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什么?”

  我扭头疑惑的望着赵琳,刚才拉我的除了她还有谁?

  赵琳面色不是很好看,略微皱着眉头,朝我身后的竹屋大门一直紧盯着。

  见状,我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儿,赶忙扭头,这一下可把我吓得不轻。

  足足几十上百条半透明的灵魂飘荡在我的眼前缓缓蠕动,一个个神色呆滞,就好像喝醉了酒似的,虽说样子并不吓人,但却给人一种心头发毛的感觉。

  尤其是当我定睛一望,看清了其中几人的容貌之时,心脏更是忍不住狠狠地一缩。

  “大叔!”

  我对着漂浮在最中间的一只游魂喊了一声。

  听到我的声音,那条幽魂左右瞧瞧,缓缓的从里头飘了出来,神色木然的望着我,嘴巴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无法开口,挣扎了片刻过后,只得将手指向了屋里。

  我望着竹屋门犹豫了一瞬间,缓缓走到门口,朝里面望了出去。

  这一望,立刻就让我本来就紧绷的心脏剧烈的一颤,甚至忍不住朝后退了出去,差点一脚踩滑摔地上。

  “你怎么……”

  赵琳一边诧异的望着我,一边跟着我朝竹门里头望去。

  “啊!”

  和我没有任何差别,当她看清楚竹屋里面的大致景象过后,同样也是急忙朝后退,同时还惊叫了一声。

  竹屋里到底有什么?

  “咚……”

  就在此时,一个被揉的乱七糟八的肉团忽然从屋里滚了出来,一直沿着路滚了好远好远,方才逐渐的停下,张开身体,摊在了地上。

  一个死人的尸体。

  那具尸体外表有些发白,看样子应该是已经死去了至少一周以上。

  “咚咚咚……”

  随着那具尸体滚动出来过后,陆陆续续又有几个被揉得不成人形的肉球从中滚出,我的表情已经由震惊变成了呆滞,这到底是怎么了?!

  因为让我震惊的根本不是这几个死人,而是因为之前供奉东岳大帝的竹屋之内,竟然被堆成小山的尸体给挤得个水泄不通,重了一层又一层,粗略估计,恐怕萨克部落的所有人都被塞在了里面!

  几十上百条游魂目光痴呆的望着我跟赵琳,我捏了捏拳头,一股无名业火从我心头缓缓升起,最后看了一眼木桌上存在的东岳大帝神像,不出我所料,那一尊紫色的背影神像早已不知所踪。

  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发生了眼前的事情,我想破脑袋恐怕都不会想到部落所有人的惨死就是因为那尊奇怪的雕像,但现在,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的我,隐隐觉得那尊雕像肯定和我手中的阴冥古戒一般,同样都不是凡物。

  也许那尊紫色的雕像就和我的戒指一样,都是从三千年前便遗传而下,并且和那位传说中的阴间天子有着不浅的关系!

  看%p正=版)$章x#节@上a酷m匠Y网☆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会下这样的毒手呢?!

  除了我,又有谁又会知道,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寨当中,会藏匿着如此不凡的东西?!并且还采取行动残忍的杀害了所有人夺去了宝物?!

  我站在门口沉默许久,最后轻轻一叹,双膝一弯,跪在地上,对着空中飘荡着的那上百条游魂认真的磕了一个头,我隐隐的觉得,他们会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说不定还有我的关系在里面。

  “各位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弟弟妹妹,萨斯老先生,萨克华老族长……”

  我望着他们,深深的提了一口气,立下誓言:“大家请放心,我一定会查明真相,让谋害你们的罪魁祸首付出惨重的代价,各位请安息吧……”

  “哞……哞……”

  这些游魂发出阵阵水牛似的哞叫声,随后身形便缓缓地虚幻起来,最后彻底的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他们本来就只是尚存在人世间的一丝不甘就死的游魂,如今听我如此认真的立下誓言,心里的那一口怨气便不觉消失了,现在的他们,应该已经是彻底的消亡在了尘世,但愿他们下一世不要再碰上这样的惨烈遭遇吧。

  我在心里为他们祈祷着,之后将屋子里的死尸全都运了出来,就在那后山找了一块空地,拿着锄头挖了起来。

  “你这样多慢啊。”

  赵琳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道,之后施法帮我挖了起来,速度果然提高了不少。

  过了大概一两小时的样子,左老头没等到我们回去,也跟着找了过来,当看见我们在挖坑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眉头一挑,瞥见了旁边堆放着的上百具尸体。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眉头紧皱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们被人害了……具体是谁我暂时还没想到……”

  我于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上一次来这儿时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左老头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会儿,已经平静了下来,望着我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无辜枉死,都是屋里那尊来历不明的东岳大帝塑像惹的祸?”

  “我是这样想的。”

  闻言,他又沉思起来,忽然一言不发的下山,走入山寨当中,四处游逛了好一会儿。

  他回来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看上去还十分纠结的样子。

  “这里好像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不过太模糊了,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左老头叹了口气,说了声人老了不中用了,之后便拿起锄头埋着头奋力的和我们一起挖起了大坑。

  我诧异的望着他,嘴巴动了动想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看样子左老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看他的表情,估计就如他所说,连他自己也不确定,便忍住了没有多问。

  死亡的人数太多了,整个部落里估计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所以即使有了左老头的帮助,当我们忙活完一切过后,天色依旧已经是完全黑了。

  夜晚赶路,如果遇到雪崩的话会非常危险,因此我们只好留在这部落中暂住了一晚上,而就是在这一晚上,我无意之间看到了让我触目惊心,毕生难忘的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