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R¤匠~网i"首:发

  “二弟,你可还曾记得距离你替为兄守卫坟墓,已过去了多少年?”我捋了捋呼吸,轻叹一声,眼睛望着他,忧郁的问道。

  黄公怔了怔,随即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最终一拱手,道:“不多不少,距离当年大哥辞世已过去整整三千年!这三千年来兄弟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卫在昆仑仙山,从未离开!”

  我叹了口气,摇头道:“二弟,你好糊涂啊!”

  “大……大哥……我怎么了?!”

  黄公身体一颤,连带着语气都有些发抖起来。

  我暗暗发笑,嘴上却叹息道:“你应该知道,为兄的灵魂早已证道封神多年,如今留下的不过只是区区一副皮囊和一些无用杂物,守着它何故?早该任由有缘人寻去,如今我的后世来至,你更不应该阻拦于他,我走以后,你就负责带他进入我墓,将我的遗留之物一并取走吧。”

  黄公皱了皱眉,为难的道:“大哥……这不好吧……那毕竟是您肉身的住所,要是就这样被别人给……”

  “混账!”

  未等他说完,我便恶狠狠地大骂了他一声,他先是一怔,随即立刻惊恐的低下了头,我望着他轻哼道:“迂腐不堪!你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大哥?!”

  “这……”

  黄公的表情像是吃饭吃了个死耗子出来一样难看,他皱眉犹豫了两秒钟,随后点头道:“既然……大哥都开口了,那小弟自当从命!”

  “这还差不多。”

  我哼了一声,随即脚下一软,故意倒在地上剧烈的抽搐起来,一边发出尖利的声音,一边对他猛翻白眼。

  数息之后,我缓缓的挺直了抽搐,随即睁开眼睛,迷茫的望着四周,最后疑惑的望着黄公,从地上撑起来,诧异地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黄公没说话,只是目光复杂的望着我,之后咬了咬牙,缓缓道:“好吧,我答应你,跟我来。”

  说着,他便背过身去,迈开步子对着树林内部走去。

  我心里暗自窃喜,脚下一动,跟着他的步伐走了上去,口中却是充满了疑惑:“黄公……真是太感谢了,你真是个大好人,不过……为什么您会突然改变主意?”

  黄公还是一言不发,我又问了两遍,把他问的有些不耐烦了,回过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便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再不多言。

  一路无话,我俩最开始走的路径还是之前第一次来我和陈鹏飞误打误撞所经过的地方,先是路过一片巨大的乱坟岗,之后缓缓没入了林子深处,再然后的路线,就是我从未到过的地方了。

  有趣的是,这条路线到处的景物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连我走在路当中回头查看的时候,都会惊愕的发现身后的路竟然不是来时所走过的路。

  行进了不知道有多久,我们来到了一处悬崖旁边,黄公拉起我一跃而下,风声在我耳边呼啸,周边的景物飞快的上升,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所幸没过几秒钟便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或许因为现在是白天的缘故,这个地方并没有如同上一次那般发出令人毛骨悚然耳膜欲裂的哀鸣,然而这个念头刚一闪过,黄公就好像是明白了我心中所想似的,淡淡的说道:“自从上一次你来过后,哀鸣鬼穴的哀鸣就消失了。”

  我心中惊讶更甚,同时更加的确信自己前世就是黄飞虎无疑,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出现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黄公望了一眼漆黑的洞穴深处,随后轻叹一声,对我说道。

  “多谢了。”

  我拱了拱手,整颗心脏早已兴奋得快要跳出来,那可是黄飞虎遗留下的东西啊,就连地府的人都对其垂涎不已,棺材里必定有着某种令人眼红的宝物。

  有了上一回的经验,这次再进去就显得要轻车熟路了许多,不急不缓的行走在漆黑的山洞之中,心里也没有什么紧张的了,因为棺材里面躺着的那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就是我自己,既然是我自己,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移,缓缓走近,最后忽然停下,我凭着直觉判断出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紫色棺材的所在地,上回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我差点被里面伸出来的紫色大手给要了小命。

  我掏出手机,迅速的打开了闪光灯。

  没有任何异样,紫色的棺材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我把手机在侧面山壁上的凹槽中固定好,揉了揉手腕,双手抠住棺材盖子,之后猛的朝上用力,只听吱呀一声,盖子被我掀开了一条缝隙。

  缝隙当中透出一股古朴的味道,这口棺材想必已经存放在此处三千余年,当中并没有什么异味,即使尸体腐烂在里面,岁月的长河也早已洗净了它的不干净。

  眼睛朝里面瞟了一眼,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只好取下手机将手电光照在棺材缝里,这才得以粗略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出人意料的是,我在里面并未发现什么尸体,棺材底下铺着一件奇怪的衣服,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见状,我心里也有点纳闷,照理说莫说三千年,即使死亡了三千万年,里面应该都能找到尸体残留的骨骼,但现在却没有这些东西,这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黄飞虎的尸体根本就没有在里面过。

  “难道是衣冠冢?”

  我自语了一句,随即恍然,相传黄飞虎乃是战死沙场,尸体没找到立个衣冠冢倒也正常得很。

  “嗤嗤……”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内部忽然传出一阵异常的声音,我立刻毛孔一缩,赶紧朝后退去,目光警惕的盯着棺材。

  “嗯?”

  里面缓缓的飘出一股紫色的薄雾来,逐渐升空,最后在棺材顶上凝聚成了一道虚幻的紫袍人影。

  看着这道虚幻的人影,我顿时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不为别的,只为这个人的轮廓还有面容,竟然和我那么相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