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总是漫长的,尤其是这种压抑着一口气出不来的心情下,区区几个小时的时光,我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因为我无时不刻都得留心着左老头,怕他突然醒过来。

  还好,一夜无事,就在我一直挨到天快亮了的时候,我眼皮子不禁开始有些打架了,顺带着瞟了捆得严严实实的左老头一眼。

  他那一头血红的头发已经恢复成了原先的花白色,翻开他的眼皮子一看,血丝也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

  可是经历过了昨晚上那触目惊心般的一幕,我是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那等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镇魂符,中级符咒,可以暂时将暴走状态下的一切生灵镇压片刻,时间的长短取决于施术者的法力高低以及中招者的道行深浅。

  掏出符咒大全,我在上面找到了这样的一张符咒,立刻便磨拳擦掌准备弄几张出来。

  如今的我,制作起这样的蓝色符咒已经是非常得心应手了,做了五次,三次成功,我看着成品,放了一点血在上面,之后一巴掌拍在了左老头的额头上,便忍不住渐渐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在拍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赵琳正在我前面望着我,我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道:“怎么了?”

  她伸出一根葱白玉指,指了指捆在柱子上的左老头。

  我挑了挑眉,赶紧望了过去。

  左老头正吹胡子瞪眼睛的盯着我,见我看他,顿时骂了起来:“你个小子越活越嚣张了是吧?!连老夫都敢捆了!快给我解开!”

  我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急着走过去,而是就靠在原地,望着他淡淡的道:“要给你解开也行,麻烦你先给我解释一下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先。”

  左老头面色一僵,随即疑惑的道:“昨晚?昨晚怎么了?睡觉不是睡得好好的吗?”

  虽然他伪装的很不错,但最终还是被我发现了异常,那就是他在说话的时候,目光当中有着一闪而过的飘忽。

  我平静的说道:“你如果不说实话,我是不会给你解开的。”

  “对,你昨晚差点把他掐死了!”

  赵琳也在旁边附和道,冷冷的盯着左老头。

  “额……”

  左老头表情有些尴尬,看着我嬉皮笑脸的道:“那什么……没这回事吧?再说了,你现在不是没事吗?跟我一老头子计较这么多干嘛,你说是吧?”

  他有些犯贱的笑着,我跟赵琳俩就一直把他盯着,一点也没笑。

  “咳咳……”

  十多秒钟之后,他硬生生的止住了笑声,看着我提了口气,认真的道:“杨乐,我问你,你信得过我吗?”

  我一听愣了,随即摇摇头:“这不是信不信的过得问题,万一你又像昨晚那样,谁能拦得住你?我也得为我和赵琳的生命安全考虑啊。”

  “好吧,我老实跟你说。”

  左老头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定一般,看着我道:“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你确定你要听吗?”

  “别废话。”我说道。

  %7酷匠网首H:发G

  左老头犹豫了一会儿,道:“我被僵尸咬了。”

  “什么?!”

  我跟赵琳都同时惊呼了起来,我震惊的盯着他道:“不可能吧?!你在骗我是不是?!”

  “是真的。”

  左老头缓缓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继续往下说。

  我沉思了一会儿,道:“也不对吧?僵尸的眼睛都是白蓝黄绿色的,我明明记得你昨晚的眼睛是红色?这怎么可能?!”

  “额……”

  左老头怔了一下,随后点头道:“你说得对,僵尸的眼睛的确是这几种颜色,通过色彩来判断实力高低,眼球颜色为深绿的僵尸,是僵尸中的极品,堪称王者,但在它之上,还有一种更稀有更少见的红眼僵尸。”

  左老头缓缓道:“这种僵尸,完全不是人力所能够造出来的,他需要夺取天地之大造化凝聚在一身,经过至少上千年的锤炼才有可能形成,一旦出世必是一场血雨腥风,实力强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种僵尸还未成形之前,必定都曾是一方呼风唤雨,或是对人间有大功德的人,生前就手段颇多,变成僵尸之后更难对付,逼急了就连神仙也照样杀。”

  我眉毛一挑,对他所透露的信息信了一大半,但如此一来,心里却是对他的理由更加的不相信了。

  “照你所说的话,你一条也不符合。”

  我看着左老头,面无表情的道。

  “我……”

  左老头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只能叹了口气,眼中掠过一丝悲戚之色。

  看着他的模样,我心里有点不忍,毕竟都一把年纪了,而且帮了我那么多次,我这样对待他,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可要是不这样,他万一发狂的话,就我和赵琳能阻拦他吗?连我自己都不信。

  经过我的一番软磨硬泡,明着暗着一直不停的套话,他依旧还是没有透露任何有用的信息,最终无奈之下,我只得松开了他的捆缚,至少现在他还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疯。

  “你这小子……”

  左老头扭了扭胳膊,瞪了我一眼道:“一点也不懂得尊重老人!”

  我一时语塞,暂时也不在之前那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了,问道:“咱们现在去哪儿?”

  左老头不假思索的道:“还能去哪儿?当然是上昆仑了,正好我也有好多年没见过李真一前辈了。”

  说着,他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一抹崇敬之色。

  我撇了撇嘴,不过也没吐槽什么,因为李真一道长的确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世外高人,无论谁提起都要心生敬仰的。

  心里想着,这样也好,至少到了昆仑仙山上,就不用再害怕左老头突然又发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四更送到,开始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