一下,望着我缓缓道:“杨乐,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

  “那天晚上?”

  我怔了怔,随即瞪大了双眼,震惊盯着地上的左老头,失声道:“前辈的意思是左老头他不是被僵尸给咬了,而是五弊三缺的天罚出现了?!”

  “应该是……”

  李道长轻轻叹息了一声,点头继续道:“按照左掌门的修为,只要把自身封印起来,仅仅留下十分之一的力量,多了我不敢保证,至少五十年之内应当是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

  说到这里。他看了左老头一眼,皱眉道:“他这段时间应该强行解开过封印,这才导致天罚降临,现在正处于入魔的边缘,若是被闪电击中,或许就真的得永远堕入魔道无法自拔了……”

  “啊?!”

  我吓了一跳,赶忙追问道:“那怎么办?!”

  左老头虽说人猥琐了点坑了点,但绝对是个好人,最重要的是他救过我那么多次,光凭这一点,我就绝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先别急,我有个办法可以将他的魔性压制一阵子,只要不被闪电击中,应该能够撑过半年……但半年之后,就连我也没有办法解决了,到那时……除非他自废修为,否则必将会给人世间带来巨大的灾难……”李道长脸上掠过一抹悲戚之色,不住的叹气。

  “半年么……”

  我的心又往底下跌了一段距离,随即咬了咬牙,半年就半年吧,总比没有好,说不定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有妥善解决的办法了呢?!

  “求李道长出手救救他!”

  我对着李道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用。”

  李道长赶忙扶住了我,略显不悦的道:“龙虎山和昆仑仙门世代交好,左掌门也和我有故,我又怎么会不帮他?”

  他这话说得我整个脸都不禁有些发烫,不待我再开口,他便对苏凝冰吩咐道:“冰儿,你去取一碗清水来。”

  “嗯。”

  苏凝冰看了一眼左老头,知道事情紧迫,立刻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这位姑娘,麻烦你……先回避一下。”李道长忽然又对着赵琳说了一句,面色有些古怪。

  赵琳没什么反应,我想李道长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便对她道:“听话嘛,先出去。”

  赵琳这才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李道长将门轻轻押上,随即便蹲下身子开始脱左老头的衣服,外衣外套鞋袜子全都给脱得干干净净,最后就连内裤也给扒了扔到一旁,看得我眼皮子一阵抽搐,如果不是清楚李道长的为人,我真怀疑他会不会是个老玻璃。

  就这样,左老头便一丝不挂的躺在了地上。

  我当然是没有心思看他的,问李道长道:“前辈,现在该怎么办?”

  李道长看了我几眼,微微思忖了一下,问道:“杨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得老实告诉我。”

  我心里怔了怔,随即点头道:“您问。”

  李道长望着我,沉默片刻,最终缓缓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之上看过,阴天子黄飞虎的血,具有着镇邪祟、解百毒的功效,你既然是他的后世……那……”

  我心里一惊,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这种秘密他竟然都知晓?

  得了,他既然有此一问,就代表着心里肯定是有着不低的把握,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左老头,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何况李道长也是个值得信任和敬仰的前辈,略微犹豫后,我便点了点头:“您说的没错,的确有这事……”

  “呼……”李道长吐了口气,望着我道:“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嗯。”我点了点头。

  “咚咚咚……”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师父,我可以进来吗?”

  苏凝冰的声音也跟着传进了屋里。

  “把水放在门口,你先走远点吧。”

  李道长平复了一下心情,不急不缓的道。

  “好的师父。”

  苏凝冰应了一声,而后我便听见了门外传来的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又让你们失望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也不做什么承诺,因为这个不确定性太大了……这几天事情太多,每次都要拖到晚上才有时间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