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黄飞虎能够信了我的话自然是最好,否则的话免不了又得一番折腾,关键是最后他还未必会让我把东西带走。

  他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便消散在了天地间,我猜的这可能这只是他的一道灵魂分身,只能短暂出现而已,而他的真元应该正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修炼或者是养伤。

  盯着紫色的棺材盖,我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剧烈的火热,我迫不及待的将棺材盖抠住,然后使出浑身的力气将它整个翻了起来。

  “啪!”

  “呼……”

  啪的一声,棺材盖被我掀到了山壁上,我松了口气,接着拿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让我诧异的是,除了那件通体呈现紫色的衣服之外,我依旧是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有用的东西。

  难道白无常情报有误,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玉玺?

  我不仅在心里大骂了他几句,如果没有的话,那我费这么大力气把棺材盖掀开有个屁用?!拿来当切菜的菜板?!

  同时我在心里大呼后悔,早知道刚才就该跟黄飞虎问清楚的,现在出了状况我找谁?!

  我坐在棺材板上面郁闷了好一会儿,之后略微觉得有些滑稽,这种感觉就好像我自己坐在自己的棺材上面似的,特别诡异。

  最终我只能轻轻叹息了一声,不是还有件儿衣服吗?这东西既然会出现在黄飞虎的棺材里,想来应该不会是什么凡物。

  我小心翼翼的将衣服取了出来,放在手电筒下面一照,顿时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这件衣服明显是黄飞虎尚还为人的时候穿过的东西,算起来距今应该已有三千多年,但它上面却没有任何破旧的地方,甚至就连一丁点儿的灰尘都没沾上,整件衣服通体呈现神秘高贵的深紫色,其边缘上还用金线绣着条条龙形花纹,看起来真是霸气极了。

  我甚至在想,这东西要是拿出去拍卖,至少也得刷新一下那些拍卖行的最高成交记录吧?

  不过这种东西要是被一些人发现了,铁定是要交给国家的,所以还是小心点保护起来的好。

  将这件紫衣铺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过后,我忽然突发奇想,不知道穿上它是什么效果?

  我直接就脱下了外衣准备试试看,可谁知我才刚伸了一只手进衣袖里,整件衣服竟然就自己笼在了我的身上,并且还帮我束上了腰带,那活灵活现的样子,就仿佛这衣服具备生命一般。

  “好像还不错……”

  我自言自语了一句,看着穿在身上的紫色龙袍,我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这特么可是阴天子的龙袍啊,就这样归我了?!

  “嗤……啊!”

  正当我得意之时,背脊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烧感,那种如同一团烧红的火炭放在背上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啊了一声。

  “嘶。卧槽……”

  我一边骂一边赶紧把衣服给脱了下来,用手机伸到后背拍了张照片,我在没看的时候就在想,估计这回伤的不轻,后背整张皮恐怕都烧穿了。

  然而结果却出乎我的预料,当我看到照片的时候,惊诧的发现上面竟然一丁点儿伤痕都没有,连红都没红,就好像刚才的灼伤都是我的幻觉似的。

  我皱起眉头,我明白,所谓幻觉其实都是人们自己捏造出来安慰自己的说法,除非是精神病人,否则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什么幻觉。

  我这人就是这样,遇到事情如果不弄清楚心里会非常非常的不爽,可我接二连三的拍了好多张照片,最终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背上什么伤痕都没有。

  心里虽然跟猫挠似的,但我也不可能就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匆匆收好衣服过后,我便盖上棺盖,朝着洞穴之外而去了。

  漆黑的山洞里,黑影背后忽然有着一团暗金色的光泽闪烁,但仅仅是那么一瞬间便完全湮灭而去。

  “嗯?”

  我顿住脚步,皱眉往后看了一眼,我隐隐觉得刚才在我后背好像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

  黄公一直在洞外守候,见我从里面平安出来,脸上并无异色,望着我手里的紫衣,问道:“东西拿到了?”

  “嗯。”我点了点头。

  黄公想了想,忽然伸出手来,说道:“给我一下。”

  我微微怔了一下,不过还是依言把衣服递了过去,我倒是不担心他会把东西抢走,看这家伙对他哥的话就是奉若圣旨,估计我就算是硬塞给他他都不会要的。

  他将衣服拿在手上,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脸上露出一抹缅怀之色,轻轻叹息了一声,随即将衣服递还给我,诧异地道:“就只有这个?”

  “嗯,只有这个。”我用力的点了下头。

  看黄公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我也只能耸了耸肩:“你不相信就算了,真的只有这个。”

  C4更√新s最快f上0酷匠L网}“

  “没,我就是有点奇怪。”

  黄公摇了摇头,缓缓道:“我虽然不知道大哥究竟在自己的棺材里放了什么,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再加上外界的一些传闻,我还是隐约知道一些的。”

  他望着我手中的紫袍,说道:“这件衣服虽然不是凡品,呵呵……不过如果单单凭它的话,还不足以让整个地府上千年来一直垂涎不已,地府那些家伙想要的,应该是一件叫做天子印的东西。”

  “天子印?那是什么?!”

  我睫毛一抖,这回总算听到和白无常描述类似的信息了,白无常告诉我让我去哀鸣鬼穴取印玺,现在黄公又说棺材里有什么天子印,印玺,天子印,这两种东西到底是不是同一门?

  黄公摇了摇头:“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大哥乃是阴间天子,听名字的话,我猜这天子印应该是某种特殊意义的象征。”

  “哦……”

  我略感恍然的点了下头,这么说的话,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不用猜测,白无常肯定是受了他上面的差遣,所以才来唆使我,凭他自己恐怕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幕后主使着这一切?

  难道是十殿阎罗?或者是十殿阎罗其中的某一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