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除了身披一身紫衣,梳着古代人的发髻之外,眼睛鼻子耳朵没有哪一个地方和我不像,何止是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此人面容冷傲,眉宇间隐隐带着煞气,眉心有着一颗红色的朱砂般的点缀,长发飘飘,给人一种神秘高贵但又霸气绝伦的感觉。

  “你是谁?”

  我知道这多半就是黄飞虎那尚还残留在人世间的一缕残魂,但当我真正见到他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剧烈的激荡,声音微微发颤的问道。

  紫袍人环视了周围一眼,瞳孔当中略显茫然,随即缓缓将目光投向了我,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一种仿佛源自灵魂深处,深入骨髓般的熟悉之感顿时充斥了我整颗大脑。

  “吾之后世,何故造访?”

  紫袍人缓缓开口,声音平和,但那当中却带着一股仿佛凌驾于天地的王霸之气,不愧是幽冥界最高神祗。

  “我……”

  我犹豫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最后干脆直接就道:“你是黄飞虎?我叫杨乐,跟你直说吧,我想要你棺材里的东西。”

  黄飞虎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你虽是我后世,但你和我本身却并没有多大关系,千百年来无数觊觎我遗物的人最后无一例外全都死去,上次我放你一马,怎么,你竟然还不死心?”

  我嘴唇抽搐了一下,随后皱眉道:“看你这话说的,反正你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这些东西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就送给我当做防身之用,我得罪了好多厉害的角色,地府现在必定也是想把我杀而后快,好歹我也是你的后世,你就这么不近人情?”

  黄飞虎似是轻笑了一下,紧接着望着我缓缓开口道:“这样吧,如果你能够说出一个让我接受的理由,将东西给你也不是没得商量。”

  我思忖了一下,忽然问道:“诶,我看神话里面记载,阴间最高神不是你吗?为什么现在又轮到十殿阎罗掌权了?”

  此言一出,我立刻便感到这周围的空气都是微微一凉,黄飞虎的残魂也跟着剧烈的波动了两下。

  他目光幽深的看了我一眼,缓缓说道:“没想到你这凡人知道的东西还挺多的,你应该是个人巫吧?”

  “人巫?”

  我怔了一下,接着便明白了过来,这好像是他那个年代对当今道士的称呼,至于方士、道士、阴阳术士这些都是后来才出现的词汇。

  “嗯,是吧。”我点点头。

  黄飞虎缓缓闭上眼睛,脸上涌现出一抹深入骨髓般的怨恨之色。

  “当年我乃是整个阴冥界第一大神,子牙封我为东岳大帝,天帝敕封我为阴间天子,可以不早朝,不受矩,幽冥一切事物都由我自己决断。”

  “十殿阎罗是我的十位得力手下,因为事物繁琐,我便将一些事情交给他们打理,可未曾想到,他们十个家伙竟敢趁我闭关虚弱之际联合出手偷袭我……”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然后你就挂了?不可能吧?”

  “哼……”

  黄飞虎脸上浮现一抹愠色,冷冷道:“蝼蚁之力,若不是当时我虚弱而且又毫无防备,怎么可能被他们伤到?重伤我的……另有其人。”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忽然皱起了眉头,我看见他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诧异,听他话里的意思,难道地府除了十殿阎罗之外,还有其他更厉害的东西存在?

  十殿阎罗在我眼里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也就只有黄飞虎这种流传万古的超级神人才能碾压他们,如果说地府还有能够伤到他的存在,那必定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说不定又是一位典籍之上赫赫有名,民间还有人供奉的大神。

  而除了十殿阎罗,在那幽冥地府,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妖怪或是鬼神,因为真有的话肯定是藏不住的,不管如何总会有一些消息走漏出来。

  难道是地藏王菩萨?!

  我忽然心里一突,十八层地狱之下不是还有个地藏王菩萨吗?那绝对是一位超凡入圣的存在,佛教四大菩萨之一,不用想也知道他的法力必定是广大无边的,黄飞虎说的人有没有可能是他?

  可转念一想,能够发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种大宏愿的菩萨,又怎么会是个恶类?更不可能无端端出手伤人吧?

  不过我最终还是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黄飞虎听后先是一怔,随即轻笑着摇头:“地藏乃是真正有大功德大智慧的菩萨,他是佛教圣贤,我素来敬仰的,而且当初我被人袭击的时候,他还并未来到冥界,怎么可能是他?”

  “那……”

  这么一来我就更加诧异了,然而正当我想再开口询问的时候,黄飞虎却摆了摆手,道:“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小小蝼蚁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你还是赶紧说吧,如果你能够说出让我接受的理由,棺材里的东西,你可以带走。”

  U最(新章n节上J*酷F匠7}网}/

  “咳咳……”

  我尴尬的咳了几下,虽然是事实,不过你说话也用不着这么直白吧?

  我提了口气,望着他认真的道:“不管怎么讲,你我毕竟都算是同一个人,对吧?”

  黄飞虎思忖了一下,轻轻点头:“算是吧。”

  “那这样,我这人最讲义气了,尤其是对自己好的不得了,你把你的东西给我,我答应要是以后有我飞龙上天的时候,一定帮你查明真相,报仇雪恨,怎么样?”我盯着他,目光迫切的道。

  黄飞虎听了我的话之后,并未露出什么鄙夷之色,他反而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中露出点点欣赏之色,欣慰道:“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足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个有大抱负的年轻人,我黄飞虎的后世,可以什么都没有,就是不能够没有野心!”

  他话锋一转,盯着我道:“东西你取走吧,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要你帮我做什么,只要你让我短暂借用你的身体,便可以亲自出手将其诛杀。”

  我听着他的话,整个人不禁都呆了,心里头仿佛有成千上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这算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我刚刚说那些话是在装逼吗?!

  真有那么傻缺?!

  不过念头一转,我也就释然了,他毕竟是个古人,或许他们那个时候的人都是不会说大话,更加不懂得装逼为何物的家伙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